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文藝學
文學的傳播場域
2021年07月27日 10:54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2021年第1期 作者:高楠 字號
2021年07月27日 10:54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2021年第1期 作者:高楠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傳播屬性是文學的基本屬性。互聯網技術使這一屬性問題性地凸顯出來,成為須予求解的文學理論問題。文學傳播是域與非域的場域,它的場域性體現為闡釋、轉化與批評交互作用的融合創生過程,文學由此產生意義,并在生成它的社會實踐中發揮作用。文學在傳播中生成,包括互聯性生成、非線性生成、綜合性生成。文學傳播對文學具有場域性模塑作用,由此,傳播成為文學的傳播,文學成為傳播的文學。

  關鍵詞:文學 傳播 場域

  作者高楠,遼寧大學文學院教授(沈陽110136)。

 

  無論把文學理解為文本還是活動,都離不開一個基本事實,即文學需要傳播。網絡科技的生活化產生一種傳播擴張的沖擊力,似乎一切都關聯傳播,都成了傳播,幾乎每個人都無法避開被拋入傳播激流之中。其實傳播一直在生活的各個方面存在并隨時發揮作用,包括對于文學發揮作用。互聯網不過是使這種作用尖銳地顯露出來,又在傳播這個名目下得以集中。這種情況體現在文學理論研究中,一個理論問題便隨之而來——此前它存在著但并未問題化因此也未尖銳化——傳播是如何對文學發揮作用的。

  一、文學傳播的域與非域

  域是一個具有邊緣性的空間概念(地理空間、心理空間),可分為地域、疆域、區域、領域等;域的邊緣被界定于人的實踐活動與精神活動。文學傳播之域,就是基于文學傳播的實踐交往屬性及精神活動屬性進行的領域性邊緣設定。經由這一設定,文學傳播進入文學與傳播學相交叉的理論視野,研究也才可能超越零散的個別現象而在具有普遍意義的層面上展開。傳播總是域性的傳播。傳播不同于傳媒,傳媒是傳播的遞質,傳播是傳媒的功效。把某種可以產生影響的東西由此至彼地送達從而使之形成影響,各種不同的對傳播的解釋其實講的都是這層意思。傳播的域性,使不同的傳播疆域有不同的傳播規定、不同的傳播技術手段、不同的傳播特點。當下有一種萬物皆媒的說法,甚至說這標志著一個時代的來臨。其實萬物皆媒歷來如此,因為大千世界并沒有孤立存在的事物,存在就是聯系,聯系就有被聯系的媒介。鳥是樹的媒介,樹也是鳥的媒介,你通過樹發現了樹上的鳥,或者你通過鳥的飛落看見了樹,它們都是你張望的媒介。萬物皆媒的合理性在于它道破了一個早已如此的萬事萬物彼此關聯的事實,這個事實被互聯網的功效帶到了人們張望的視野中。

  媒介可以分類,是因為不同媒介有不同的傳播域,有不同域的傳播功效,傳播不同的東西并產生不同的影響。車輛是交通媒介,商場是購物媒介,醫院是救治媒介,互聯網是信息媒介,它們都有各自場域的傳播功效,也都有傳播屬性。那么,文學的傳媒域是什么,它的功效又是什么?概括地說,一切使文學得以傳播的都是文學的媒介,文學創造者、言語接受者、文學講述者、文學闡釋者、文學研究者、文學批評者等,他們對文學都具有使之域性傳播并產生影響的功效。這里的復雜性在于,這眾多充當傳媒的活動者同時又是文學的生產者,他們在文學傳播中生產,又在文學生產中傳播;他們不僅是群體性的,而且還可以進一步區分為具有文化差異的群體、具有知識差異的群體、具有職業差異的群體、具有性別差異的群體、具有民族差異的群體等。他們把這些差異帶入文學傳播,并因此引入文學的創造、接受、闡釋及批評。這既使文學傳播成為因文學而劃域的傳播,又使它成為與文學相關聯卻又并非文學的社會生活方面的域外即非域傳播。域與非域,是文學傳播應予探究的域性特點。

