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 理論·政策
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構成、內涵特質及鑄牢舉措
2021年07月26日 11:48 來源:《民族學刊》(成都)2021年第1期 作者:丹珠昂奔 字號
2021年07月26日 11:48
來源:《民族學刊》(成都)2021年第1期 作者:丹珠昂奔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為社會穩定發展凝心聚力的重要舉措,很有必要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構成與內涵特質進行深入剖析,進行采取相應的鑄牢舉措。在概念構成方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由“中華民族”“意識”和“共同體”三個名詞組合而成,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認識應當從這三個名詞的概念上進行綜合性把握。在內涵特質方面,“共同性”是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根本屬性,以對家園共同體、利益共同體、發展共同體、價值共同體所形成的看法為指向。在工作舉措方面,要重點做好三方面工作:面向目標任務、抓住主線、深入研究和解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方法論問題。

  關 鍵 詞:中華民族共同體;中華民族;共同體;共同體意識

  作者簡介:丹珠昂奔(1955- ),男,藏族,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藏學(藏族文化史)、民族學、文化學研究。

  自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以來,學界對此從不同角度開展了大量的研究,提出了不少具有建設性的意見或看法。首先,在概念研究方面,當前研究大多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當作一個單純詞而非合成詞來加以理解。陳鳳林認為“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中國各民族共同締造統一多民族國家的歷史進程中形成的集體民族認同,核心內容是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的認同”[1],表現為對各民族之間、民族與國家之間關系的認同觀念,主要包括“文化認同”[2]“國家認同”[3]“政治認同”[4]等內容,深化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認識。從詞義學上講,這些研究一般都是從單純詞的角度來理解和闡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而問題在于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一個合成詞,為更好地科學把握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有必要對其開展拆分、細化的深入研究,進而為正確理解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涵特質及鑄牢舉措的提出奠定基礎。其次,在內涵研究方面,當前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內涵的研究,主要有三種:“第一種是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看作一種心理過程或心理意識;第二種是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看作一種民族觀;第三種是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看作一種國家(集體)認同”[5]。這些研究大多是從文化觀、民族觀和國家觀等層面來闡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深刻內涵,但對其內涵特質的挖掘和提煉則做得不夠,而內涵特質在很大程度上又可以說是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中最根本的東西,是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鑄牢舉措的提出依據。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內涵特質的理解不同,往往影響著對“鑄牢”看法的見解差異。對此,本文以辨析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為前提,根據習近平總書記的相關重要講話精神及重要論述內容、相關憲法條文規定,深入分析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涵特質,進而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出相應的工作舉措,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一、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概念辨析

  理論建設,要高度重視概念的界定。沒有統一的概念就沒有統一的認識;要統一認識,首先要統一概念,夯實概念基礎。我們之所以強調專業化、科學化,蓋出于此因。

  (一)中華民族的概念

  “中華”“中華民族”概念的確立有一個發展、演變的過程,不同歷史時期具有不同內涵。古代華夏族、漢族多建都于黃河南北,在四夷之中,后世因此稱“中華”。文獻記載,西周武王、成王時,已出現“中國”①(何尊銘文)一詞,與華夏、諸夏同義。“中華”一詞一般認為出現于魏晉時期,取“中國”與“華夏”各一字,復合成為“中華”。華人、夏人、中國人、漢人、中華等,是不同歷史階段漢人的族稱,其內涵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也各有不同。

  古漢文中或有“民族”一詞,但常以部落、種族、種、人等表述,未見于常用。作為一個完整概念的使用,“民族”一詞一般多認為來之于日文。學界多認為,梁啟超1899年在《東籍月旦》中始用“民族”一詞,1902年在《論中國學術思想變遷之大勢》中始將“中華”與“民族”連用,始有“中華民族”一詞。最初的“中華民族”仍然指漢族。梁啟超在《歷史上中國民族之研究》中認為:通常意義上“中華民族”仍然指漢族,進而認為有中國意識者,也是中華民族之一員,“故凡滿洲人今皆中華民族之一員”,使之有了時代內涵。

