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文學生活
他者經驗與游客凝視
2021年07月23日 14:13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程志 字號
2021年07月23日 14:13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程志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我們必須承認這樣一個事實:旅行是地理意義的擴大和身體經驗的延展,它讓人類感嘆自身時空有限性的同時,能夠看到更多的可能性與多樣性,讓我們不至于狹隘地生活在“此在”與“此刻”,只看到一種單調性,看到人類自身在線性的時間損耗中沉溺于價值迷失與意義失序,因此在不穩定的現代世界里我們擁有了一份面對未來的篤定,我們可以敞開胸懷擁抱陌生的“遠方”。所以,我們可以自信而驕傲地“在寬闊的世界里,做一個不狹隘的人”(許知遠語)。這是筆者在閱讀《旅行,與世界對話——李鎮西觀國外教育》后的真實感受。這次李鎮西老師將自己已有的經驗“懸置”,將自己的寫作筆觸放置在更為寬泛意義的世界對象上,它的地理單元不再僅限于中國,而是橫跨歐亞,游走中西,但地理范圍的擴大并沒有降低他思考的厚度和精確性。

  “他者經驗”——作為一種觀察視角

  這本書與其說是一本教育觀察之書,不如說是一本人文行走之書。眾所周知,自然個體總是受限于時間和空間的經驗范圍,著名美國批評家李普曼據此甚至提出“擬態環境”來表明人們對自然真實物的有限性接觸,即人們的經驗和認知很多都是經由現代傳媒而發生聯結。而這一論斷與布爾斯廷認為的“現代美國人無法直接體驗‘現實’,反而喜歡‘偽事件’,旅游就是最好的例子”如出一轍。誠然,我們必須要承認,現代人得益于公共交通的發達和傳媒業的視覺性呈現,以此實現認知經驗的地理性跨越,人們擁有了對更多“詩與遠方”的期待,從而真正實現前工業社會人們未曾涉足或者涉足范圍有限的旅游。本書中李鎮西的地理跨越不正是經驗超越和經由旅游繁殖經驗的體現嗎?

  李鎮西以一個教育人的眼光體察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等國的教育,重新對教育的本質展開一次探訪,其中既有受邀參加會議、發表演講,又有參觀學習、訪問探尋。相對于自身的教育經驗而言,他國的教育尋訪成為一種“他者”的例證,無疑,這樣的經驗是一種個體、私人的,但同時又是豐富而飽滿的。“他者”的意義是通過觀察他國的經驗,從而更好地確認自身的文化身份。

《旅行,與世界對話——李鎮西觀國外教育》 李鎮西 著 漓江出版社

  “游客凝視”——身份確證的文化實踐

  英國學者約翰·厄里和喬納斯·拉森所著的《游客的凝視》(第三版)是當代闡釋旅游文化的理論架構和現實意義的經典讀本。他們提出“人類是通過差異性來建構旅游凝視的”,正因為這些差異性而吸引人們“親臨現場凝視”,從而“有限度地擺脫例行事務和日常活動”,在此前提下人們會“預期自己能從中獲得極大的快樂”,而這種“預期”也同樣早早經由電影、電視、文學雜志等大眾媒介“一再強化、建構游客凝視”。因此不難看出,當李鎮西沉溺于澳大利亞的云煙縈繞、山巒起伏、瀑布飛流、深海珊瑚時,當他流連拜倫灣的日出、邂逅麥夸里港的日落,用絕美的筆觸驚嘆于澳大利亞的“天空之藍”、醉心于庫蘭達熱帶雨林的蒼莽之時,他已經擴展了自身對于美的感知,獲得了美學經驗上的存在意義。正如布羅茨基在1987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曾提出的那樣:“個人的美學經驗愈豐富,他的趣味愈堅定,他的道德選擇就愈準確,他也就愈自由。”

  李鎮西在旅游的過程中,伴隨著一種人生經驗的擴展,而這種“擴展”本身的意義首先是它充實了自己的生活,它應該是也必須是生活可能性的選擇,同樣也象征著旅游的“民主化”,即面對現實生活,它擁有一種支配的主體性。當然,在消費語境的社會環境中,它也必然代表著社會地位的象征,正如《游客的凝視》一書中所述:……19世紀下半葉,歐洲地區興起火車旅游的風潮,平民百姓皆可搭乘火車外出度假,所以要判斷一個人的身份地位,不再是看他有沒有能力出門旅游,而是看他來自什么階級。所以,當我們在閱讀李鎮西的旅行文字時,那種經由媒介傳達的最初印象同時又能夠展現他的知識分子階層意識的文字總是能映入眼簾:“我以前通過《辛德勒的名單》《美麗人生》《穿條紋睡衣的男孩》等經典電影,已經比較形象地感受到了納粹德國建立的集中營的殘忍與恐怖,但這次身臨其境,心靈所受到的震撼還是超過了預想。”以此表明李鎮西是一個美學經驗豐富、趣味堅定并不斷在旅行中用“游客凝視”進行文化實踐的教育人。

  “意義增殖”——找尋教育的經典性內涵

  在本書中李鎮西借由在俄羅斯參加蘇霍姆林斯基百年誕辰學術研討會上的發言再度確證教育的經典性內涵,并通過閱讀蘇霍姆林斯基向人們傳遞一個樸實、真摯但又須時時提醒的經典性意義:“教育,首先是人學,人是最高價值。”李鎮西提醒人們要時刻警惕今天對所謂“互聯網+教育”的過度提倡及其內在的“對人的價值的貶損”和“對人的意義的抽空”。我們要時刻擁有兒童立場,像陶行知所言之“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動”,雅斯貝爾斯所言之“教育,是關于靈魂的教育,而非理性知識和認識的堆積”。故而,從某種意義而言,李鎮西的寫作和觀察可以認定為“觀念的修正”或是“意義的增殖”。在此過程中,人們通過閱讀教育的經典性文本去指導自身的教育實踐,革新陳舊的觀念,走向真正的教育理想之境。

  教育是一個寬泛的話題,或者是一種人類共通的經驗,我們都曾是或正是“受教育者”,但也許我們是“單一”的,在復雜的教育制度、教育模式、教育形態中,我們的經驗范圍興許是意識形態的“框架”。它興許是我們成為一個“清醒的現代人”的障礙。因此,當我們閱讀李鎮西的國外教育觀察時,便擁有了一種反身性價值。它破除了我們看待“不同”的藩籬,讓異質性“縫合”進我們固有的知識系統,實現知識再生產的循環。它調整、修整我們狹隘經驗中的觀念世界,提升我們看待世界的“觀念的水位”。而更為重要的是,李鎮西的教育思考和對人文歷史的省察像是一種鏡像式的存在,使我們思考“意義”本身的價值,從而達到“意義的增殖”。

  (作者單位系浙江師范大學文傳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程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