  互聯網時代對于文學傳播的域性進行研究,涉及一個理論研究方法,即此前早已存在的事實狀況由于尚不存在被理論關注的條件因此無法作為理論范疇(問題)提出,但在進一步的實踐發展中,提出這個范疇進而進行研究的條件已經形成,站在這個基點上,通過條件提供的具有規定性的某些東西,來反思所要研究的那個范疇;或者換一種說法,用后來發展了的現實狀況思考先前的事實狀況,這種研究方法是否具有合理性呢?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便提到這種方法,并且通過他的研究運用并證明了這種方法。他分析了先前社會很多只是征兆性的東西,到了資本主義社會這個高級發展階段,已成為具有充分意義的東西,因此才可以被更充分地研究。為此,他舉例說:“人體解剖對于猴體解剖是一把鑰匙。反過來說,低等動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動物的征兆,只有在高等動物本身已被認識之后才能理解。”進而,他從范疇研究的角度闡發說:“在整體向著以一個比較具體的范疇表現出來的方面發展之前,在歷史上已經存在。在這個限度內,從最簡單上升到復雜這個抽象思維的進程符合現實的歷史過程”。反映社會發展的范疇隨社會發展由簡單而至于復雜,研究者則進行著由復雜而至于簡單的思維。由此可以看到,用后來發展了的更有充分意義的特征性的東西,對先前便已存在、當下才作為問題提出的征兆性的東西進行思考,具有方法的合理性。

  因此,在網絡傳播日益普遍的情況下,更能見出傳播特性的網絡文本研究成果可以用作打開文學傳播總體性的鑰匙。美國學者尼娜·韋克福德曾援引安納達·米特拉和埃利西亞·科恩提出的網絡文本的六個特點:“其一,由于鏈接的出現,這種文本完全是‘互聯文本’(intertextual);其二,它沒有多數的常規文本所具有‘線性’特點;其三,讀者變成了作者,因為他可以積極地選取點擊哪個鏈接;其四,網絡文本是多媒體文本;其五,它可以在全球范疇內傳播,雖然這會受到語言及接入障礙的影響;其六,由于網絡上文本、文件和文名的瞬時性或非持久性,網絡本身也顯露出這些特點”。固然,網絡傳播的這六個特點現在看來已是常識性的東西,但這并不影響把它們用于文學傳播的域性研究時,可以打開此前不自覺階段的渾然遮蔽,從而使其中的意義得到澄明。

  第一個特點,鏈接導致互聯文本的傳播。鏈接是指超越各種時空界限的多重傳播渠道的搭建,在如此搭建的傳播渠道中,所傳播的東西成為多重傳播渠道互聯互動的東西,亦即“互聯文本”。文學傳播從社會傳播角度說就是“互聯文本”的傳播,盡管在互聯網技術之前并沒有那么多重的傳播渠道及傳播互聯,但這種量的差異不影響二者是同構的。如20世紀70—80年代以來西方文學理論研究所進行的跨學科的空間理論建構,就已經涉及文學傳播的互聯互構情況。福柯于20世紀70年代在傳統延續的時間模式中發現了被架空的互聯空間,認為這樣的空間不是景觀性的而是權力監視的關系性的,在監視的空間中充斥著相互作用的力量。由此,他建立起充滿生機的新的時空模式,并很快便成為西方理論的顯題。20世紀70年代以后,著眼于空間互聯理論的文學理論研究進一步顯現活力。文學空間作為充滿交互力量的社會空間的投射,表現出對地理學標志的“領土地圖”和“圖表繪制”的關注。弗雷德里克·詹姆遜在對現代小說和散文傳奇的比較中,對傳奇的互聯“空間”進行揭示,強調其中的“強烈的地方性”和“地平線”的“旅行行程”的特點。文學生產及傳播的時空問題的提出并被關注,透露出西方學術界面對當時文學傳播狀況形成的壓抑感及由此產生的拓展互聯傳播空間的期待,這可以看作后來的互聯網思維的奠基期。澳大利亞學者保羅·卡特用空間理論研究莎士比亞詩作,則進一步揭示出時間敘事與空間敘事的差異性。超時空鏈接的“互聯文本”,是以其空間性對于時間優先的傳統敘事進行消解,通過消解,把原本束縛的空間釋放出來,空間展現的各種復雜關系也隨之釋放,由此進一步被釋放的便是文學傳播的巨大自由,這是因為 “互聯文本”釋放的空間與它的傳播和接受空間具有直接的互構關系。