  可見,“中華”這一概念延續時間長,內容既定:“中華民族”這一概念僅百余年,故而,仍有眾多的漢族同志自然地認為“中華民族”就是漢族,而同樣也有眾多的少數民族同志也認為“中華民族”是指漢族。甚至學界和坊間大體一致。此抑或是汗牛充棟的歷史典籍所影響,也是人們長期思維慣性使然——這是我在多地多方面就此概念問詢調研的結果。只有黨內和民族統戰相關工作部門對這一概念的理解把握相對準確、全面,并結合黨的理論政策得到科學解釋。因為“中華”與“民族”結合,自然會承襲既有內涵(舊的概念內涵),不少的讀者自然地將“中華民族”作為“漢民族”來理解,進而將“中華文化”作為“漢文化”來解釋。環境的特定性,歷史的局限性、傳統的頑固性,都有可能在概念使用中發生作用。故而,概念前提往往代表著特定時代、特定人群的思想觀念前提。對形成于漢語話語系統的“中華民族”概念出現這種理解也是自然的事。同樣,許多概念是隨著時代的發展、空間的拓展而變化發展的。真正走出幾千年“華夷兩分”思想觀念的是孫中山。

  孫中山的思想有一變化的過程:初期,他以“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為口號,將滿族統治者等同于元代的蒙古族統治者,視為“虜”,其主要目標是推翻帝制;中期,強調“五族共和”,突破了中國封建社會2000多年來“夷·夏”“韃虜·中華”之分;這同樣是他對中華民族思想的偉大貢獻;后期,國共合作后,就有了“中國境內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思想。孫中山不斷調整、提升自己的思想,使之更加科學合理,這是了不起的。

  中國共產黨是按照馬克思主義理論建立起來的黨,馬克思以人的平等作為共產主義的基礎,人的平等性體現在民族領域,便是民族平等。馬克思和恩格斯關于人的解放、徹底埋葬私有制、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發展等思想,始終貫穿著人的平等思想,堅持人的平等,必然要堅持民族平等。自然,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始終堅持人的平等和民族平等這一共產主義的基本原則。在民族概念的使用上,從毛澤東的《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1939)到共同綱領、第一部《憲法》至今,都是貫通的,即中華民族就是中國各民族,就是憲法確認的中國56個民族,具有法定性。“中華民族”是關鍵詞,這一關鍵詞不論是政治用語,還是學術概念,力求統一,有“王法”,無歧義,才可以準確理解把握運用,否則就會消解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建構的理論價值、戰略思考、實踐意義,所系非小。

  (二)意識的概念

  意識是一哲學范疇,與物質相對應而存在,是客觀事物在人們頭腦中的反映。存在決定意識,還是意識決定存在,是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的基礎分野。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意識是人腦的機能,是客觀存在的反映,人的意識一開始就具有社會性,存在決定意識;意識不僅反映客觀世界,而且通過實踐創造世界,具有能動性。因此,共同體意識就如同民族意識一樣,是對共同體的自覺或反映。馬克思說:“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6]任何意識都是社會存在的反映,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同樣如此。②

  進而言之,我們這里所說的意識,類似于意識形態之意識,社會意識形態或稱觀念形態,是人們對一定社會經濟形態以及由經濟形態決定的政治制度的自覺反映。包括政治思想、法律思想、藝術、道德、宗教、哲學等具體形式。意識形態是一個完整的、統一的有機整體,它的各種具體形式是從不同的側面、不同的層次反映社會生活,彼此相互滲透、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相互制約。共同體意識自然包括與共同體諸多相關的思想和觀念形態。

  (三)共同體的概念

  共同體概念形成時間長,涉及范圍廣,需要準確理解把握。毋庸諱言,在這個概念的理解和使用上,程度不同存在著過寬或過窄等問題。同時,這一概念的使用內外有異,不同時代、不同學科領域,其內涵也有區別,甚至有很大區別。準確理解概念,是準確理解使用概念的前提。

