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應用經濟學 >> 學術動態
讓財政政策更加安全有為
2021年07月26日 09:3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網記者 衛思諭 字號
2021年07月26日 09:3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網記者 衛思諭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網訊(記者 衛思諭)如何使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是當前的熱點和焦點問題。7月14日,中國宏觀經濟論壇“中國特色財政政策體系建設:財政政策如何更加積極有為?”在線舉行。與會學者圍繞如何更好的進行減稅降費、如何確保積極財政政策可持續性展開了討論。

  確保減稅降費發揮作用

  我國財政政策從改革開放以來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1998年前的財政政策,總體為適度從緊或相對被動的財政政策,其與計劃經濟時代綜合平衡思想有關。第二個階段是1998-2008年的積極財政政策,以大規模基礎設施投資為主,同時實施結構性減稅。第三個階段是新時代的財政政策,突出態勢是大規模基礎設施政策逐漸淡出,轉而以強調減稅降費政策為主。

  2020年,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堅持統籌發展與安全的目標,明確新時代財政政策目標為“統籌經濟社會發展和財政安全”。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賈俊雪認為,實現新時代財政目標需要解決兩個關鍵問題:一是如何確保實質性減稅降費政策有效落地和更好發揮作用;二是如何確保財政可持續性。其中,確保實質性減稅降費政策有效落地的邏輯起點在于控制支出,包括減少政府干預、推進市場化改革;適度削減基礎設施投資規模、調整投向;深化財稅體制改革,適當下放財權、上移支出責任,控制轉移支付規模。

  2015年以來,我國相繼出臺了諸多減稅降費政策和制度性安排,包括對高新技術和小微企業所得稅優惠、營改增、降低公積金費率和失業保險費率等等,以期通過減稅降費政策幫助企業獲得更多發展空間和機會。數據顯示,2016-2020年我國新增減稅降費累計達7.6萬億元,宏觀稅負2018年降至28%,2019年降至27.38%。中誠信國際研究院副院長袁海霞表示,減稅降費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增強經濟發展后勁,并考慮財政可持續性。因此,要合理控制政府支出,科學安排支出結構,盤活財政資金,騰出更多財力滿足重點領域項目需要。同時要加強財政統籌能力,進一步規范政府性積極預算收入,包括國有資源的獲取收入和特許經營權拍賣收入等。

  如何讓減稅降費政策更加有效,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認為,前提是繼續實施減稅降費政策,同時跟財政支出政策和貨幣政策相配合,保證市場上飽有合理的流動性。要特別注意財政政策的國際協調問題,從全球角度優化政策。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公共財政政策研究中心名譽主任林雙林表示,減稅降費的目標是減輕企業負擔,提高企業投資的積極性,促進經濟高質量增長。建議降低企業所得稅,從企業應稅收入中扣除更多成本。同時,由于降低關稅對財政收入影響較小,因此可以進一步降低關稅,爭取和更多國家簽訂零關稅協定,實現自由貿易,以促進經濟增長和國際關系改善。

  袁海霞建議,繼續實施制度性減稅降費政策,綜合經濟增長和社會效益考慮稅率的進一步優化。在實施結構性減稅降費過程中,繼續考慮強化中小微企業的稅收優惠,同時對地方政府不合理增加稅費行為加強監督和處罰力度。

  對于財政政策轉型問題,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認為,需要從實踐和理論層面深入思考。特別在當前新發展階段,要考慮到發展與安全的新目標,不僅要考慮經濟基本面的穩定,平抑經濟波動,增強發展潛力,還需要從財政運行層面,考慮財政收入的具體來源和財政支出的具體應用,從而從大局上增強發展的確定性。財政政策的轉型是換軌道,即基于經濟社會平穩發展、平抑波動的角度,設計和調整財政政策,從中長期視野來考慮短期問題、從中長遠發展來考慮具體經濟運行問題。要著眼于提升發展后勁,促進潛在增長率和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對沖公共風險,降低發展成本。

  總體而言,需要進一步厘清政府與市場邊界,適度減少政府干預,通過深化財政體制改革,完善有效財政管理,就可以為減稅降費騰出政策空間。

  確保財政政策可持續性

  自2011年中國經濟面臨結構性下行以來,迄今為止我國已連續出臺了近十年的積極財政政策,在實施過程中成效顯著,但在財政支出和收入方面也遇到了一些困難和制約因素。如何保持積極財政政策的可持續性,是時下社會普遍關注的問題。

  對于財政可持續性的定義,林雙林認為,第一是滿足當代人基本需要,且不損害后代利益;第二是長期維持現有支出、收入和債務規模。可持續的赤字率等于債務率乘以經濟增長率,經濟增長率比較重要,因此我國應致力于經濟增長,千方百計調動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生產經營積極性,以此來增加稅收、減少赤字率、降低債務率。即依靠增長化解債務。

  楊志勇認為,關于整個財政的可持續性問題,有不同的判斷指標,包括赤字率、債務率等等。其最低標準是財政收支正常運行,支出有資金保障;最高標準是,財政可持續運行的同時,能夠有利促進經濟增長。財政可持續性問題實際上是財政政策空間問題。當前,要確保財政可持續性,既要考慮流量問題,也要考慮存量問題。我們的最終目標是整個社會經濟高質量發展,財政政策應作用到市場主體,充分釋放市場活力,推動體制改革,尋找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

  當前我國財政政策是否可持續,劉尚希認為,關鍵問題是權衡并規避公共風險和財政風險。從整個社會看,財政政策的作用是對沖經濟社會環境各方面風險,給整個社會共同體注入更大確定性。財政政策不能僅從短期看,還要從長期看;不能從財政自身看,還要從經濟社會整體看。

  賈俊雪認為,如果能夠較好控制支出規模,就可以在實施減稅降費政策的同時,較好確保財政可持續性。

  袁海霞建議,實現財政政策的可持續,需要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需求側管理相結合,提升全要素生產率,推動經濟增長。同時,持續推進財稅體制改革,進一步完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想方設法提升轉移支付制度和轉移支付資金的使用率。提升財政統籌能力,完善政府收入機制。

  本次研討會由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聯合主辦。

作者簡介

姓名:中國社會科學網記者 衛思諭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