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濟學 >> 學術動態
“孫冶方大講堂”第五講—— 江小涓談“高水平外循環、制度性開放與新發展格局”
2021年07月26日 17: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續繼 字號
2021年07月26日 17: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續繼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21年7月22日,“孫冶方大講堂”第五講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孫冶方報告廳舉行,一百五十多位科研人員和多所高校在讀學生到場聆聽。講座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清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江小涓教授擔任主講嘉賓,主講題目為“高水平外循環、制度性開放與新發展格局”。

  講座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經濟學院院長黃群慧致辭后正式開始。

  江小涓表示,黨中央最新戰略部署是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五中全會和“十四五”規劃對此提出明確要求,即必須堅定不移擴大開放,提高對外開放的水平;持續深化要素流動型開放,穩步拓展制度型開放;以國際循環提升國內大循環效率和水平,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互促共進。

  回顧改革開放歷程,江小涓認為,大口徑外循環是過去40年重要的經驗。改革與開放是中國增長表現優異的兩個關鍵驅動因素。構建大口徑外循環,較大規模利用國內國外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我國發揮勞動力資源豐富的優勢,吸引較多外資,引進較多先進技術,大量出口勞動密集型產品,快速形成規模較大、產業鏈結構較完整的制造業體系,吸納數億農村勞動力并促進其進入現代生產生活之中,顯著提升了經濟總量和人民收入水平。  

  江小涓說,現在中國發展進入新時期,要素稟賦與40年前相比發生根本變化。當下我國經濟規模、貿易規模、資金跨國流動規模等均居世界前列。同時,國際經濟政治環境也發生很大變化。綜合考慮各方面變化,今后中國的經濟發展,國內國際兩個循環的各自地位和相互作用將與前四十年有很大不同。

  從國內形勢發展看,我國人口結構和勞動力稟賦發生顯著變化,國內循環各環節日益相恰,貿易依存度下降,外循環作用相對有所減弱,企業技術資金密集度不斷提高。與此同時,中國經濟總量和國內市場規模極大擴張。可以想見,在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格局下,我國將成為世界最大、最有潛力的市場之一。

  從國際形勢發展看,制造業全球化進程有所減緩,多種途徑開始調整,局部方面出現停滯甚至倒退。由此,構建新發展格局不是被動應對和權宜之計,是我們針對國內國際環境變化的主動作為和長期戰略。

  從數字時代的全鏈全球化、數字時代的本源全球化、數字時代的文化全球化三個方面,江小涓講解了數字全球化迅速推進的現狀及其特點。她將數字時代的全鏈全球化歸納為研發全球化、設計全球化、制造全球化、服務全球化和公共品全球化,并進行了相關案例分析;以全球共研共制產品為例,解釋了數字時代的本源全球化;以數字時代的文化全球化為大背景,具體講解了數字文化產業的特征。她表示,數字技術時代,全球化向全鏈條延伸,向文化和社交延伸,全球技術經濟文化社會聯系更緊密,相互影響更全面實時。

  江小涓強調,以更高水平外循環助力新發展格局,加入數字全球化是需要也是機遇。面臨復雜挑戰,我們要以最大努力參與到數字全球化之中,在全鏈條中獲得全球分工利益,提升自己的技術水平和產業競爭力;同時,要以最大努力自主創新,形成“自主”、“互惠”、“對賭”及“備胎”能力,提高技術供給能力。過去四十余載,我們是漸進式的政策性開放,今后要加快形成制度性開放體制,通過對接高標準貿易和投資協定,倒逼國內改革發展,為全球治理體系的完善貢獻中國力量。

  最后,江小涓強調,改革開放四十余年,對外開放和大口徑國際循環,促進了中國的發展和改革。中央提出新發展格局,符合中國國情,符合發展規律,符合時代特點,將成為新的長期國家戰略。全球化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傳統全球化勢頭弱化,數字全球化強勢推進,本源全球化、全鏈全球化創造著新機遇也帶來新挑戰。更高水平的外循環不僅可能和必要,而且十分重要,能促進新發展格局健康形成、高效運轉和可持續推進。要堅持推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 

 

作者簡介

姓名:續繼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