  其一,共同體是個外來語。有材料介紹在古羅馬的文獻中就有“共同體“一詞。關于共同體,中國讀者熟悉的是斯大林對民族的定義:“民族是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一個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表現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的穩定的共同體。”即人們共同體——同一民族成員形成的共同體。共同體概念在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斯大林的著作中也不斷出現。當下我們經常見到的概念是諸如“歐洲共同體”“海洋共同體”以及“利益共同體”等。如習近平同志所說之“山水林田路”生態共同體。

  《現代漢語詞典》解釋共同體為“人們在共同條件下結成的集體;由若干國家在某一方面組成的集體組織”。國外對共同體有深入的研究,幾個世紀來,有諸多的權威專家名世,也有大量的著作,形成不同體系的共同體理論。

  什么是民族共同體?據一些材料介紹,民族共同體源自德語Volksgemeinschaft,是一戰之后,納粹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宣傳中關鍵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概念。其內涵是建立德國的民族認同,促進社會各階層平等,消滅精英主義和階層分化。但這一概念的基礎是相同血脈、相同命運、相同政治信仰的民族構成的民族共同體,其必要條件是雅利安種族,忠于國家社會主義,將外族人作為階級敵人。顯然這個概念與斯大林所談的民族——人們共同體有著根本的區別,也與習近平總書記所講的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有著根本的區別。

  討論此問題,要注意概念和理論體系上的誤判。

  其二,馬克思、恩格斯的共同體思想。馬克思、恩格斯在比較廣泛的意義上使用過“共同體”一詞,家庭、民族、部落、公社、國家、人類均可視為共同體,比如“國家共同體”“政治共同體”“經濟共同體”等。作為偉大的思想家和共產主義學說的創立者,馬克思、恩格斯所說的共同體,在三個方面是貫通的。

  一是共同體必然有“共同”與“體”的條件。“共同”就是有相同之處,共同在何處,視內涵與形式而論;“體”,或大或小,指的是一個體系,并非簡單一物。有“體”,非但有“共同”,而且因“體”必然有“通”,不通,共同體便失去了意義。比如,它有橫向、縱向結構,有過去、現在與未來。

  二是馬克思、恩格斯所論共同體的核心是“人”。不是一般概念的表述,而是以人為體,在其發展進程——自原始社會至共產主義社會的發展邏輯問題。其中包含著經濟學基礎的人類發展的軌跡、人的解放的歷史進程、共產主義的建成。他們論述的作為必然的共產主義社會,是以人為前提、是以人的解放為前提的。沒有人的解放就沒有共產主義,因而,整個的共產主義運動本身貫穿著人的解放這一主題。換句話說,人的解放是馬克思追求的本質,而其他都是手段。

  三是不同的共同體是個人存在的前提,但這個存在只是歷史發展過程中的一種形式。“個人隸屬于一定的階級這一現象,在那個除了反對統治階級以外不需要維護任何特殊的階級利益的階級形成之前,是不可能消亡的。”馬克思、恩格斯的這些思想同樣適用于現代社會,個人由于共同利益而形成共同體。因此,“只有在共同體中才可能有個人的自由”。但共同體的階級性告訴我們,對于被統治的個人來說,“它不僅是完全虛幻的共同體,而且是新桎梏”,進而就有了階級陣營的區分,有了“革命無產者的共同體”。

  馬克思、恩格斯以歷史唯物主義哲學為基礎,將人的發展分為人的依賴性、物的依賴性、自由與全面發展三個階段。人類共同體發展必然經歷“自然共同體”、“市民共同體”(異化的共同體)、“真正的共同體”(“自由人聯合體”)三個階段。這些宏觀的規律性的揭示,是對“人”的認識的綜合,是在承襲了黑格爾辯證邏輯合理成分、批判了費爾巴哈的人本主義、國家共同體階級本性以及資本主義虛假自由基礎,反思了人類社會的治理經驗,進而得出人類只有進入共產主義社會,才能實現全面的自由,即實現“自由人的聯合體”的科學論斷。

  二、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涵特質

  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涵特質解決的是本質問題,即哪些屬于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否則,鑄牢就是一句空話。

