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報刊文選
一個跨越六十八年的文學所故事
2021年07月25日 16:59 來源:《文學評論》微信公眾號 作者:李超 字號
2021年07月25日 16:59
來源:《文學評論》微信公眾號 作者:李超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

  2021年7月23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和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共同主辦的“六十載使命接續 千百卷傳奇完璧——《古本戲曲叢刊》編纂出版座談會”在國家圖書館舉行。下文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科研處處長李超老師講述的一個跨越六十八年的文學所故事。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是一個被很多人講述過的故事,在7月23日《古本戲曲叢刊》編纂出版座談會之后,卻還是想再講一遍。

  原文化部副部長、中國藝術研究院原院長王文章,國家圖書館黨委書記、副館長魏大威,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文學研究所原所長劉躍進為《古本戲曲叢刊十集》新書揭幕

  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初,收藏家鄭振鐸先生已開始關注俗文學,并致力于蒐集古典戲曲的善本真槧,其宏愿便是編纂《古本戲曲叢刊》,讓這些“古籍舊鐫化千百身行于世,俾研治曲學之士無勞歲月窮搜,即得左右逢源之樂”。然個人之力實難圓夢。直到1952年,鄭振鐸先生以文化部副部長、國家文物局局長、文學研究所第一任所長以及國務院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文學組召集人之多重身份,再次把這一宏愿提出,編委會成立了,“期之三四年,當可有一千種以上的古代戲曲,供給我們作為研究之資”是鄭先生的設計方案。一切進展都很順利,1954年《初集》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1955年《二集》出版;1957年《三集》由北京古籍印行社出版;1958年《四集》即將出版,10月16日,鄭振鐸先生為《四集》撰寫好“序”,便于第二天率中國文化代表團出訪,一場空難讓“順利”二字悄然劃上了句號,當年12月出版的《四集》他未看到。這個夢想從“期之三四年”暌違走過六十八年,在2021年才得以實現,這是鄭先生沒有想到的,但結局一定是他在冥冥中始終期許的。

  后來的幾波幾折,直讓人唏噓。鄭振鐸先生罹難之后,文學所繼任所長何其芳先生悲痛之余,不但要求把編纂工作繼續進行下去,還將《古本戲曲叢刊》列為文學所規劃項目,由吳曉鈴先生踵其志,周妙中老師協助,1964年《九集》由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先期出版;“文革”十年,學術工作全部擱置,直到1982年此項工作才又接續,在古籍規劃整理小組組長同時也是鄭振鐸先生好友的李一氓先生的主持下,時任文學所所長許覺民先生大力支持,所內學者吳曉鈴、鄧紹基、劉世德諸先生帶領呂薇芬、么書儀兩位老師接下編纂任務,1986年《五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可是,項目又擱淺了,個中委曲,實難辨明,接下來是長達二十六年的停頓期,時間跨越世紀來到2012年,在中央文史館館員程毅中先生的呼吁下,《古本戲曲叢刊》第三次進入整理與編纂,此時文學所第十任所長劉躍進先生接過了這一棒,他憑借古典文獻出身,組織和協調了所有困難環節,帶領所內李玫和李芳兩位老師,在各方的合力之下,歷十年之艱辛,將《六集》《七集》《八集》《十集》全部出齊,共計1193種。文學所幾代學者“修吾往業,從吾初志”,薪火之傳,成就的是文學所最優秀的傳統。從呂薇芬老師的口述中,我們理解了“還有”的意味;她和么書儀老師訪書走到濟南已是身無分文,么老師去借錢,呂老師獨自挨餓,只好退了吃飯的碗才有錢到大明湖公園門口,啃上一個紅薯,等著跟么老師匯合,這樣的窘境,呂老師不講出來,又有誰知道其中辛苦呢?吳曉鈴先生有句話是極中肯的:“寞寞地辛勤著,不求聞達,未為人知,然而永遠也不會被我們忘記。”

  《古本戲曲叢刊》全十集共收入元、明、清傳奇、雜劇等1193種,合計成書141函1398冊

  這個故事,很多人講過,我最喜歡看的是曾經為報人的所內學者祝曉風老師所撰《古本新生》一文,而劉躍進老師創意策劃的《簫韶九成——<古本戲曲叢刊>編纂紀程》的是點睛之筆,不僅為我們呈現了參與其中的各方學者和出版機構的追憶文章,更可寶貴的是吳曉鈴先生的《擬目》彩印和《叢刊》十集的全部目錄的登出,將這六十八載的傳奇化作文字。《十集》或許是一個開放性的結局,無論修訂、補缺還是數字化,未來都可期……

《古本戲曲叢刊》編纂出版座談會合影

《簫韶九成——<古本戲曲叢刊>編纂紀程》書影

作者簡介

姓名:李超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