  第二個特點,傳播的互聯文本的非線性。非線性已是互聯網傳播盡人皆知的特點,它通過網絡社會的互動,最大化地實現著傳播的非線性,每一個人都可以參與這樣的傳播游戲,并使傳播改變方向與路徑。非線性相對線性而言,延續性、關聯性及確然性這類必然性的東西都是存身于線性中;而非延續性、非關聯性及非確然性,這類偶然的阻斷、叉分與交錯的東西則存身于非線性之中。在傳統傳播中,傳播渠道的確定、傳播對象的定位、傳播效果的預期、傳播過程的操控,都使線性傳播具有主導性。其實,非線性是早已有之的文學傳播常態。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文學接受,并且按自己的接受進行文學傳播;同時,不同人的接受與傳播,既不是預先設定的,也不是彼此延續的。在此前以線性為主導的媒介及傳播中,非設定性與非延續性常常被媒介及其傳播進行某種篩選、概括與整合,從而使之線性化。以概念的邏輯運作為范式的文學理論具有抽象概括的特性,這使它必然地對文學接受與傳播的非線性的多元多向進行普遍性提升,進而使概念得以明確,非線性難以被如是的理論所關注。非線性問題后面還要提到,此不贅述。

  第三個特點,讀者與作者身份互換。這是互聯網傳播帶來的身份自由,這種身份自由不僅是個人選取點擊鏈接的自由,如安納達·米特拉和埃利西亞·科思斯基于互聯網先期情況所說;而且,這種身份還可以直接改變傳播的信息,重新創造接手過來的信息,這就是所謂“比特敘事”。其實,作者與讀者身份的自由轉換一直是文學活動的實際情況,只是在傳統的寫與讀、讀與說的傳播中打上了明晰的分工烙印,因此形成身份圍墻;不過,可以穿越的門仍然敞開著。可以肯定地說,每一個作家都是由先前的讀者變身而來,他們能夠穿墻而過也就完成了變身。就文學的創造屬性來說,只要接受者在進行文本傳播,他也就必然在進行創造。互聯網的身份轉換,只是把讀者與作者的身份轉換由自我的隨機性變為簡單的技術操作性。

  第四個特點,傳播文本是多媒體文本。多媒體是互聯網時代對于公眾傳媒多重功能的一種提法。實際上,傳媒就其由此及彼的送達屬性來說,此前也是多重功能交織一身的,所謂萬物皆媒多數屬于這一類。傳媒也有專事傳播媒介的,如電視、報紙、廣播等,通常說的媒體,主要指這種媒介。網絡特性的多媒體概括突出了不同媒介間的交互作用,這種作用使先前的每一種專業媒體,在互聯網時代都成為交融其他媒介的媒體,同時,它又為其他媒介所交融。哪個媒介能順應這種情況,充分融合其他媒體卻又不失自己專業所守,哪個媒介就乘勢發展,否則,便因不合時勢而風光不再。這種多媒體融合傳播的情況對于文學傳播而言,同樣是大勢所趨。文學從根本上說就是通過傳播而存在,多媒體運用之所以在媒體界限分明的時期難以實現,這里既有傳統媒體自身的局限,也有文學本身的局限,包括文學寫作的專業化所限、文學批評的專業化所限、文學闡釋的精英化所限等。但這不等于說此前的傳媒就不是多功能交織的,在傳統媒介中詩配畫、詩配曲并不少見。應該說,互聯網技術進一步打開了傳媒間的界限也打開了文學傳播的局限,多媒體傳播的前景在文學傳播中生動活潑地展現出來。

  第五個特點,全球性傳播。這是指傳播廣度在互聯網時代的無限擴大。廣泛傳播的需求一直是文學的社會屬性,馬克思發展了歌德的世界文學的說法,便已揭示了文學的社會性與世界性。但文學世界性的實現需要多種現實條件,互聯網提供了信息全球性傳播的技術支持。盡管如此,真正的全球化,包括文學全球化,絕非僅僅技術支持就能實現,而是有待實現的漫長過程。不容否定的是,全球化實現的文學傳播的社會指向,在互聯網的傳播中,被更有力地予以實現。

  第六個特點,即互聯網帶來的傳播效果,此處基于互聯網的實際情況,強化了傳播的速效性。速效有兩重含義,一是很快便見出傳播效果,二是這很快見出的傳播效果,也很快便淡化消失,并被新的傳播及效果所覆蓋。互聯網帶來傳播效果的非預設性,雖然這種非預設性通過各種控制方法及技術手段可以一定程度地克服,但非預設的偶然性仍然存在。這類效果非預設性可以用風暴中的海浪起伏進行比喻。海浪被暴風鼓蕩,猛烈翻涌,相互撞擊、破碎、融匯,又掀起新的波瀾,很難說得清楚這道波浪是否與下道波浪融匯為更大的波浪,也很難說清它能否會消融得無聲無息,被其他風浪取代。文學傳播,當它前面提到的種種特性被互聯網激發,傳播的速效性便會從此前傳播效果的總體性中釋放出來。其實,傳統的文學傳播也并不乏速效的情況,只是由于那些速效的作用常常被某些社會群體性包括意識形態性、趣味性、時尚性、趨向性的東西所掩蓋與消解,因此未能在傳播中以更昭顯的方式發揮作用。不過,它們往往又會作為某種創生力量在掩蓋與消解中積聚,并以新的動態、新的流派等方式突發出來。在這里,隱藏著文學新風格及文學新潮流得以生成的秘密,它在互聯網傳播的速效特色中得以彰顯。另外還有一種效果也需提及,就是速效中的長效問題,美國學者弗雷德里克·詹姆遜用“內在邏輯”的說法談到這個問題,即社會本身的內在邏輯規定著很多看似變動不居的東西,往往又是具有深層延續性的東西。