  在《關于全面深入持久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工作,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意見》中列有“(五)加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教育”一款,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主要內容進行了陳述:“中華民族各民族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命運共同體,在歷史發展中逐步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多元一體格局。中華民族和各民族的關系是一個大家庭和家庭成員的關系,各民族之間的關系是一個大家庭里不同成員的關系。”關鍵在“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這個國家屬性基礎之上的、結構上的多元一體(一國多族)、關系上的唇齒相依(大雜居小聚居)、生存發展上的命運共同(家園共同),基本是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實現“五個認同”。

  科學把握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涵特質,需以正確認識中華民族共同體為前提。筆者在2017年發表的《高度重視“兩個命運共同體”建設》一文中對中華民族共同體做過一定梳理[7]:提出“認識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首先要認識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一體包含多元,多元組成一體,一體離不開多元,多元也離不開一體。一體是指同一國家、同一制度、同一理想、同一目標和同一任務,多元是指多民族、多語言、多文化、多傳統。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多元就是多彩多樣,就是活力、動力、發展力;一體就是馬克思主義指導思想、黨的領導、社會主義道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根本統領,就是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意識。”[8]由此,可對中華民族共同體做如下定義:中華民族共同體是建立在歷史形成的中國共居民族(56族)共同締造、共同當家做主的國家——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基礎條件之上,具有共同家園、共同利益、共同目標,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的多民族命運共同體(國家命運共同體)。顧名思義,中華民族共同體,其核心是“中華民族”,中華民族有兩含義,其一是中國國民——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二是中國各民族(憲法確認的56個民族,簡稱為中華民族)。前者是國家范疇,后者是民族范疇——特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各民族。其中體現的是一條《憲法》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正因為中國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自然形成多民族的命運共同體,假如是單一民族就不存在民族共同體(多民族共同體)的問題,而是民族(人們共同體)。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指的是中國的民族結構,有多民族,才形成“多元一體”的國家公民結構,多民族的國家公民結構自然具有多民族的語言結構,進而具有多民族的文化結構。有前者就有后者,肯定前者必須肯定后者;反之,否定后者就必然會否定前者。也正因為中國民族的這一基本特點和歷史發展的特殊性,老一代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將歷史因素與現實因素、政治因素與經濟因素、民族因素與區域因素、眼前利益與長遠利益綜合考慮,選擇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單一制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

  由此不難發現,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涵特質其實就是“共同性”,是對家園共同體、利益共同體、發展共同體、價值共同體所形成的觀點和看法。這些“共同性”,從根本上看與習近平總書記所講的“四個共同”是內在一致的,也即是“我們遼闊的疆域是各民族共同開拓的,我們悠久的歷史是各民族共同書寫的,我們燦爛的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創造的,我們偉大精神是各民族共同培育的。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是先人們留給我們的豐厚遺產,也是我國發展的巨大優勢”[9]。

  毋庸諱言,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形成基礎是國家共同體,是由中國各民族構成的國家共同體。我國有30多個民族跨界而居,特定的國家形態使這些民族繁衍生息于同一塊土地,形成家園共同體;沒有國家形態就失去了這一前提。馬克思說:“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6],任何意識都是社會存在的反映,共同體意識同樣如此。民族意識是民族與民族的接觸、交流、對比、交往甚至斗爭中激發、形成、強化,進而形成自覺的。同樣,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也是在與其他共同體的觸接、交流、對比、交往甚至斗爭中激發、形成、強化,進而形成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自覺的。民族意識與民族自覺、共同體意識與共同體自覺,都是社會實踐的反映。1840年以來,中國各族人民在反對列強瓜分中國的斗爭中,尤其是在共同抵抗日本侵華戰爭中,形成了空前的凝聚力,這個“共同抵抗”自然地啟迪激發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覺醒——捍衛共同家園、共同國家、共同利益,形成統一戰線,打擊共同敵人。因為無論是日本還是其他歐美列強,他們都是國家形態的共同體,以其國家(共同體)整體出發,以貪戀的民族共同體的欲望為前提,有計劃、有目標地發動侵略戰爭,對我國進行資源掠奪、百姓戕害。可見,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其實質就是國家共同體與國家共同體之間的戰爭,也可以表述為民族共同體或民族(人們共同體)之間的戰爭。其中,有三個基本概念不能混淆:

  其一,中華民族是中華各民族的簡稱,是憲法確定的56個民族。因而,中華民族共同體是以民族為單元的共同體——多民族共同體,不是以個人為單元的共同體——人們共同體。不能模糊這一界線。倘若否定56個民族(中華民族——中華各民族,憲法之“多民族”)存在,將“中華民族共同體”視為單一民族實體——人們共同體進行討論,不但違憲,而且會失去學理基礎。

  其二,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自身反映的“共同體”是以承認中國各民族存在為前提的“共同體”,而非民族學意義上的實體民族。故而,民族個體單元形成“多元”(56個民族),國家形態基礎形成“一體”,就民族而言這個“一體”就是中國的多民族共同體——中華民族共同體。誠如習近平總書記所形容的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擁抱在一起——石榴整體是國家基礎,沒有這個基礎,石榴籽便無從依存,“一體”就是條件;石榴籽就是大大小小的民族,在國家基礎上才能“緊緊擁抱在一起”。這一關系的確定,關乎理論的整體性和辯證統一,也關乎實踐的整體性和辯證統一,不可疏忽。

  其三,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是“命運共同體”意識。習近平總書記說:“中華各民族是一個命運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各民族只有把自己的命運同中華民族的命運緊緊連接在一起,才有前途,才有希望。”他還說:“歷史告訴我們,每個人的前途命運都與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緊密相連。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習近平總書記的這個表述不僅精辟、實際,更合乎邏輯規律。只有維護了整體利益,才能保障具體利益;反之,只考慮具體利益,就難以維護整體利益,而整體利益就是國家利益、中國各民族的利益。當然,這個維護的動力仍然來之于對具體民族的承認和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不讓一個民族認同本民族文化是不對的”——否定本民族文化的存在就會導致否定本民族的存在。不讓認同個體,對整體的認同也自然會形成障礙,這在政治上是有害的,在實踐中是行不通的,同樣也違背了憲法規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全國各族人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既定國家結構形式和單一制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原則表述。因為這一前提之前提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以人民為中心,人人平等為前提的民族平等。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全國民族團結模范表彰大會講話中所強調的:“我們黨創造性地把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同中國民族問題具體實際相結合,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確立了黨的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把民族平等作為立國的根本原則之一,確立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各族人民在歷史上第一次真正獲得了平等的政治權利、共同當家做了主人,終結了舊中國民族壓迫、紛爭的痛苦歷史,開辟了發展各民族平等團結互助和諧關系的新紀元”。

  三、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工作舉措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全國民族團結表彰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要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把民族團結進步事業作為基礎性事業抓緊抓好。我們要全面貫徹黨的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堅持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推動中華民族走向包容性更強、凝聚力更大的命運共同體。”對此,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要重點做好三方面的工作:

  第一,面向目標任務。這個目標任務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實現全面小康,一個民族也不能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一個民族也不能少,共產黨說到做到,也一定能夠做。”[10]中國夢是中國各民族的夢,要按習近平總書記“一個民族也不能少”的要求,既要解決56個民族共同實現全面小康的問題,即實現“共同富裕”這一社會主義的本質,也要堅決地推進56個民族的共同復興這一既定的目標——根本是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論所反映的人民主體、人的解放和文明進步。

  第二,要抓住主線。主線就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關鍵要在“鑄牢”兩字上下工夫。主要包括兩個方面:

