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新聞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中國共產黨思想的百年輝煌
2021年07月23日 08:52 來源:《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21年第3期 作者:顧海良 字號
2021年07月23日 08:52
來源:《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21年第3期 作者:顧海良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中國共產黨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主導者、踐行者和理論創新者。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歷程,是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為主線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精粹,是以中國共產黨百年歷程中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為標識的。中國社會百年來的歷史性變遷,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階段及階段性特征相契合,同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的形成、豐富和接續發展相輝映,也是在中國社會歷史性變遷中,以中國社會實現兩大歷史任務為主旨,以中國的“實際問題為中心”,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旗幟的。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不僅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運用于中國的實際,而且還在這一過程中形成新的思想,并將其上升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新的內涵,實現中國共產黨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科學性和真理性”“人民性和實踐性”“開放性和時代性”,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中國共產黨思想輝煌的顯著特征。

  關鍵詞:中國共產黨思想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理論創新 理論創造

 

  在對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進行歷史闡釋時,習近平提出,“我們黨的歷史,就是一部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就是一部不斷推進理論創新、進行理論創造的歷史”。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歷程,是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為主線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精粹,是以中國共產黨百年歷程中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為標識的。

  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程與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的主線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程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過程。中國共產黨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主導者、踐行者和理論創新者。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基本構件。在對中國共產黨思想歷史的闡釋中,習近平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內涵曾作過兩個方面的概括:一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體現馬克思主義的根本性質和整體特征,體現馬克思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的科學性、革命性的高度統一”;二是“相對于在特定的歷史環境中所作的個別理論判斷和具體結論而言,基本原理是對事物本質和發展規律的概括,具有普遍和根本的指導意義”。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分析和解決中國的現實問題,推進實踐基礎上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的決定性因素和根本性原則。

  毛澤東曾經指出:“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在實踐中的表現形式,各國應有所不同。在中國,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要和中國的革命實際相結合。”世紀滄桑、砥礪前行,中國共產黨的百年歷程,始終立足于中國實際,深刻理解和把握中國的歷史和現狀,具體分析和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使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社會進步和發展的思想旗幟,成為中華民族獨立和復興的精神支柱。

  19世紀末20世紀初,馬克思主義思想和社會主義學說在中國傳播的涓涓細流,在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下,經過五四運動的洗禮,開始匯成奔騰而起的社會政治思潮,成為中國共產黨早期一批共產主義者改變中國的思想指南。1920年,李大釗已經提出,社會主義理想“因各地、各時之情形不同,務求其適合者行之,遂發生共性與特性結合的一種新制度(共性是普遍者,特性是隨時隨地不同者),故中國將來發生之時,必與英、德、俄……有異”。青年毛澤東在1920年也已經認識到,“吾人如果要在現今的世界稍為盡一點力,當然脫不開‘中國’這個地盤。關于這地盤內的情形,似不可不加以實地的調查,及研究”。他們已經悟得馬克思主義運用于中國實際時需要遵循的基本方法,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創立者的思想自覺。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結合的歷程,不是一帆風順的,而是一個長期的實踐探索和反復的思想認識的過程。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初,出現過以陳獨秀為代表的右傾機會主義路線,后來又發生了以王明為代表的“左”傾機會主義錯誤。他們對中國革命的實踐探索和思想認識,脫離中國的實際,機械照搬馬克思主義原理的個別詞句、個別結論或者外國的現成經驗,反對從中國的實際出發走自己的社會革命道路,致使中國革命遭受嚴重挫折。毛澤東思想就是在同這些右傾和“左”傾機會主義錯誤的斗爭中,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在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結合中形成和發展起來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的結合,是中國共產黨思想發展的源頭活水,也是中國共產黨在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中永葆盎然生機的獨特稟賦。

  1938年,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毛澤東在提出“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命題時強調,“離開中國特點來談馬克思主義,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馬克思主義”。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對當時中國社會性質的科學認識,對中國社會革命道路和方式的正確選擇,對中國共產黨路線方針政策的準確判斷和制定,以及中國共產黨對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的推進,等等,無不體現著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在中國的成功運用,無不蘊含著中國共產黨人在這一過程中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結合的根本原則,成為中國共產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自覺遵循。