  二、文學傳播的場域融合

  文學的傳播場域,以文學為中心并使文學得以傳播,它是對互聯網大環境所揭示的先前即已存在的文學傳播狀況的總體概括。不過,在這個空間,文學場域以文學為中心又不止于文學,它四面八方地彌散開去,進入文學域外的社會生活,進而又由域外返入文學的域內。在這樣的域與非域(域外)的域性中分布著各種介質,這些介質都可以有眾多屬性,因此可以進行不同分類,劃入不同社會領域,但在文學傳播這個場域中,它們卻都具有傳播文學的共性。這類文學傳播的共性又因介質本身情況而異,是各種情況在傳播中的融合。文學傳播的場域性融合,可以進行闡釋、轉化、批評三個要點的分述:

  1.文學傳播闡釋

  文學在闡釋中傳播。文學闡釋是文學意義的開掘,文學活動的各個方面,創作、接受、批評、閱讀、講述、藝體轉化等,均可以進行闡釋,它們均有各自有待發掘的意義,又均有相互作用而生發的意義。通常談論闡釋,多集中于文本的語言闡釋,或者闡釋文本的語言,卻忽略了對文學活動、文學現象的闡釋。這導致闡釋對象及闡釋功能的萎縮,比如網絡小說的閱讀、80后作家群的崛起、紅色經典的價值變化、古典名著的電視改編等,這些都不是文本而是文學活動或現象,它們不同程度地彌散到文學非域中,但又都有意義可供闡釋。被稱為新主流電影的文學劇本《戰狼2》《湄公河行動》《中國機長》等,它們引起社會各方面的關注與好評,其重要意義與其說是文學藝術的,毋寧說是國家意志與社會實踐的。

  意義是一個關系概念,即什么對什么產生了作用,產生了怎樣的作用,以及為什么產生這樣的作用等。什么對什么講的就是關系,因此意義的開掘離不開產生意義的關系。西方有些學者強調意義的語言研究,認為意義被語言所規定。如格雷馬斯,他在語言與對象的關系中看到的是語言取代關系從而使關系被語言規定的必然性,他對這樣的必然性進行了求解數學問題式的嚴格研究。但實際情況是語言意義的封閉性總是在語言與語言使用者的關系中向現實敞開,語言使用者是他與語言關系的確定者,他確定該如何使用語言,使用怎樣的語言;而這種關系的不同確定,便語言性地獲得了不同的意義。關系凝固成概念術語,固然使這些術語因其約定俗成的通用性獲得相對確定的含義,并且表達相對確定的意義;但問題是并非有一個確定的意義等待確定的語言去表達,而是人與語言的關系生成著意義,進而訴諸語言表達。而且,意義不等同于語義,意義還包含著語言所指之物對于語言使用者的作用或價值,這是一種關系評價。文學闡釋既要把文學中見諸語言的潛在語言揭示出來,又要把見諸語言的潛在關系作用或關系評價揭示出來。

  從文學闡釋論來看,張江教授在文學闡釋學研究中開拓性地提出“公共闡釋”這一概念,把闡釋置于歷史延續與公共交往,進而提出闡釋的社會關系屬性及文學交流(傳播)屬性。他指出“闡釋本身是一種公共行為,闡釋的生成與存在,是人類相互理解與交流的需要”;他確認闡釋是公共理性活動,“公共理性呈現人類理性的主體要素,是個體理性的共識重疊與規范集合,是闡釋及接受群體展開理解和表達的基本場域”;他所說的“相互理解與交流”,“共識重疊與規范集合”,都是一種場域性的文學傳播效應。這是文學闡釋論對于文學傳播論的有力的理論支持。

