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網絡文選
信息史學建構的跨學科探索
2021年07月30日 13:2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旭東 字號
2021年07月30日 13:2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旭東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現實啟迪我們,將全新的信息闡釋理論及與之相關的數據和計算科技引入古老歷史學并以此推動其跨學科變革,不失為一個值得嘗試的新探索。我們意識到,據此構建一套新型的信息史學的基本理論、方法論乃至研究及應用范式,有助于開辟一條符合信息時代要求的歷史學學科建設的新路徑。

  一、信息史學的定義和概念區分

  (一)信息史學是什么

  所謂“信息史學”是指,將歷史和歷史認知及闡釋,抽象或解構到信息層面,系統地綜合運用信息、信息科學、信息化應用之相關理念、方法和技術支持及實現手段,來探討并深入研究歷史學領域的諸種問題的一門新興學問,或正在形成中的歷史學門下的交叉/分支學科。

  從體系建構角度加以規約和闡釋,信息史學的基本范疇應包括三個層次:其一是“核心部分”,屬于信息史學基本理論方面的研究,即以信息的視角,審視或探討歷史哲學和歷史認識論中的所有命題,諸如歷史是什么、歷史和歷史學的主客體、主客體之間的交流互動等。其二是“中間環節”,屬于信息史學方法論方面的研究,即以信息與歷史學相結合的視角,探討信息化應用技術同歷史研究的融合,純粹的歷史思辨向歷史研究的可操作轉化,進而從中抽象出可以指導歷史研究具體應用的方法論原則。其三是“外延拓展”,屬于史學實際應用的研究,即信息史學之實踐理論的探討,直接涉及具體的各類史學實踐。

  在21世紀信息時代的今天,信息史學首先是一項跨學科的綜合性理論研究及方法論研究,其次則是依賴于歷史學領域具體問題探討的信息化史學的應用研究。再有,信息史學的提出,并非要用它否認或替代歷史長期積累形成的最基本的傳統學術規范和文獻學考據及實物考古之實證研究法則——“歷史學是一門依賴于證據(史料)的學科”和“孤證不立”、“言之有據、論之成理”等,而是要在繼承和發揚傳統學術規范及實證方法的基礎上推進歷史學的科學化。

  由信息史學的定義可見,其重點在于用“信息”變革“史學”。兩者當中,“信息”是實現變革的視角或切入點、手段和途徑,“史學”則是變革的作用對象或達到革新目的之主體。

  (二)信息史學不是什么

  信息史學首先肯定不是“信息史”(或“信息歷史”)。其次,信息史學也不是“歷史信息學”,或“歷史信息科學”。再次,信息史學并不等同于“數字人文”。最后,信息史學和數字人文,也都不能與當下國內外流行的所謂“數字史學”混為一談。

  具體而言,關于“信息史”,如若僅以這個中文詞匯講,產生歧義的可能性極小。因為人們顯然都會理解這個概念是指有關“信息”的歷史。但是倘若把它看成一個外來譯詞而回溯到與之對應的英文詞匯,這個原本不會發生歧義的中文詞匯便具有了多義指向,信息史學顯然不同于“information history”(信息歷史/信息史)。

  信息史學不同于歷史信息學或歷史信息科學,除定義有別外同時還因為:信息史學與歷史信息學或歷史信息科學的側重點不同,且前者的涵蓋大于后者。前者引入信息科學的理論和方法研究歷史學的所有問題,而后者只是探究服務于歷史學科的信息學問題。在涵蓋上,信息史學的理論建構,較之后者更加強調全方位。從這點上講,歷史信息學或歷史信息科學其實應當從屬于信息史學的方法論之技術應用層面。

  數字人文應屬于人文學科領域計算機應用方法論及其實踐過程中的技術操作理論。與信息史學之定義進行比對,同樣不難看出兩者的差別。當然,從人文學科這個意義上講,歷史學自當從屬于該學科,并且信息史學與數字人文在方法論和實踐運用操作上也有交集或交叉。但是,就目前情況看,在理論探討(哲學意義)的深度上,前者即信息史學顯然已超越后者即數字人文。為此,兩者并非等同,亦不能互為替代。