  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在1956年中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確立時,毛澤東從歷史、理論與現實的結合上,提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第二次結合”的思想。1956年4月,毛澤東在談到蘇共二十大對中國共產黨有“什么教益”問題時指出:“最重要的是要獨立思考,把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回顧黨的歷史,毛澤東深有感觸地談道:“民主革命時期,我們吃了大虧之后才成功地實現了這種結合,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現在是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我們要進行第二次結合,找出在中國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道路。”進行“第二次結合”,成為中國共產黨人探索在中國怎樣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問題的指導思想。

  1956年后經過20多年對中國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艱辛探索和曲折過程,中國共產黨對“第二次結合”的意蘊有了更為深刻的感悟,增強了對“第二次結合”的思想認同和理論自覺。1982年,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提出:“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一思想開辟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進程,拓展了新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的視野,升華了具有中國特色和時代特征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境界。

  改革開放新時期,中國共產黨人賦予“第二次結合”以新的思想內涵,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二次歷史性飛躍。主要體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提出“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的問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之前,鄧小平就提出新時期如何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實際結合的問題。在總結中國共產黨在這個問題上有過的經驗教訓時,鄧小平提出了“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我們不能夠只從個別詞句來理解毛澤東思想,而必須從毛澤東思想的整個體系去獲得正確的理解”,要從總體上把握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基本精神和基本方法,對于馬克思主義既要堅持,又要發展,而且只有在發展中才能真正地堅持。“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問題在于,“我們堅信馬克思主義,但馬克思主義必須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只有結合中國實際的馬克思主義,才是我們所需要的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對“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的實質和核心問題的闡釋,是鄧小平新時期對“第二次結合”思想的賡續。

  二是提出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的問題。在改革開放新時期,特別是在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國際社會主義運動遭受嚴重挫折時,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品質的理解,成為如何實現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結合的關鍵問題。1998年12月,在改革開放20周年之際,江澤民提出:“必須始終堅持以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實際問題、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著眼于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運用,著眼于對實際問題的理論思考,著眼于新的實踐和新的發展,勇于開拓前進。”新世紀伊始,江澤民有針對性地提出:“繼承是創新的前提,創新是最好的繼承。只有堅持這樣做,理論才能真正順應時代和實踐的呼喚,實現與時俱進的要求。”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內涵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理論體系之中。堅守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才能在改革開放的新的實踐中,不斷地運用好、發展好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成就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形成和發展,成功地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推向21世紀。

  三是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的問題。2008年12月,在改革開放30周年之際,胡錦濤提出,要堅持改革開放的正確方向,“我們既不能把書本上的個別論斷當作束縛自己思想和手腳的教條,也不能把實踐中已見成效的東西看成完美無缺的模式”。要不斷賦予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鮮明的實踐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和大眾化。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要“不斷作出新的理論概括,增強理論說服力和感召力,豐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為進一步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推動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提供強有力的理論指導”。堅守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在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創新、理論創新和制度創新中,科學發展觀得以形成和發展,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得以成功推進。

  黨的十八大以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面對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的實際,提出:“要以科學的態度對待科學,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斷賦予馬克思主義以新的時代內涵。”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提出,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歷程中,要“堅持理論聯系實際,及時回答時代之問、人民之問,廓清困擾和束縛實踐發展的思想迷霧,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不斷開辟馬克思主義發展新境界”。習近平還提出:“共產黨人要把讀馬克思主義經典、悟馬克思主義原理當作一種生活習慣、當作一種精神追求,用經典涵養正氣、淬煉思想、升華境界、指導實踐。”這是中國共產黨人上好馬克思主義理論“必修課”的底蘊所在,是練就“看家本領”的底氣所在,也是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永葆生機活力的精髓所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與時代同步伐,與人民共命運,關注和回答時代和實踐提出的重大課題,升華了新時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境界。

  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階段與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的主旨

