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原創之聲
破解《老人與海》“電報式”的寫作風格
2021年07月26日 10: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宿桂艷 字號
2021年07月26日 10: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宿桂艷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是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海明威在18歲時進入報界,從事記者工作,這對他的寫作生涯產生了一定的影響,《老人與海》的寫作方式具有“電報式風格”。小說的全文沒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也沒有大量優美的形容詞匯,而是憑借著單一的故事情節、極簡的語言風格、大量的內心獨白,讓整部作品沉浸在“言有盡而意無窮”的美學氛圍中。

  動作效果推動情節發展

  《老人與海》這部小說打破了情感與動作相平衡的寫作常態,在大多情況下,內在強烈的情感是需要依靠外在行為動作來呈現的,因為人物的行為舉動受情感來牽動。但海明威的筆墨著重落在了老人與鯊魚搏斗的場面,雖然老人的內心世界十分活躍,但它并沒有帶動起其他情節的發生,如老人是如何出生,受過什么樣的教育,他的家庭如何,他與村莊的每個人物關系如何等等,這些以往小說具有的俗套故事情節,都成了“電報式”小說的累贅。文章只是簡單地加強老人純粹勇敢的內心效果,也正是因為這種效果導致了小說情節的單一性。

  在世界小說史上,由動作效果推動情節的發展是較早出現的,因為外在動作的呈現不僅使作品人物形象的塑造和創造“曲折跌宕”的故事情節更為容易,還能給予讀者更為直接的感知。如法國大仲馬的長篇小說《基督山伯爵》以其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奪人眼球。年輕的船長唐泰斯本該有美好的前程和愛情,但遭到朋友的背叛,受陷害入獄。在獄中他認識了法里亞教士,得知了寶藏的秘密,九死一生后逃獄,精心策劃了一系列的復仇計劃,故事最后卻以唐泰斯的反省、懺悔與寬恕為結局。整部小說升騰跌宕、一波三折,不僅塑造了豐滿的人物形象,也使得故事情節完整、飽滿。我們在小說作品中很容易看到人物的外在動作,從動作的快慢、輕重都能較為明顯地感受到人物的性格,可見,動作效果是具體、可感的。相比動作效果的強化,內心動作的強化是更難表現的,因為人物的內在心理世界相比外在行為是更為平淡、溫和、模糊的。

  意味無窮的留白藝術

  留白藝術是作家在表層語言和深層內涵之間保留了充足的空間,引導讀者去進行合理的想象和虛構,進行第二次的文本創作。海明威在小說中用簡約的電報式語言,刪去了一切華麗的修辭詞匯,調動讀者自身的感受、經驗和思想情感并對其文本進行填補。這種創作手法在繪畫中,類似中國的水墨畫,重在寫意,而非寫實。用黑色、白色去渲染意境,不需要百分之百的反映客觀事物,只需寥寥幾筆勾勒出大概輪廓,制造一種懸念,讓欣賞者去探究、補充其余部分。如“當一大股暗黑色的血沉在一英里深的海里然后又散開的時候,它就從下面的水深的地方躥了上來。它游得那么快,什么也不放在眼里,一沖出藍色的水面就浮現在太陽光下。”小說在寫到老人與鯊魚的搏斗的激烈場面時,沒有用到花花綠綠的形容詞來形容當時形勢的緊迫,只是注重短句的使用,用短句帶動讀者的情緒變化,為老人接下來的境遇感到緊張。這種緊張情緒的帶動更多靠的是文字的留白藝術。

  小說的結尾沒有過多介紹村里的人是如何看待帶著大魚殘骸歸來的老人,也沒有再如前文一樣去仔仔細細描摹老人的心理活動。故事的結局同老人的夢一樣歸于平靜,老人再一次夢見了獅子,非洲大草原上勇猛無比的英雄。在這里,不得不引發讀者的思考:老人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呢?你很難去找到確切的答案。故事的最后為什么大馬林魚的殘骸被誤認為是鯊魚的骨骸呢?在這個角度上,也許可以理解為老人是成功的,他捕獲的魚大到可以與鯊魚相比,可以聯想到老人在海上是如何智獲大馬林魚,又是有著怎樣的勇氣與毅力與鯊魚做搏斗,找回人的尊嚴。但帶回來的終究還是殘骸,讀者還是有一萬個理由去駁倒這種“成功”。總之,海明威在故事的結局刪去了解釋、討論、議論等部分,讓小說情節短小、含蓄,意味無窮。

