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共建共治共享:新時代社會治理制度創新之維
2021年07月21日 08:2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述明 字號
2021年07月21日 08:2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述明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從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視角,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制度體系,就是構建社會建設、社會治理和社會分配基礎性體系架構,始終把社會建設放在首位,始終把社會治理創新作為關鍵,始終把社會分配公平制度視為命脈。

 

  人類歷史走進新世紀,智能革命驅動社會整體發生了根本變化,我國社會早已從農業社會走到工業社會并加速走向智能社會。這既是一次史無前例的社會變革,更是人類文明史上又一次變遷飛躍。與所有社會轉型一樣,如何面對一種新的社會結構是對人類自身的嚴峻考驗。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全面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實踐進程也展開了新的歷史篇章。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不斷深化對共產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這一重要論斷,為我們認識和把握新時代社會轉型規律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指導。黨的十九大從國家治理現代化高度,將新時代社會治理新格局定位于共建共治共享,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進一步明確,堅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根據黨對“第二個百年遠景目標”的構想判斷,今后一個歷史時期,共建共治共享治理制度體系成為必然選擇,與此相適應,社會建設、社會治理和社會分配將構成社會結構轉型長期穩定的支撐基點。

  社會建設

  筑牢現代社會穩定的基礎

  狹義的社會建設包括社會基礎建設、社會公共事業建設、社會組織體系建設、社會制度體系建設等內容,這些支撐社會的公共物品與公共服務,在傳統的工業社會主要由政府和公共組織負責提供。由于科技創新進步、經濟快速發展和社會急劇轉型,改變了社會需求結構,增加了社會需求的復雜程度,僅僅依靠政府有限的公共物品提供能力顯然已經無法滿足社會需要。因此,進一步完善黨委領導、政府主導、社會協同的社會建設制度體系,探索調動社會方方面面資源主動參與社會建設的積極性,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是我國實現社會發展進步的基本要求。

  實現社會協同建設須突出“五性”。一是突出目的人本性。人類社會走到了智能社會階段,要將人的全面發展放在首位,正確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正確處理人與發展的關系,正確處理人與人的關系。二是突出政府主導性。我國人口眾多、地域廣闊、國情復雜、任務繁重,社會建設必須由政府主導,在此基礎上最大限度地吸納社會組織、社會資本和各種社會資源廣泛參與社會建設,實現政府公共服務與社會公共產品共同構建功能全覆蓋的社會網絡體系。三是突出責任法定性。社會建設雖然是一個有機的整體,但它是由各種子系統構成的,在堅持政府主導的前提下,參與社會建設的各個協同主體,其責任如同政府一樣須依法確立。這樣既有利于有效地推進社會建設,也有利于維護協同主體的基本利益,保護其參與社會建設的積極性。四是突出效能協調性。社會建設與社會治理、社會分配是一個完整的肌體,其效能的體現不僅局限于社會建設,更體現在社會治理和社會分配。同時堅持社會整體性,妥善處理地區、行業差異,兼顧空間公平正義。五是突出內容時代性。特別注重智能革命對于社會演進的推動作用,注重運用大數據、互聯網、區塊鏈、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和機制,在智能教育、智能健康醫療、智能交通、智能能源、智能養老等領域,重塑社會新形態、新結構與新功能。

  社會治理

  順應現代社會運行的特征

  社會治理是工業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歷史產物。從現代社會治理模式變動趨勢看,協同治理無疑是我國社會治理的基本范式。協同治理不僅集聚治理主體結構的科學構造,還在于中央與地方與基層協同治理以及政府與社會與市場與市民之間關系的正確處理。這一系列關系,雖然在工業社會甚至農業社會同樣存在,但智能社會的到來必將成為社會治理的首要問題。

  理論上講,構建共同治理新格局,核心也在于“五性”。一是主體結構的合理性。面對復雜的社會結構,無論社會演進到什么樣的程度,政府的主要地位是絕不能動搖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不完全是社會治理過程的政治層面表述,還包含社會運行實踐過程的核心內容。同時,“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是共同治理的基本要求,特別是公眾參與更具有社會支持意義。社會治理必須體現人民治理,實現人人參與、人人有責、人人盡責的社會治理新格局。二是治理依據法制性。社會運行受其自身客觀規律支配,但重要的還在于構建運行制度體系來引導、規范和控制其運行方向、軌跡與限度。制度體系核心是法制體系,奠定有法可依、有法必依、違法必究的基礎性制度基石,對于充滿不確定性和高風險性的智能社會極其重要。與此同時,要充分尊重和重視基層自治制度、民族自治制度和社會組織規范管理。三是治理過程的精細性。共治的最大優勢是精細的社會分工、明確的責任邊界。因此,從國家治理到省域治理、市域治理再到基層治理,從法治自治德治以及不同領域、不同區域性特別治理,都必須做到責權明確、標準具體、行動精準、監管到位。四是治理能力專業性。智能革命不同于工業革命,它幾乎在所有科學技術領域同時突破,又同時全面深度撞擊產業經濟領域和社會各個領域,在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安全以及世界秩序、國際環境和國家治理等領域都發生顛覆性變化。在此背景下,實現社會共同治理的“善治”格局,無疑對新時代社會治理專業性和治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五是治理方式科學性。科學治理不是簡單的科技手段,主要體現在治理理念的科學性、治理戰略布局的科學性、治理結構的科學性、治理組織的科學性、治理手段的科學性等方面。按照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戰略部署,當前要特別注重發揮自治的基礎作用、發揮法治保障作用、發揮德治引領作用、發揮科技支撐作用。同時要特別注重黨委統領、政府負責作用和民主協商制度的基礎性作用。

  社會分配

  確立現代社會公平的秩序

  實現共享是社會建設和社會治理的根本目的,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要求。對于社會整體來說,實現共享目標關鍵在于構建兼顧效率與公平正義的社會分配制度。

  依據我國國情,社會分配制度主要體現在兩個領域。一是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基本分配制度。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報酬;特別注重再分配調節機制的科學應用,妥善處理好社會收入公平問題;要注重發揮第三次分配機制作用,激發社會公益事業能量;要堅持政府兜底原則,在社會救助、精準扶貧等方面發揮我國制度優勢。二是完善制度和政策,特別注重空間公平正義,科學合理配置社會資源。正確處理好城鄉之間、東中西區域之間、行業之間、主要社會群體之間等影響社會公平正義的利益關系。

  把社會建設、社會治理、社會分配高度統一起來推進社會主義事業,是推進新時代中國現代化建設的重要內容。由此,構建的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制度體系,是這一系列認知理念在新時代的具體運用和實踐。從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視角,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制度體系,就是構建社會建設、社會治理和社會分配基礎性體系架構,始終把社會建設放在首位,始終把社會治理創新作為關鍵,始終把社會分配公平制度視為命脈。

 

  (作者單位:湖北省社會科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楊述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