  1941年,毛澤東曾指出:“應確立以研究中國革命實際問題為中心,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則為指導的方針,廢除靜止地孤立地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方法。”中國社會百年來的歷史性變遷,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階段及階段性特征相契合,同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的形成、豐富和接續發展相輝映,也是在中國社會歷史性變遷中,以中國社會實現兩大歷史任務為主旨,以中國的“實際問題為中心”,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旗幟的。

  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始終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己任,在堅持完成兩大歷史任務的目標中,使中國社會發生了三次歷史性轉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面對著兩大歷史任務,“一個是求得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一個是實現國家繁榮富強和人民共同富裕。前一任務是為后一任務掃清障礙,創造必要的前提”。中國共產黨在矢志完成兩大歷史任務中,相繼實現了中國社會的三次歷史性轉變:一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歷史性轉變;二是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偉大歷史性轉變;三是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性轉變。

  在完成第一大歷史任務中,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全國人民浴血奮戰,打敗日本帝國主義,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而“徹底結束了舊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歷史,徹底結束了舊中國一盤散沙的局面,徹底廢除了列強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和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一切特權,實現了中國從幾千年封建專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偉大飛躍”。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全國人民,不失時機地推進社會主義革命,實現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改造,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消滅一切剝削制度,推進了社會主義建設,從而“完成了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為中國發展富強、中國人民生活富裕奠定了堅實基礎,實現了中華民族由不斷衰落到根本扭轉命運、持續走向繁榮富強的偉大飛躍”。

  改革開放新時期,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全國人民進行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極大激發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創造性,極大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極大增強了社會發展活力,人民生活顯著改善,綜合國力顯著躍升,國際地位顯著提高,進而“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使中國趕上了時代,實現了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強起來的偉大飛躍”這三大歷史性轉變,是中國共產黨人實現的認識世界和改變世界的偉大創舉。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發展,就是以這些歷史性轉變中的“實際問題為中心”的。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啟程時,面對的“實際問題”,就是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問題。經過28年浴血奮戰和頑強奮斗,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歷經千辛萬苦、付出巨大犧牲,奪取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實現了幾代中國人夢寐以求的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使中國人民成為國家、社會和自己命運的主人,實現了向人民民主制度的偉大跨越,實現了國家高度統一和各民族空前團結。新中國成立后,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帶領全國人民,在迅速醫治戰爭創傷、恢復國民經濟的基礎上,創造性地完成了由新民主主義革命向社會主義革命的轉變,在這一過程中,中國共產黨開始以工業化和現代化為目標,著力實現以國家繁榮富強和人民共同富裕為主題的第二大歷史任務。

  1954年9月,在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幕式的致辭中,毛澤東就提出“將我們現在這樣一個經濟上文化上落后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工業化的具有高度現代文化程度的偉大的國家”的奮斗目標。周恩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強調:“如果我們不建設起強大的現代化的工業、現代化的農業、現代化的交通運輸業和現代化的國防,我們就不能擺脫落后和貧困,我們的革命就不能達到目的。”實現國家現代化成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的根本目標,成為全國各族人民不懈奮斗的根本任務,也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面臨的“中心問題”。

  1956年,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確立,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前提、牢固的道路根基和堅強的制度保障,以毛澤東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已經把社會主義現代化問題提到了國事論衡的重要議程上。1957年2月,毛澤東明確提出,要“將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具有現代工業、現代農業和現代科學文化的社會主義國家”。1964年12月,在三屆人大一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周恩來正式宣告中國實現“四個現代化”的宏偉目標。在1975年1月召開的四屆人大一次會議上,周恩來再次宣告:“在本世紀內,全面實現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現代化,使我國國民經濟走在世界的前列。”

  新時期伊始,鄧小平就強調:“能否實現四個現代化,決定著我們國家的命運、民族的命運。”他還提出:“過去搞民主革命,要適合中國情況,走毛澤東同志開辟的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現在搞建設,也要適合中國情況,走出一條中國式的現代化道路。”“中國式的現代化”最為深刻地闡明了中國現代化的本質,最為直接地表達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意旨。“中國式的現代化”深刻地揭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的階段性特征。

