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馬克思主義哲學
正當與正義:馬克思對資本主義制度的批判與超越 ——重思羅爾斯在《政治哲學史講義》中對馬克思的解讀
2021年07月23日 17:18 來源:《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 作者:臧峰宇 字號
2021年07月23日 17:18
來源:《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 作者:臧峰宇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Right and Justice in Marx's Criticism and Transcendence of the Capitalist System:Rawls' Interpretation of Marx in Lectures on the History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作者簡介:臧峰宇,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全國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哲學博士(北京 100872)。

  原發信息:《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212期

  內容提要:羅爾斯在《政治哲學史講義》中關于馬克思思想的三場講座,明確呈現了他對馬克思政治哲學特別是馬克思正義論的基本看法。他在這里分析了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制度的基本觀點、馬克思關于正當與正義的概念以及馬克思關于自由生產者聯合體的理想,其中既包括他對馬克思思想之深刻性的明確肯定,以及對馬克思關于正當與正義的主張的深入分析,也包括他在評述中提出的對馬克思某些觀點的不同意見。重思羅爾斯在《政治哲學史講義》中對馬克思的解讀,有助于我們在比較語境中深化對馬克思正義論的理解,呈現解決復雜而深刻的公平正義問題時所應持有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和方法論原則。

  關鍵詞:馬克思/資本主義制度/正當/正義/《政治哲學史講義》/自由生產者聯合體

  標題注釋:[基金項目]中國人民大學2020年度“中央高校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學科)和特色發展引導專項資金”支持項目

 

  羅爾斯在闡述“作為公平的正義”時,多次談到馬克思的思想,例如,在《正義論》第五章闡述“分配正義的背景制度”時,他談到了“超越了正義的社會”,并在腳注中提到了羅伯特·塔克的《馬克思主義的革命觀念》一書第一、二章。[1]282在《作為公平的正義——正義新論》第五十二節,他對“馬克思對自由主義的批判”做出了四種回應。當然,羅爾斯關于馬克思思想最為集中的討論主要體現在《政治哲學史講義》中,其中關于馬克思的三場講座明確呈現了他對馬克思政治哲學特別是馬克思正義論的基本看法。

  一、馬克思對資本主義制度的批判與勞動價值論

  在《政治哲學史講義》中,羅爾斯圍繞馬克思政治哲學做了三場講座,其中不乏對馬克思思想的高度評價。三場講座的題目分別是“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作為一種社會制度的觀點”“馬克思關于正當與正義的概念”與“馬克思的理想:作為自由生產者聯合體的社會”。他從馬克思出生的時代談起,認為“那個時代的人們已經開始有了對于社會主義的嚴肅興趣”,并認為馬克思是“19世紀經濟學科領域的一個偉大代表,與大衛·李嘉圖、密爾、里昂·瓦爾拉斯、馬歇爾等人并列,這是他過人天賦的證明”。[2]331隨后,羅爾斯列舉了需要研讀的馬克思文本,其中他指定研讀的包括《論猶太人問題》《德意志意識形態》第一章、《資本論》第一、二、三卷中部分章節以及《哥達綱領批判》第一節,其他重要而不指定研讀的有《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羅爾斯指出這些文本均見于羅伯特·塔克主編的《馬克思恩格斯讀本》。

  在羅爾斯看來,馬克思“作為一位理論經濟學家和資本主義政治社會學家的成就是非凡的,事實上可說是英雄般的”,“馬克思的思想規模龐大,并且,它給我們提出了許多難以克服的難題。別說深入掌握,就算是理解全部三卷的《資本論》就足以構成一項艱巨的挑戰”。[2]332他建議大家在以后的時間能夠有興趣研究馬克思的思想,加深對馬克思思想的理解。在講座中,他“僅僅把馬克思看成自由主義的一位批評者”,基于此聚焦馬克思“關于正當與正義的理念,尤其是把這種理念應用于資本主義(作為以生產資料的私人所有權為基礎的社會制度)時遇到的正義問題”。[2]332隨后,羅爾斯進入講座的主題,首先考察馬克思對作為一種制度的資本主義的批判,并在解讀過程中做出了四種回應。