  2.文學傳播轉化

  文學傳播過程并非由此傳彼的直達,這里有增值有減值也有變值,是由傳播過程的階段性及不同階段、域與非域的不同線索交叉互構及交互作用規定的。在互聯網凸顯的傳播關系引起關注之前,文學傳播常被簡單理解或者同一化理解,其結果便是克里斯蒂娃所說由于其間的操作意識未被納入主體考慮,而導致意義問題的無法對待。此處說的“操作意識”,就包括傳播的過程性轉化意識。

  文學傳播,從傳播學角度說,起碼發生了三個編碼程序,即信源編碼、信道編碼以及信宿編碼。信源編碼,這里要注意區分本源的文學創造與本源的文學傳播。前者是文學產品的生產,它生產有待傳播之物;后者接過這已然生產出來的有待傳播之物,為之進入傳播而編碼,亦即使之獲得初始傳播形態。信道編碼,是信源編碼進入信息傳播渠道,按照傳播渠道規定所進行的傳播編碼,信道編碼在信道的網絡交互作用中進行。文學的信息傳播渠道始終是多元的,信息的個體選擇性、選擇自主性以及相互交叉性形成信道網絡化。信宿編碼,信宿即信息歸宿,亦即信息經由信源與信道而被指定的信息接受者所接受。信宿所接受的不同于信道所傳播的,在接受者這里,他要把得于信道的信息編碼再次編碼;而且,因為信宿(接受者)有著不同的接受需求或接受目的,這不同的需求與目的形成不同規定,由此產生合于不同規定的信息接受編碼。信源編碼、信道編碼及信宿編碼,構成文學傳播的程序性的三個過程,這三個過程遞次展開,傳播便由此及彼又由彼及另外的彼。前面提到的非線型的、多媒體的、世界性的、速效性的傳播的“互聯文本”也便因此成為文學傳播的普遍形態。

  傳播編碼的三個過程,同時也是具有內在邏輯的過程,在被規定的邏輯過程中,文學傳播發生著不同過程編碼的轉化。在信源編碼階段,傳播者的信息與進入信道的編碼,接受著傳播的第一重轉化規定,即進入傳播的信息來自具體的文學對象。無論是文學文本還是文學現象抑或文學事件,它們都具有原發的意蘊或者意義。這意蘊或者意義可以是原創者主觀心理的,也可以是客觀的,這客觀性源于對象本身產生時彼時彼地的時空定性,以及它得以發生的歷史規定性。固然,這種時空定性與歷史定性由于時空與歷史已然過去,因此可以產生眾多解釋,但它仍然具有主觀心理性或者客觀歷史性。

  3.文學傳播批評

  傳播是文學批評的基本屬性,批評為著傳播并在傳播中發揮作用。從傳播角度思考批評,則關于批評的一些新東西便顯現出來。

  第一,傳播構入批評且規定批評。西方批評界兩個有影響的人物,對文學批評功能作出相似的闡釋,即文學批評對于文學是一種光照。其一是美國文學批評家艾布拉姆斯,他認為批評是對于藝術創造者的心靈之燈,它代表了關于詩人心靈的主導觀念。其二是法國文學批評家伊夫·塔迪埃,他把批評比作燈塔:批評照亮了以前的作品,它是亞歷山大港的燈塔。這兩種光照的說法都是批評的隱喻,所隱喻的便是批評的傳播功能。無論被光照者是文學創造,還是文學作品,都是文學的批評的傳播。創造者明朗了,接受者澄明了,他們都接受批評的引導。

  根據艾布拉姆斯提出的文學活動的四要素結構,可以對應性地概括出批評傳播的四要素圖式,即批評者、接受者、作品(活動)與世界。通過這四個要素,批評傳播圖式與文學活動圖式達成同構。對此予以解析,則其一,文學批評是發生于世界總體性的批評。這世界總體性是建構于歷史延續性與客觀現實性的精神總體性,現象學稱此為純粹意識的一般結構。其二,在這一世界總體性中,批評與批評對象建立批評關系,批評對象不再是孤立的批評對象,而是世界總體性的批評對象,因此被世界總體性規定,批評與批評對象的關系也因此成為世界總體性規定的關系,批評在這樣的關系中主體化。其三,世界總體性中的批評與對象的批評關系,通過批評面向接受者展開而獲得批評的傳播屬性,這屬性由接受期待與批評期待相互作用地構成,并經由批評的主體性思維落實于批評文本與批評活動。由此,批評與對象的關系通過批評與接受的互構性的傳播之維,而實現于對象。來自批評的光照,不僅光照著對象與接受,而且光照批評置身其中的世界,又被世界所光照。