  獨白體現人物多面性格

  小說中的獨白忠實地展現了老人的內心世界:“鯊魚攻擊我的魚兒,但鯊魚也被我殺死了,他心想。它是我平生見到的最大的登圖索。主作證,我不是沒見識過大鯊魚的人。”這是老人在第一次殺死鯊魚后的心理活動。海明威用了十幾個段落來描寫老人的內心世界。這些心理描寫集中展示了老人的形象。

  首先是老人的勇敢堅毅。風中之燭的老人,一生以捕魚為業,捕過的魚也是不計其數,卻貿然獨自駕著小船到深海處捕魚,獲得一只比漁船還大的魚兒還執意帶回去。在鯊魚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下,始終沒有放棄的念頭,斗智斗勇。

  其次是老人的孤單。老人在大海上常常自言自語,人是需要通過與他人溝通、交流來排遣心靈的消極陰霾,這些自我對話側面突出了老人內心的孤單。在生活中他沒有妻兒,只有一個小男孩時常陪伴他“演戲”;在海上,捕到大魚沒有幫手,“要是小男孩在這兒就好了”整部小說一共出現了七處之多,更突出老人在海上的孤立無援。

  再次,老人是尊重自然、敬畏生命的。老人在于鯊魚搏斗后的心理旁白中,出現了他對飛鳥、海龜、小鳥等抱著同情、憐憫的心態。作為漁夫以捕魚為業,他沒有把這些大海上的生命作為自己的對立面,而是將它們放在了與人類同等的地位。

  總之,小說依靠大量的內心獨白不僅刻畫了老人內心的勇敢、堅毅,以及孤立無援的形象,還成為了這部小說的重要特色。莫泊桑曾說:“如果昨日的小說家是選擇和描述生活的巨變、靈魂和情感的激烈狀態,今日的小說家則是描寫處于常態的感情、靈魂和理智發展。”相比情節的一波三折,平淡的情節可以說是人物生活常規常態,它更多停留在人物的內在思想、情感活動上。情節的淡化不等于沒有情節,《老人與海》雖結構單一,但讀者對故事中的人物、情節無一不印象深刻,那是因為海明威在淡化情節的同時強化了人物的內心情感世界。作家在塑造人物形象的時候,如果過分在意設計人物動作的詳細和故事情節的突轉,那么人物內在行為就會相應地減弱。海明威從大起大落的外在行為動作中解放出來,去大量細致地描繪人物的心理變化,關注到內心那個無劇烈效果但不斷起伏的心靈世界。

  冰山一角的含蓄之美

  小說看似簡單,但海明威卻認為這部小說囊括了外在世界和人的內在世界的全部空間,我們在小說表面文字下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冰山的百分之九十都在水面下。水上的百分之十和水下的百分之九十是密切聯系的,要想看到冰山的全貌,必須對“冰山一角”進行詮釋。冰山之美在于看不見的部分,是一種含蓄之美。一旦讀者領會到冰山之美,知曉隱藏在文字表面下的深層蘊含,就會發現象征手法在海明威的作品中無處不在。這種象征手法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小說情節的平淡,使得在單一的故事情節中飽含了寓言的味道,激發讀者去挖掘、探秘未知的部分,可以說,在海明威的象征寫作手法下,是讀者和作者一起完成了作品。

  《老人與海》中的每個事物都有其深刻的含義。大海象征著大自然。它既能給予你生活所需所求,又能讓你九死一生。小說中的老人是抽象化的人類象征。大馬林魚則象征著人們渴望達成的理想目標。鯊魚象征的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報復,人類自身不可擺脫的宿命。小說不斷出現的“獅子”,象征著勇氣與力氣。代表人類永不言棄、努力拼搏的精神。正如書中所言:“人并不是生來就是要吃敗仗的”“一個人可以被消滅,但不可以被打敗。”地球孕育了生命,尤其是高等哺乳動物人類。

  在遠古時期,人類面對大自然的狂風暴雨、電閃雷雨總是束手無策,祈求宗教神靈的庇佑。然而到了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人類發明了紡紗機、蒸汽機等,人類以宇宙中的最強者姿態站在了大自然的面前。人類到底能不能征服自然?人與自然的關系到底何去何從?海明威在《老人與海》中給了我們思考的空間。看似簡單的文字背后有著深刻的含義,再一次印證了他的“冰山理論”。

 

  (作者單位:廣西科技師范學院外國語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宿桂艷 工作單位:廣西科技師范學院外國語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