  一方面要確立基本觀念。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各族群眾中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牢固樹立正確的祖國觀、民族觀、文化觀、歷史觀,對構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至關重要。”沒有科學的國家觀(祖國觀)、民族觀就不可能有共同體意識,因為我們需要建立的是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的國家觀、民族觀,是以馬克思主義的經典作家們闡釋的國家發展的規律和民族發展的規律來建立的觀點,是以實現人的解放和共產主義理想而建立起來的思想,與封建主義、資本主義的國家觀、民族觀有著根本區別。黨的干部要讀好《家庭、私有制與國家的起源》《國家與革命》《共產黨宣言》三本書,真正確立脫離了封建思想、資產階級思想,用建立在公有制意識形態之上的話語系統來表述自己的科學的國家觀、民族觀。民族與國家都是歷史范疇,都有產生、發展、消亡的過程,要深刻認識到,國家問題(民族問題亦然)“這是全部政治的基本問題,根本問題”[11]282,只有準確地判斷了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方位,同時也準確地判斷了建立在公有制基礎之上的國家、民族所處的歷史方位,我們才有可能準確地闡述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問題,并找到建立科學的國家觀和民族觀應有的視角和切入點。

  黨的領導、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人民中心、公有制基礎、社會主義制度、民主集中制、共和體制,這是我們的基礎。管理國家離不開這個基礎,建立科學的國家觀、民族觀同樣離不開這個基礎。列寧說:“國家形式是多種多樣的。在奴隸占有制時期,在當時最先進、最文明、最開化的國家內,例如在完全建立于奴隸制之上的古希臘和古羅馬,各種不同的國家形式。那時已經有君主制和共和制、貴族制和民主制的區別。君主制是一人掌握權力,共和制是不存在任何非選舉產生的權力機關;貴族制是很少一部分人掌握權力,民主制是人民掌握權力(民主制一詞按希臘文直譯過來,意思是人民掌握權力)。所有這些區別在奴隸制時代就產生了。雖然有這些區別,但奴隸占有制時代的國家,不論是君主制,還是貴族的或民主的共和制,都是奴隸占有制國家。”[11]289國家的多樣性,充分反映著人類對國家形式的不斷探索,社會主義中國也在走著探索之路,在走自己的路,因而也必須要有自己的話語系統,不能用西方形形色色的國家學說、民族思想來套我們的國家實踐、民族實踐。

  另一方面,要確立一些基本意識。增強家園共同體意識。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是各民族共同的家園,手心手背都是肉,老老少少都是親。你愛家、家愛你,才可能有共同體意識。

  增強利益共同體意識。人類需要不斷解決的是相處之道,即民族間的相處之道,國家之間的相處之道。根據馬克思、恩格斯關于社會歷史發展規律的觀點可知,我們尚處于私有制的歷史大背景下,是一個存在個人利益、民族利益、政黨利益、國家利益的時代,也就是說,在這樣一個大的歷史背景下,需要維護和協調好個人利益、民族利益、政黨利益、國家利益。利益沖突仍然是所有個人、民族、政黨、國家沖突的核心。存在決定意識,在此過程中忽視、侵害任何一方的利益,都將招致后患。利益共同體首先解決的是共同利益問題,一旦一方的利益不斷受到侵害并達到了底線,往往就會損害其共同體意識的建立。

  增強發展共同體意識。不發展,只有死路一條;發展,就要實現社會主義的本質,走各民族共同富裕的道路。國家發展,民族發展,個人發展;中華民族復興,各民族復興,個人進步,使發展共同體意識在實踐中不斷增強,看到具體,看到結果,看到亮點。

  增強責任共同性意識。緊緊圍繞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的民族工作主題。建設好國家是各民族共同的責任,管理好國家也是各民族的共同責任,發展好、捍衛國家利益是各民族的責任,為國家盡義務、赴湯蹈火也是各民族的責任。真正做到有苦同吃、有難同當、有福同享,休戚與共、肝膽相照。

  增強價值共同體意識。以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價值引領,構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

  增強命運共同體意識。同呼吸、共命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各民族只有把自己的命運同中華民族的命運緊緊連接在一起,才有前途,才有希望。因此,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不但需要思想與口號,也需要有具體的方法。中國各民族是一個命運共同體,這個一致便決定了我們不但要在政治上實現平等的聯合,文化上也要在“各美其美”的基礎上,推進“美人之美、美美與共”——使各個民族不但欣賞本民族文化,同時也欣賞其他民族的文化,從而真正實現對彼此文化的認同,切實有效推進“共有”精神家園的建設。“各美其美”,就是尊重文化認同的一般規律性、科學性。因而,我們不首先要求各民族“美人之美”甚至“美美與共”,而是尊重文化科學的一般規律性;而最終的目標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的統一,實現“美美與共”。在共同命運的發展中推進發展,在共有精神家園的建設中推進建設。