  第二,批評對象是批評傳播的先在規定。這一規定性分別產生于對象本身狀況、對象所由發生或者所由創造的環境狀況,以及對于對象展開批評時對象的傳播狀況。這三種狀況都是外在于批評者的,因此屬于批評者須把自己置身其中的規定。對于對象規定的置身決定著批評的理解程度,由于批評是理解的批評,因此它又決定著批評的質量與效果。因為任何對象都是發生于特定環境的對象,環境不僅是構成對象自身狀況的根據,也是構成對象當時產生的意義的根據。黑格爾談到反思的歷史時,特別強調了時代狀況的歷史規定性。這種規定性并非對于對象的外加,而是對象自身的,具有環境的自身性,對象只是環境的行動性與決定性的落實。伽達默爾談到詮釋學經驗理論的基本特征時提出一個“效果歷史”原則,它注重對象研究的前在歷史根據,這個歷史是接受的歷史,又是歷史接受對于歷史有所引導的歷史。

  第三,對于對象的理解是批評傳播的現實規定。不僅傳播的當下性影響著批評的當下性,批評的當下性也影響著傳播的當下性。這兩種相互作用的當下性,無論具體的批評與傳播,還是場域性批評與傳播,都通過對象的當下理解發揮作用。參與、了解、體驗、閱讀,是達成對象理解的行為,不同文學對象形成這類行為各有不同的側重或差異。赫施曾談到批評的理解在批評者、作者及對其他成品的閱讀經驗間的關聯性,這種說法揭示了理解過程中發生在理解者自我精神活動中的綜合性,即不僅理解者的理解行為直接地作用于對象從而形成理解的總體性的精神活動;而且,他對于作者見之文本對象的創作個性,他對于其他類似作品對象的接受經驗,也都伴隨理解的現實過程,這就是理解的交往對話。胡塞爾曾談到理解這一意識現象的現實性問題,將之區分為“構成的理解”與“原初的理解”。“構成的理解”即當下進行的理解,它進行于持存的“理解的諸內容”以及“理解諸意向”的“呈現的統一性之中”。胡塞爾對這種當下理解的時間性論述,可以佐證以上闡發的批評理解的傳播性構入。

  三、文學傳播的意蘊生成與意義生發

  文學傳播是一個在各方面力量的遞推中使文學信息由此及彼地發出、傳遞、到達與接收的流動過程。這個過程是程序性的,前面提到的闡釋、轉化、批評,都是這個程序的要點性環節。這類環節在傳播過程中綜合為一種域與非域傳播的場域作用,使傳播得以實現。此處要提起注意的是,文學的程序性傳播是由A及B的A>B、A

  第一,互聯性生成。互聯性生成的前提是非共源傳播的存在。非共源傳播指相關文學信息由不同信源發出,不同信源信息發出的頻點越高,發出信息的不同信源越多、越密集,則互聯生成的信息量就越大。各種與文學傳播相關的學術會議、學術座談、學術成果交流,以及信道及信宿的多元化多樣化,這是互聯生成的必要條件。互聯網傳播的廣泛與活躍,使文學傳播的互聯生成獲得了空前廣度。

  互聯生成是非共源信息的相互作用,包括域內外不同信息的干擾作用、交叉作用、碰撞作用、接納與排斥作用及融匯作用等。在這類作用中,不同信息量可以以單元方式、疏密方式、束結方式被遞推傳遞并不斷增減。這種不斷增減的信息又具有隨機性。一些信息學家如哈特萊、申農等,曾提出不同的信息度量方法。張江在《公共闡釋論綱》中提到的“隨機過程的大數定律”“公度性闡釋”,及在《論闡釋的有限與無限》中提到的“正態分布”“闡釋方差”,尤其是他創造性地勾畫出的正態分布“鐘型線”,使長時間被視為具有非統計學性質的文學傳播信息量的生成狀況獲得了量化根據。當下大數據技術的進一步應用,則使文學傳播信息生成的量化統計有了進一步實現的可能性。

  第二,非線性生成。多源交匯的互聯生成是非線性的。如前所述,這種非線性一直存在,互聯網技術的普遍應用只是讓它作為文學傳播學的問題被提出來。非線性相對線性而提出。線性關系在思維中體現為內在時間現象學所說的連續性與延展性,在直觀中體現為共體關聯性,在邏輯上則體現為總體規定的因果律、遞進律、轉化律及矛盾統一律等。非線性與線性的上述方面相反,非線性現象不合于歷史展開、社會發展、思維邏輯的常態。這類現象在任何領域都經常可見,其實只要是偶然出現的東西,在人們沒有把握其總體狀況或延續狀況時,它們便被視為非線性現象。不過,真正非線性的事情并不多,因為這個人類社會與人類世界,盡管是無限多元的,但大多數元都各有其宗各有其序各有其絡,都可以做線性抽象。因此,這里說的非線性主要是就現象見于一時的直觀性而言。