  具體來說,羅爾斯分析了馬克思論述的如下問題:市民社會中人們的基本權利與自由保護的是公民們相互的利己主義;憲政體制下的政治權利和自由只是一種形式規定;私人財產權的憲政體制僅僅保護了所謂的消極自由;揚棄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勞動分工;等等。

  羅爾斯在回應中談到:1)在一個良序的社會,應當保護自由與平等的公民較高層次的利益,享有財產權在現存條件下必須服從的需要是,它應當以最有效的方式滿足正義原則;2)通過政治自由的公平價值,所有公民確保擁有發揮政治影響的公平機會,這體現了作為公平的正義的平等主義特征;3)一種認可財產所有權的民主與公平的機會平等和差別原則一道對所謂的積極原則給予適當保護;4)一旦認可財產所有權的民主制度得以實現,勞動分工的狹隘的、貶義的特征將在很大程度上被克服。[2]333上述回應在《作為公平的正義——正義新論》題為“馬克思對自由主義的批判”的第五十二節中再次出現,羅爾斯表明:“作為公平的正義之秩序良好社會的理念完全不同于馬克思的完全的共產主義社會的理念”,因為共產主義社會“超越了正義”,“公民在其日常生活中不需要、也不會關心公平正義問題”,而在作為公平的正義的良序社會,“屬于正義范疇之內的原則和政治美德永遠都會在公共政治生活中扮演一種重要角色”。[3]290

  羅爾斯猜想,馬克思可能對他的回應提出兩點質疑:1)“任何在生產工具方面容許私有財產的政體都不能滿足兩個正義原則,甚至也不能做很多事情以實現由作為公平的正義所表達的關于公民和社會的理想。”[3]2912)“我們對財產所有的民主的解釋沒有考慮工作場所和一般經濟過程之形成中民主的重要性。”[3]291羅爾斯承認這兩點都是“主要的難題”,而且是必須面對的。對于第一點可能的質疑,羅爾斯進一步回應說,“不要將一種觀念的理想同另外一種觀念的現實加以比較,如果要比較的話,在我們特殊的歷史環境中,也應該現實對現實”[3]291-292。對于第二點可能的質疑,羅爾斯以密爾的工人管理的企業觀念為例表明,其他情況與財產所有的民主是可以相容的,他強調關于這個問題的思考關乎正義的前途,但他這時對這個問題還沒有什么想法,因而基本上采取了一種擱置的態度。

  接著,羅爾斯介紹他探討馬克思經濟理論的初衷,指出經濟學在馬克思將資本主義理解為一種統治與剝削的制度時所發揮的關鍵作用。“為了把馬克思理解為自由主義的一個批評者,我們必須盡力了解,他為何把資本主義看做是不公正的。”[2]334在羅爾斯看來,除了自由至上主義之外,絕大部分的自由主義思想家都不認同生產資料的私人財產權,當然也有許多自由主義者在某些前提條件下對此進行捍衛。他要做的三場講座是依據這些考慮展開的。他在開講之前強調馬克思思想的重要性,認為那些以為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哲學與經濟學已不重要的看法是嚴重的錯誤。這個判斷至少基于兩個理由:一是馬克思富于啟發且有價值的社會主義觀點包含尊重政治自由、以法律為手段、通過選舉或企業制定的管理者管理商業、對生產資料和自然資源的普遍的分配制度。二是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制度有些致命的缺陷,應當通過一些根本的途徑對此加以改革。[2]335-336在這樣的語境中,羅爾斯開始了對馬克思思想的解讀。

