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新發展格局帶動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
2021年07月21日 08:1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黎峰 字號
2021年07月21日 08:1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黎峰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發展新階段,面對新一輪逆全球化浪潮,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價值鏈的嚴重沖擊,我國作出了“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重大戰略部署。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的,“新發展格局不是封閉的國內循環,而是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旨在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為中國推動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指明了實踐方向。

  依托國情優勢

  提升內生發展能力

  通常,大國的國內市場空間更加廣闊、工業體系相對齊全、區域間發展縱深明顯,具有小國無法比擬的內生發展優勢。一是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優勢。較大的人口基數意味著國內市場潛力巨大,尤其是伴隨著國民收入水平提升而出現的國內消費規模擴大及消費結構升級,將釋放出相當廣闊的國內市場空間。二是產業供給配套優勢。由于擁有更加完整的國內產業體系,大國的供給配套能力也相對更強。三是國內發展梯度明顯的專業化分工優勢。國際經濟發展史表明,后發國家尤其是擁有廣闊國內市場空間的發展中國家,可以充分依靠本國的專業化分工促進經濟持續穩定增長。

  從18世紀末到20世紀初,英國、德國、美國等國家成功由經濟大國邁向經濟強國,關鍵在于選擇了基于內生發展能力的開放道路。反觀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開放模式,主要借助國際大循環來彌補自身存在的資金、外匯“缺口”乃至技術、管理、人才等方面的短板,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國內供給配套、消費市場發育等內生發展能力的提升。各國經濟發展實踐表明,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需要滿足以下必要條件。一是要素稟賦優勢明顯,即國內擁有大規模諸如技術、人才、營銷渠道等高級生產要素,具備較強的國內外資源要素整合能力。二是深度參與國際貿易分工,在全球中間品貿易、國際直接投資等領域占據相當份額。三是國內高級要素培育與全球資源整合相互促進、相得益彰,即在國內要素稟賦優勢的基礎上,積極整合全球資源要素,通過對國內外產業鏈、供應鏈的整合,進一步提升其內生發展能力。

  要疏通“堵點”

  更要暢通“節點”

  新發展格局助推我國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其中,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意味著更加強調內生發展能力;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意味著內生發展能力與擴大對外開放的有效互動和相得益彰。國內價值鏈分工及資源整合,有利于推動“中國制造”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攀升,不斷提升對外開放質量效益;而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優勢的充分發揮,將對技術、知識、人才等國外高級生產要素產生更強的“虹吸效應”。此外,國內資源整合及統一大市場將顯著增強對國外資源要素的整合能力,由此進一步強化本國的內生發展能力。

  當前,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第一出口大國,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升,綜合國力顯著增強,為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奠定了堅實基礎,但要實現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仍需解決一些問題和短板。

  一方面,國內大循環各環節的“堵點”依舊存在,制約著內生發展能力的提升。在生產環節,盡管我國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所列全部工業門類,但核心技術、關鍵零部件及設備等中間品的進口依賴程度仍然較高。更為重要的是,國內生產配套能力很大程度上來自跨國公司在華的產業鏈、供應鏈布局,一旦跨國公司加快全球供應鏈布局調整,“中國制造”隨時存在“斷鏈”風險。在消費環節,由于一定程度的地方保護主義和區域市場壁壘,最終消費需求的實際規模受各種預防性儲蓄需求、基本民生需求及最終品進口需求的影響而大打折扣。在分配環節,居民收入份額及勞動者報酬占比偏低,很大程度上導致最終消費持續低迷。在流通環節,我國仍存在現代流通體系發展相對滯后、大型商品批發市場等流通類載體相對較少、流通技術手段及運營模式相對傳統等問題。較高的地區間流通成本,不利于國內大循環的暢通及資源要素的充分整合。

  另一方面,銜接“雙循環”的“節點”功能發揮受限,不利于內生發展能力與高質量對外開放的良性互動。例如,直接銜接“國內生產配套”與“國外市場消費”的國內專業市場,普遍存在營銷模式陳舊、物流成本偏高、內外貿易市場轉換成本較高等短板;依托國內市場優勢匯聚國外高級生產要素的外資總部經濟,面臨著技術溢出效應較弱、本地產品創新性不足等問題;基于國內要素稟賦優勢整合國外資源的對外直接投資,因近年來外部環境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增加,存在著對外投資風險加大、對外直接投資布局有待調整、結構有待優化、績效有待提升等問題。

  實現對外開放

  與內生發展齊頭并進

  新發展格局助推我國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關鍵在于依托國內生產配套及市場資源有效整合推進更高水平、更深層次的對外開放,在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建設與內生發展能力提升兩方面齊頭并進。為此,應進一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擴大內需,著力打通國內大循環的各類“堵點”,推進國內資源要素整合。同時,在產業鏈自主可控及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基礎上,充分發揮國內專業化市場、外資總部經濟、對外直接投資等“節點”功能,推動開放型經濟高質量發展。

  第一,以生產要素自由流動加快國內產業資源整合。徹底打破地區封鎖、行業壟斷、貿易壁壘、部門保護主義等各種形式的要素流動障礙,以加快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環渤海京津冀地區等區域一體化建設為抓手,加快構建國內統一大市場,推動地區間的垂直專業化分工和協同發展。

  第二,以體制機制改革提升國內有效需求。進一步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城鄉居民消費支出和消費水平,特別是要改變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長期偏低的現象。進一步完善社會保障制度,穩定居民預期以提升邊際消費傾向。加快稅收制度改革,縮小收入差距以增強消費力度。

  第三,以國內市場優勢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超大規模市場潛力為依托,圍繞產業鏈、供應鏈在核心技術、關鍵產品和重大裝備等方面的瓶頸,集中國內產學研優勢資源聯合攻關,推進新技術、新工藝應用和新產品、新服務的推廣,進一步提升供給配套能力及本國產品技術含量。

  第四,以“前店后廠”的專業化市場溝通國內外循環。以產業集群形式的“后廠”,整合國內上下游產業鏈、供應鏈資源,實現國內大循環的良性運轉;通過跨境電子商務、海外倉等形式,積極將“前店”向國際市場延伸,持續為國際生產網絡提供高質量的中間品和最終品。

  第五,以市場容量及營商環境優勢集聚國外高級要素。在加快整合國內資源、構建國內統一大市場基礎上,以自由貿易園區建設為契機,營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積極引進跨國公司研發中心、采購中心、結算中心等各種總部經濟形態,加快國內外高端人才、數字平臺、商業服務、科技中介等創新要素資源集聚。

  第六,以打造自主可控產業體系為目標推進對外直接投資。在繼續加大對歐美發達國家市場導向型、技術導向型投資布局的同時,通過境外園區建設、國際產能合作等形式,加大我國優勢產業產能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走出去”步伐,不斷壯大中國制造的海外供應鏈體系。

 

  (作者單位:江蘇省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黎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