  “數字史學”正是由數字人文探索中生發出來的。從這個意義上講,“數字史學”完全可以視作是,數字人文的理念和方法導入歷史學科之后而在史學領域的應用。“數字史學”與信息史學的關系——前者處于后者體系建構之理論框架中的方法論及應用實踐技術理論(實踐理論)的位置,從這個意義上講,前者同樣也從屬于后者即信息史學。

  二、信息史學的立論和建構依據

  從歷史學角度看,發生在20世紀并延續至今的當代社會信息化歷史進程,存在著互為表里的兩條重要發展軌跡。其一是外在的和物質或物理的,即從計算機到互聯網,再到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其二則是內在的和思想認知或理論的,即從C.E.申農(Claude Elwood Shannon)信息理論的提出,到信息科學的確立,再到21世紀頭10年科學研究第四范式的形成。申農信息理論的問世,都具有開辟新時代的里程碑意義。他的信息理論開啟了20世紀人類社會思維和表達的轉換。與此同時,亦為信息史學的立論及理論建構,奠定了客觀歷史演進所提供的物質基礎。

  統觀歷史學在20世紀下半葉的歷程,不難發現它也在發生著突破傳統束縛而實現自身思維和表達的轉換。總體上看,這種轉換是同歷史學界關注且參與社會信息化進程,不斷嘗試憑借信息化應用技術的發展來努力追尋自身現代化的行為聯系在一起的。21世紀初,歷史學領域從“計算機化轉向”到“數字化轉向”、再到“網絡化/自媒體化轉向”的探索和實踐,已引發歷史學界新的理論思考。嚴格意義上講,歷史學的“計算機化轉向”,探討和解決的僅是工具或手段的現代化問題。而歷史學的“數字化轉向”,卻將探討和解決問題的重點從工具轉到內容,并涵蓋兩個方面:其一是內容存在形式的現代化;其二是內容承載方式的現代化。這種改變及改變所成就的客觀現實的存在,自然要引發對歷史學本身做出突破原有局限的進一步理論思考,思考究竟是什么在歷史學背后對其內容起著支撐作用。從信息的角度來重新認知歷史;以信息化應用技術和手段提供的表達方式或方法用于歷史內容的表述,據此建構一個全新的歷史學闡釋學體系,也就形成“歷史學的信息轉向”。信息轉向,為古老的歷史學和先進的信息科學之間的融合,提供了理論貼合面和可供實際操作的通道。

  提出和建構21世紀的新史學——信息史學,并非只是基于以上關于歷史學要素層級之間邏輯結構的分析,同時還具有源自現實的科學探索實踐所構成的新認知依據。歷史的本原就是信息,歷史的認知或研究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信息處理過程,那么,我們也就為歷史學與信息科學的“無縫對接”找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關鍵詞——“信息”。正是“信息”這個關鍵詞,成為歷史學同信息科學或信息化應用技術科學實現原本截然不同的話語體系之間的溝通、交匯或交融的銜接點或貼合面。有了這樣的銜接點或貼合面,就為我們將信息化應用技術科學導入歷史學領域并據此改造史學認知方式和表達方式,提供了依據。

  三、信息史學的實踐及有效性驗證

  將信息科學、信息化應用技術科學引入古老的歷史學,探討如何憑借信息化實現其自身現代化,并為此構建信息史學的理論和方法論體系,不僅要解決具體應用或操作環節上的某些技術性問題,更是希望能夠達到“整體+綜合+動態+可視化”的歷史研究新境界。作為信息史學的實踐理論之一—“數字世界史”的提出,便是具體應用上的實踐嘗試。

  (一)整體、綜合的數字世界史理論模型和四維時空表達法

  關于數字世界史之理論建構的系統闡釋和論證,筆者已有專文刊發,茲不贅述。這里僅給出如下圖所示的“數字世界史系統模型” (Model of Digital World History System,MDWHS),以便就以往未盡的理論思考作進一步論述。