  第三,綜合性生成。文學傳播的生成是互聯性的、非線性的,乃至多元性的,包括闡釋、轉化、批評,都發生作用于綜合性中。綜合性,是哲學關注的對象屬性,而中西哲學的共性在于凡是哲學,其真正的研究對象其實都是精神世界。中國的渾融哲學、西方傳統的二元論哲學、中國當下汲納二元論而闡發的傳統哲學,以及西方通過后現代解構而建構的交往生成哲學等,都是在說精神世界的事。由此,這里所說的綜合性便是相對于精神活動的綜合功能,它是人腦的有機整體性的功能,它綜合于人的大腦。多種信息的人腦綜合,乃是人腦的自發功能,知覺整體性就是這種自發功能的知覺體現。但人腦的綜合又是指令性的,即黑格爾所說的思維的目的性綜合,海德格爾稱此為目的性籌劃——經由思維籌劃,那個作為綜合的意圖性的東西便自行站出來,站到綜合性識認的位置上。思維自發的綜合、思維的目的性與籌劃性綜合,都綜合于某一特定領域的精神世界。對于文學傳播學,上述種種多元性生成,便也都綜合地生成于文學傳播的精神世界。一個文學文本、一種文學現象,它們進入文學傳播,與文學傳播相關聯的方方面面便都被文學傳播世界所綜合。因此,文學傳播的過程也就是傳播綜合的過程。

  第四,問題判認的意義生發。文學傳播是問題性的,問題又是結構性的,它產生于社會生活結構與文學結構的交互作用。阿爾都塞從社會結構角度揭示理論問題提出與求解的根據,確定理論研究的問題性指向,具有文學傳播研究的方法論意義。較早從傳播角度對文學進行思考的是20世紀初的俄國形式主義者,他們提出文學的傳播效果是其他領域的傳播無法企及的,這是對選擇的語言成分進行系統化“凸顯”的效果,如詩歌語言造成日常語言的“陌生化”。這種說法提高了文學“媒介”本身的地位,開啟了麥克盧漢“媒介即訊息”的先河。此處要強調的是對文學傳播產生“凸顯”效果的原因,梅洛-龐蒂曾提出關注的“可理解結構”,從心理學“優勢興奮中心”理論看,形成關注的“優勢興奮”總是源于某種“問題性關注”,而之所以引發“問題性關注”,是在關注中發現了對象的“可理解結構”,以及由這種結構所識別的“對象的一種新方式”。傳播以其問題性關注的語言表述,揭示見于文學的社會結構性問題,從而使文學傳播成為社會傳播以及使社會傳播成為文學傳播,這本身便關涉傳播的意義生發。不同的問題性傳播在公共交往中彼此鏈接、相互作用,成為“互聯文本”,由此編織文學傳播的脈絡。

  四、場域性傳播的文學模塑

  鑄模技術的普及使任何精雕細刻的造型產品都失去了原創的孤本價值,被模塑的產品以批量的生產打開了商品市場的通道。其實,模塑現象一直是人類生存的普遍現象,可以說,人類生活的眾多方面都是被模塑的。原始生態環境模塑原始人的行為,家庭模塑著孩子,妻子模塑著丈夫,學校模塑著學生。這種模塑與被塑情況類似于博弈論的博弈格局,博弈甲方的每一步格局變化,都會引起乙方的對象性變化,博弈論稱此為“激勵格局間的相互作用”。就文學傳播多元多向參與的互聯性而言,這樣的格局當屬于“多人博弈”。文學傳播任何一個要點環節傳達的信息,如闡釋信息、批判信息等,都會以傳播與文學相博弈的“激勵格局”的多元多向的相互作用,而導致文學的對象性變化。場域性傳播對于文學的模塑,可以由文學的歷史演進獲證。海德格爾在分析“在世界之中存在”的“此在”的基本機制時,提出“在之中”的說法,即什么被置于什么之中,則前者必被后者所作用與規定。他強調說:“‘在之中’不意味著現成的東西在空間上‘一個在一個之中’”,而是一種“依寓于”的生存論環節。“‘依寓于’這一生存論環節決非意指擺在那里的物現成共處之類的事情。絕沒有一個叫做‘此在’的存在者同另一個叫做‘世界’的存在者‘比肩并列’那樣一回事”。他把這種因“在之中”而形成的存在狀況表述為“只要此在存在,它就作為實際而存在著。我們把此在的這一事實性稱作此在的實際性。”海德格爾對“在之中”的“此在”的“實際性”的說法,正可以用于傳播模塑文學的理解,這種說法道出了社會文化、社會生活對于“在之中”的各種文化現象進行模塑的一般性。傳播,作為域性文化活動,它依寓于更大的社會文化系統、社會生活系統之中,從而獲得被后者模塑的“實際性”;文學作為文學活動依寓于文學傳播的場域中,也因此獲得被域性文學傳播所模塑的“實際性”。