  增強國家共同體意識。從傳統的國家觀念到現代的國家觀念,從封建的資產階級的國家觀念到馬克思主義的國家觀念的轉變,是一個必須的過程。中國共產黨肩負著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重任,我們建立的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個國家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我們實行的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實行與這一國體相適應的國家組織形式、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會這一根本政治制度。人民國家人民愛,人民國家愛人民。

  第三,要深入研究和解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方法論問題。意識的確立——鑄牢,不同于經濟工作、軍事工作,有其自身的規律,不能忽視這些規律。馬克思說:“思想、觀念、意識的生產最初是直接與人們的物質活動,與人們的物質交往,與現實生活的語言交織在一起的。人們的想象、思維、精神交往在這里還是人們物質行動的直接產物。表現在某一民族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學等的語言中的精神生產也是這樣。人們是自己的觀念、思想等等的生產者,但這里所說的人們是現實的、從事活動的人們,他們受自己的生產力和與之相適應的交往的一定發展——直到交往的最遙遠的形態——所制約。”[12]524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這本恢宏的著作中告訴我們:其一,意識的產生和確立與人們的現實活動(生產、生活、交往等)相關;其二,與交流的工具——語言相關;其三,生產力發展水平和舊有的觀念形態會對這種交往產生制約。共同體意識的教育、培養要在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傳統、不同語言、不同發展階段的地域和民族中展開,必然地要面對這些基本的要素。因為,“意識(das Bewubtsein)在任何時候都只能是被意識到了的存在(das bewubte Sein),而人們的存在就是他們的現實生活過程”,“不是意識決定生活,而是生活決定意識。”[12]525假如我們了解了意識的這些基本現象和規律,我們就可以深刻地體味到:“何謂民族意識?謂對他而自覺為我”[13]是交流過程中通過語言等媒介實現的自覺的心理意識,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也必然地需要有這樣一個自覺的心理過程,在對比思考中認識他者、認同自我的過程。

  其一,堅持黨的領導這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特征,全面準確地理解和掌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新時代關于民族工作的重要論述,尤其要掌握在中央民族工作會議重要講話中的核心要義。

  其二,堅持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社會穩定這一國家民族的最高利益。

  其三,抓住民族團結進步這一基礎性事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民族團結進步是基礎性事業”,這就意味著這一工作今后是常規工作。重在基層,重在平時,重在心靈的接受與自覺。各地都在抓民族團結進步模范條例的制定,這非常重要。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必須面向各民族、面向基層、面向未來,全面、持久地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工作。有平臺,才可以具體化,有計劃才可以經常化,有氛圍更有利于形成群體意識,有組織才可以讓活動沿著黨指引的方向前進。

  其四,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科學的方法論,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要辯證地解決好“一”與“多”、同與異的關系。在民族的差異性與共同性方面,“既要尊重差異、包容多樣,也要正視共性、增進一體,尊重差異而不強化差異,保持民族特性而不強化特征。”③

  實際工作中,需要我們精心地辨析因果、拿捏輕重。比如,本民族認同與中華民族認同、本民族文化認同和中華文化認同的關系問題,客觀統一認識;再如《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精神與具體工作操作的關系問題。貫穿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問題,要對自己的工作要進行“合憲性”審查,做到憲法原則高于一切。

  科學的理論必然具有足夠的統攝,是可以放之四海的,并非內通外不通,外通內不通。中華民族共同體之前段是民族——人們共同體,即具體的中國各民族;其后段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即總體的人,世界的人,人類社會;居其中的中華民族共同體,便是中國的國家命運共同體的民族表達,即以生存于中國境內的民族為基礎單元的各民族命運共同體。因而,形成一個彼此銜接、通達萬方的中國民族學表述——地球目前的“主宰”靈長類——人,劃分為家庭、民族、國家等,但有著共同的命運。地球是人類生存的共同家園,這個共同家園存在,人類存在;這個共同家園廢了,人類便臨滅絕——任何人、任何家庭、任何民族、任何國家均難幸免。因而,人類是個命運共同體,尊重個體的人的存在和尊重整體的人的存在是一個前提,人類共同的最大的政治是護衛自己的共同家園——地球。