 

  引入信息化應用科學的方法論:數字世界史模型

  數字世界史系統模型(MDWHS)的主要特點反映在三部分:其一,數據源。通過數據庫系統自身具有的全球性質的開放式網絡接口,對大數據實施采集,以此實現全球范圍內跨學科基礎數據資源的調用。其二,系統的主體——數字地球。數字地球是本系統運行的主體平臺,除了具有對各類基礎數據提供選擇性疊加或呈現等基本功能外,同時還應能提供數據科學計算(空間計算)、時間軸動態選擇和可視化建模(2D+3D)等一系列高級編程或運行的功能。其三,疊加在數字地球之上的“世界歷史時空架構(WHTSs)信息處理覆蓋層”,且其表達方式為“可視化+可動態”的。這三部分組合成為一體,便是用于對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實現總體、綜合研究的“新世界史e—Science”。

  就信息史學而言,專門提出“數字世界史”概念,以此進行理論探索和實踐上的操作性檢驗,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嘗試將歷史學家研究世界歷史的思考過程及結論,由傳統的“自然語言”表達方式(單純的文字書寫),轉換成為一種“多維動態可視化”新表達(基于信息化應用技術科學的交互功能,在時間和空間兩個方向均可自主調節)。這樣一種全新表達方式的實現,涉及一個重要環節,即自然語言中的描述性歷史要素,與虛擬現實(VR)情境之交互界面的數字化對接。具體地說,也就是對歷史文獻或歷史學家著述中以自然語言表達出來的內容,進行關鍵性要點的抽取并加以數字化動態時空區位的標引。當然,若想很好地解決這一難題,必須首先在原理層面給出基礎理論方面的科學依據,然后由此形成某些切實可行的方法論。對此,筆者采取的做法是引入理論物理學中的相對論。具體運用上,則涉及相對論的“四維時空”理論表述,“事件視界”(event horizon)中過去/現在/未來的表述,以及四維時空坐標定位的標注/表達方法等。

  總之,采取這種基于四維時空坐標系的“動態歷史時空定位標注原理”,我們就可以憑借已有的信息化應用技術提供的軟硬件工具,將其運用到基于軟件平臺所構建的數字世界史系統中,使之服務于具有“總體+綜合+動態+可視化(虛擬現實)”等全新表達范式特點的歷史研究。

  (二)數字世界史理論的實際應用:GE平臺上的綜合性歷史研究案例

  盡管在嚴格意義上講,現實中人類社會的歷史過程無法百分之百地還原重演,但由于社會信息化發展到今天的水平,我們還是可以憑借信息化應用技術搭建起一個“虛擬歷史實驗室”,以此虛擬出歷史過程來驗證我們的某些理論和觀點。筆者注意到美國谷歌公司自2005年起公開發布的谷歌地球(google Earth,簡稱GE)系統,基本符合數字世界史對數字地球的要求,可以用做我們的虛擬歷史實驗室。接下來列舉的案例,是一個以信息化手段,通過疊加處理三組數據(兩組長時段歷史文獻數據,一組超長時段里形成的地理環境數據)獲得的可視化大綜合結果,對這一結果進行交互式操作,最終形成的則是三組數據之間歷史相關性的探討。

  在現代西方歷史學領域,中世紀史上的蒙古人西征屬于20世紀下半葉全球史興起后重新熱起來的一個傳統研究課題;同樣,中世紀史上的黑死病也可謂20世紀最后20年因疾病史的興起而再度熱起來的傳統研究課題。已有的疾病史研究成果普遍認為,兩者之間的相關性,主要或集中表現在因果關系上。形成這種觀點或認知的最主要依據是一份史料,即生活在14世紀的意大利商人加布里埃萊·德·穆西(Gabriele de’Mussi)用拉丁文撰寫的一本回憶錄。然而,僅憑這份個人回憶錄性質的史料所載,便將影響巨大且深遠的兩個重要歷史事件予以必然的因果關聯,且由此推導或演繹出上述的結論,是否會造成“一葉障目”,由此遮掩了客觀事實而阻礙人們去做進一步探究呢?顯而易見,僅限于紙質文獻或其他物理介質如考古遺址遺物等傳統意義上的單一史料(孤證),以及史料的傳統運用方式或手段,要想對上述問題有所破解,只能期待著史料方面的新發現了。幸運的是,信息時代的科學研究第四范式的興起,為破解上述困境展現了完全不同的前景。依照數字世界史理論和方法建立起來的大數據+可視化之交互性的研究平臺,能夠就上述問題實現單一史料難以達到的某種跨學科視野上的突破,進而讓我們有新發現。