  可以說,羅爾斯是在廣義的剝削范疇中思考馬克思批判的階級社會的,即與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一樣,資本主義社會也是一個階級社會。其中,某些階級侵吞其他階級的剩余勞動,這是由制度結構決定的。羅爾斯分析了馬克思所認為的作為一種社會制度的資本主義的特征。首先,它是一個被分裂為資本家和工人這兩個相互排斥的階級的社會體系,資本家擁有并控制了生產資料與自然資源,工人擁有勞動力,工人只有接觸并使用資本家的生產資料才能使用勞動力。其次,它是一個存在著自由競爭的市場體系的社會,不僅產品在市場上自由交易,而且生產要素、勞動力都在市場上自由流動。羅爾斯特別提到馬克思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將資本主義稱為一種人身獨立的制度而非人身依附的制度,后者主要處于前資本主義社會。在羅爾斯看來,佃農或奴隸是地主或奴隸主的財產,地主對佃農的剝削率是公之于眾的,相比而言,工人可以自由選擇雇主,工資協議從表面上看也是經濟主體自主簽訂的且受規約著彼此同意之條件的法律保護,但資本主義剝削隱秘地發生了。“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對工人的剩余勞動或未付酬勞動的榨取是隱而不現的。人們意識不到榨取的發生,對榨取的比率也一無所知。”[2]339這是馬克思闡述勞動價值論的目的之一。再次,在資本主義社會,資本家和工人在同一生產體系中有不同的角色和目的。資本家投入一定數量的貨幣購買生產資料和勞動力,目的是實現商品增殖;工人的目的則是用工資購買維持自身及其再生產所必需的商品。第四,資本家的社會角色體現為持續積攢現實資本并建立社會生產力。資本家投資的目的是利潤最大化,他們因為擁有生產資料和自然資源而扮演建立現實資本的社會角色,并在整個社會中行使某些特權。這種積累對工人而言幾乎是不存在的,從整體上看,工人的凈積累是零。最后,資本家和工人是在利益和角色上都截然相反的階級。他們日益對立,社會沖突愈加激烈,資本主義社會必然走向衰亡。[2]341

  在關于勞動價值論的評述中,羅爾斯首先明確要在闡明資本主義何以是一種剝削與支配的制度的語境中理解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他認為,勞動價值論不僅表明因生產而增加的價值即耗費的勞動時間,而且表明總體剩余價值是與其收益不歸勞動者所有的勞動時間相對應的。馬克思將所有社會成員的潛在勞動力看做是具有特殊重要性的社會生產要素,與土地、自然資源、自然力以及工具、機器等過往人類勞動結果不同。在階級社會中,因生產而增加的價值并非由制造它們的人們獨享,其中相當大的部分往往被不勞動的有產者占有,這在資本主義制度下隱藏在人們視線之外。勞動價值論的主旨正在于揭示這種被隱藏的深層結構,使人們了解造成剝削的各種制度安排,羅爾斯為此引導人們閱讀馬克思的《資本論》。

  眾所周知,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深刻揭示了資本家剝削工人的秘密,羅爾斯甚至引用喬治·菲茨林的《全是食人者》這本書的名字來說明剝削關系的現實。他設想如果這個分析是正確的,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就不是一種關于公正價格的理論,馬克思也不認為勞動是物質財富的唯一源泉,而意在表明,即使資本主義“完全滿足了最適合它的正義觀念,資本主義制度仍然是一種統治和剝削的不正義的社會制度”[2]343。這表明一種看似正義的資本主義制度仍然是一種剝削的制度,因而在本質上是不正義的。在這個意義上,羅爾斯不認可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并指出他接受的是史蒂芬·馬格林等經濟學家的看法。

  在第一講的最后,羅爾斯以對勞動力的評論結束。在這里值得強調的是他對馬克思在勞動力與對勞動使用之間所做的區分的分析,資本家對工人的雇傭就如同租借“人力機器”,這實際上造成了人的工具化甚至異化的局面。在羅爾斯看來,雇傭工人如同里昂·瓦爾拉斯所說的“人身資本”,對工人的教育和培訓實則是對“人力資本”的投資。當然,“人力機器”是有差異性的,所以,資本家能使用多少“人力機器”以及“人力機器”在一個工作日的勞動量有多大,都是因人而異的。這會具體反映為企業產值的不同,但總的來說,資本家雇傭工人是值得的,因為可以獲得剩余價值。他認為這是關鍵所在,并提醒大家參照熊彼特的《經濟分析史》來思考資本家為什么不對勞動力給出更高的價格等問題。[2]345從附錄可見,羅爾斯研究了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和第三卷中的一些概念和圖式,有些分析是很具體的。

作者簡介

姓名:臧峰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