  以中國詩歌為例。中國詩歌傳統源遠流長,這是一種變化的延續,傳播是模塑著詩傳統變化的重要原因。在中國傳統詩論中,“詩言志”是詩的原初規定。初提“詩言志”這一說法的大約是《尚書》:“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尚書·虞書·舜典》)。由此提出詩、歌、聲、律四個關于藝術的簡單范疇,它們既有各自的獨立性,因此各有自己的標準,同時,它們又相依而在,構成當時藝術活動的總體,即詩見于歌、歌見于聲、聲見于律。“八音克諧”“無相奪倫”是講樂,樂是詩歌聲律的綜合,它們可以分別習之,但都須綜合賞之。這就是所說“詩樂舞一體”。“詩樂舞一體”既是詩的傳播形態也是樂的傳播形態,當然也是舞的傳播形態。當這種傳播形態進入目的性自覺,它便因禮而用。徐復觀稱此為“禮樂并重,并把樂安放在禮的上位,認定樂才是一個人格完成的境界,這是孔子立教的宗旨”。至此前溯,如古代堯舜時代的“詩樂舞一體”,它為勞作所用,為民生所用,自然合于勞作與民生的天然之道。這里有生態的根據,有遠古時代人際交往的根據,有原始宗教延續的根據,也有世俗心理的根據。這便是模塑,是因禮而“詩樂舞一體”的傳播形態,對于“詩樂舞一體”的藝術形態的模塑。從“詩樂舞一體”的“詩言志”的根據看,“詩言志”的概括,“志”便是天道人道的統一,是由詩之藝道所見出的天道與人道,這是孔子“志于道”之說的由來。因此,詩言志,亦即詩言道,詩因此有了藝之用。但自先秦以降至于秦漢,“詩樂舞一體”的傳播形態逐漸解體,天人合一的禮道關系也因此“禮崩樂壞”,詩言志的“道”的形而上范疇被消解,詩便逐漸走向言情言意言性言事的世俗場景,音律技巧等形式化的東西也因此成為詩的歷史演化的現實。因此,中國詩的這種由“志”而致“情意性學”的變化,乃是詩的傳播形態由“詩樂舞一體”、禮道一體向詩樂舞分立、禮道解體轉化的結果。很顯然,這同樣是一個傳播模塑文學的文學史例證。

  西方振發于文藝復興的文學同樣是文學傳播的模塑。在西方,對于文學的理解一直是文學傳播的理性根據。對于文學功能的理解,是文學傳播的社會根據,對于文學接受的理解,更是文學傳播效果的根據。文學傳播在這樣的理性根據、社會根據及效果根據中組織著傳播過程。其間,隨著媒介多樣化發展,文學傳播有了更廣闊的空間;隨著科技發展,文學傳播有了更多元化也更細分的渠道;而隨著公共領域在生活中的普及與擴大,文學傳播有了互動變化的機遇。在這個過程中,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使西方傳統思維方式及由此形成的各種生活理念、知識理念、哲學理念、文學藝術理念等均發生巨大變化,這些情況綜合地作用于文學傳播,文學傳播又以此模塑文學。于是,西方曾輝煌燦爛的現實主義,曾被壓抑、失望但又不甘沉淪的現代主義,以及呼喚否定傳統、注重多元發展、消解權力中心、實施理性解構的后現代主義,便通過文學傳播而綜合地作用與影響文學,被傳播所模塑的新的文學樣態與格局也便不斷出現。這種模塑力量,就是詹姆遜所尋找的文學變化“從中產生的環境的邏輯”。

  此外,在歷史延續過程中發生的文學傳播對于文學模塑,通常以突發樣態體現出來。它通過文學之外的社會實踐層面向文學發力。對于文學,這便是游牧哲學所說的“域外之力”。“域外之力”通過語言、通過行為,通過哈貝馬斯所說的“以言代行”或“以行代言”進入文學傳播場域,它與文學的系統之力相互作用,并為之賦形,由此,實現著傳播對于文學的模塑。

  (參考文獻略)

作者簡介

姓名:高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