  由GE自帶的來自衛星觀測的全球地理數據,屬于基礎性質的。運用這組數據,我們可以重構一個可視化的虛擬現實(VR)的數字地球。依據歷史文獻建立起來的13世紀蒙古人西征路線及統治區域概況數據層,可供用戶在四維時空的時間軸上操作移動,從而按時間順序形成若干個歷史時空橫斷面切片(猶如生物學上的生理切片)。該數據層的交互操作,讓歷史的“瞬間”橫斷面切片在計算機顯示屏上依次呈現,為我們組合出13世紀20—70年代,逾半個世紀時間里蒙古人西征歷史的動態發展圖景。基于這種宏觀態勢架構,憑借第一手的文獻史料中的細節記載和第二手的史學家階段性研究成果,不難勾勒甚至想象出進一步的微觀歷史圖景。基于依據史料記載繪制的“黑死病在歐洲”歷史地圖來建立,反映14世紀歐洲黑死病大流行時期,不同時間段的疫情在空間上的覆蓋情況。通過用戶的交互操作,可以讓時間軸上的黑死病這一歷史事件實現橫斷面切片的逐幀展示。各幀切片分別指代不同時間段瘟疫流行蔓延到的具體地理區位和覆蓋范圍。

  大致可以揭示出黑死病大流行的三個因果關聯之要點(進而可視其為大流行基本規律的構成要素),即:(1)沿海港口區域,是黑死病登陸南部歐洲地中海沿岸并暴發首輪疫情的重要起始地理位置;→ (2)河運所及的區域,成為沿海港口疫情向內陸傳播的主要通道;→ (3)以人口居住聚集地為中心,相互間人員流動和社會交往頻繁的區域,是疫情進一步向歐洲腹地擴大傳播和更廣范圍蔓延的發散地。

  采自不同學科和研究領域,且時段長短和所處歷史時期各有不同的上述三組數據的疊加,體現了信息史學意義上的全新歷史研究范式。而三組數據層之間的關聯(相關性)分析,則會令我們在全面綜合比較過程中發現新的問題,進而對傳統觀點提出一連串的質疑。關于這些疑問,前面提及的第三組數據層與第一組數據層之間的疊加分析所揭示的三個因果關聯之要點,已經基本給出了初步答案,即:受那個時代的環境條件制約的貿易交往線路之分布和交往手段,以及不同地區的人們受各自所處環境影響而形成的各自生活和交往習慣,影響甚至直接決定了黑死病在歐洲大陸上的傳播/擴散方向或路徑。換言之,交往頻率愈頻繁,感染和傳播黑死病的幾率愈大;交往路線愈密集且長遠,所及地區受黑死病感染的幾率也就愈大。

  諸如此類的新問題,當思維與表達在信息史學的架構中實現了跨學科突破之后,自然還會不斷涌現。

  綜上所述,21世紀的歷史學,處于信息時代、受益于信息社會的進步,又服務于信息社會的咨詢和決策需求。這無疑成為無法回避且唯有訴諸跨學科方法才能自如應對的挑戰,而信息史學正是對此主動做出的理論創新探索和方法論實踐嘗試的積極回應。2015年,第22屆國際歷史科學大會將“歷史學的數字化轉向”列為四大主題之一。史學研究的信息化,已然成為21世紀歷史學變革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歷史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2019年第7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齊澤垚/摘)

作者簡介

姓名:王旭東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郭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