  尊重人的存在,要尊重人的類(民族)的存在。民族是形成人類不同語言、不同文化、不同生產活方式、不同文明的基礎。這個基礎連接著人自產生至今的類存在方式、文明的承載、思維創新方式,這是人類發展的源泉和動力,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發軔之前提。人類從蒙昧中睜開智慧的雙眼是從勞動開始的,勞動推動了思維——推動了思維和意識的產生,使精神生活成為人的必須;同時,思維也啟動了語言的產生和發展,進而形成文字,使人類的經驗和創造有了傳承的可能——語言是人類最為原始、最為漫長、最為豐富、最為珍貴的財富。與其說人類是在自己智慧的鍵盤上舞蹈,創造著美的生活,還不如說人類是在自己語言與思維雙運、物質與精神互動中激發著自己的想象、靈感和創造,推動著自身的不斷發展。

  尊重人的存在,要尊重國家的存在。列寧說,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是暴力統治的機關,是階級統治的工具。對于國家的本質不能有幼稚的想法,只有到共產主義,國家才能“自行消亡”。馬克思也如此強調:“我新做的工作就證明了:(1)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的一定的歷史發展階段相聯系;(2)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3)這個專政本身不過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達到無階級社會的過渡。”[14]這些科學的原理被我們廣泛引用。中國現在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們加強國家建設,同樣是在加強世界建設,就如同我們建設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與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這其中存在著根本的聯系。而關鍵的問題是使我們如何發展的更好,增強身心力、凝聚力,匯成浩瀚的氣勢磅礴的力量,向中國人民更加美好的明天前進。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民族團結表彰大會的講話中指出:“我們要堅持黨的領導,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堅持走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加強黨的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學習以及民族團結教育,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做好各項工作,把各族干部群眾的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的決策部署上來,不斷增強各族群眾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有這樣的思想理念指導,在當今激烈競爭的國際社會,我們就可以不斷建設好家園共同體,維護好利益共同體,擔當于責任共同體,投身于發展共同體,打造好價值共同體,由此才能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我們一定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貫徹好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鑄牢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意識,推進民族團結進步事業不斷發展。

  注釋:

  ①“惟武王既克大邑商,則廷告于天曰:余自宅茲中國,自之辟民”(何尊銘文)。

  ②意識一詞的使用非常廣泛,內涵也不盡一致。比如作為佛教名詞的意識,是指“以意根為所依,以法(包括一切物質和精神現象)為境的認識,指想象、推理、判斷等心理作用和思維活動。”為六識之一,法相宗八識之一。“意”為思量、思慮;與“心”“識”等并稱,泛指一切精神活動。

  ③中共中央辦公廳《關于全面深入持久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工作,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意見》(中辦發【2018】65號)。

  參考文獻:

  [1]陳鳳林.民族地區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思考[J].廣東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19(4).

  [2]程江濤.文化認同是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根基[N].兵團日報,2016-04-08.

  [3]王宗禮.國家建構視域下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J].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5).

  [4]嚴慶.政治認同視角中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思考[J].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1).

  [5]高承海.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內涵、意義與鑄牢策略[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12).

  [6]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J].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7]丹珠昂奔.高度重視“兩個命運共同體”建設[N].中國民族報,2017-04-28.

  [8]丹珠昂奔.民族工作方法論[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6:89.

  [9]習近平.習近平在全國民族團結進步表彰大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9-09-28.

  [10]習近平.牢記初心使命 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 把祖國北部邊疆風景線打造得更加亮麗[N].人民日報,2019-07-17.

  [11]列寧專題文集——論唯物主義與經驗批判主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282、289.

  [1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24、525.

  [13]梁啟超.梁任公近著:第一輯(下卷)[M].北京:商務印書館,1923.

作者簡介

姓名:丹珠昂奔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