  “中國式的現代化”與同時提出的“小康社會”建設相結合、相輝映,最為深刻地昭彰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式的現代化”的理論境界,最為生動地呈現了中國共產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思想智慧。20世紀80年代初,中國共產黨提出小康社會“三步走”戰略,規劃了從“解決人民溫飽的問題”到“人民生活達到小康水平”,再到“人民生活比較富裕,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發展步驟。“三步走”的戰略,成為“中國式的現代化”接續推進的歷史路標。1997年,在“三步走”的前兩步已經基本實現時,黨的十五大對“三步走”戰略作出新的規劃,提出到黨成立100周年時,使國民經濟更加發展,各項制度更加完善,到新中國成立100周年時,基本實現現代化,建成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共產黨提出的“中國式的現代化”在“兩個一百年”階段的奮斗目標,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關鍵階段的偉大戰略部署。

  進入21世紀,中國共產黨不僅使“中國式的現代化”與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同行并進,而且進一步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追求融為一體。在進入21世紀之際,江澤民強調:“建設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是毛澤東同志、他的戰友們和千百萬革命先烈的偉大理想,是一百多年來中國社會發展的必然結論和中華民族的共同愿望。”站在世紀之交的歷史高度,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使命,就是堅持黨的基本路線,團結和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向著現代化的光輝目標前進,向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前進”。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不斷前進,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砥礪奮進,賦予“中國式的現代化”以新時代的內涵。

  新時代,“中國式的現代化”首先在目標內涵上得到升華。新時代,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解決和處理好社會主要矛盾中不平衡不充分發展問題的基本戰略和根本出路,就在于推進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的“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黨的基本路線的目標內涵也升華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其次,在“四個全面”整體發展中,提出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新課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就是要使各方面制度更加科學、更加完善,實現黨、國家、社會各項事務治理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善于運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國家,提高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

  再次,提升了堅定“四個自信”和發展“四個偉大”的新標格。堅定中國特色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我們就能毫無畏懼地面對一切困難和挑戰,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開拓新時代現代化發展的新天地,創造現代化建設的新奇跡。“四個偉大”緊密聯系、相互貫通、相互作用,作為一個有機整體,偉大夢想是目標,指引著“中國式的現代化”正確航向;偉大斗爭是力量,蘊含著“中國式的現代化”不竭動力;偉大工程是根本,鑄就了“中國式的現代化”的堅固根基;偉大事業是路向,昭示著“中國式的現代化”發展方向。

  最后,在戰略規劃上,進一步明確“第二個一百年”的階段性目標。黨的十九大提出,實現“第二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分作兩個階段,一是從2020年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二是從2035年到2050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習近平指出:“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基本實現現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戰略安排。我們要堅忍不拔、鍥而不舍,奮力譜寫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征程的壯麗篇章!”

  與時俱進、守正創新,牢牢把握社會和時代發展的基本趨勢和特征,以“實際問題為中心”,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的進程中,不斷豐富中國共產黨的思想成就;緊緊抓住中國社會歷史性轉變過程,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初心和使命,彰顯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階段性特征和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的主旨。

  三、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性飛躍與中國共產黨百年理論創新和創造

  習近平在強調學習中國共產黨百年歷史意義時指出:“一百年來,我們黨堅持解放思想和實事求是相統一、培元固本和守正創新相統一,不斷開辟馬克思主義新境界,產生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產生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黨和人民事業發展提供了科學理論指導。”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不僅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運用于中國的實際,而且還在這一過程中形成新的思想,并將其上升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新的內涵,實現中國共產黨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

  這里講的“理論創新”,既包括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繼承性發展和創新,就是與馬克思列寧主義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理論過程;也包括對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各種先進的或有價值的思想理論的集成性創新,就是對人類文明進步中各種思想文化資源的借鑒和吸收。此外,還包括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吸收、轉化和創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創新的沃土。1938年,毛澤東就強調,“馬克思主義必須和我國的具體特點相結合并通過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實現”,體現了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文化沃土和形態特征的深刻理解。

  實事求是是毛澤東思想的精髓。“實事求是”一詞,出自《漢書·河間獻王傳》:“修學好古,實事求是。從民得善書,必為好寫與之,留其真。”毛澤東賦予“實事求是”這一舊典以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新的內涵,認為“‘實事’就是客觀存在著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觀事物的內部聯系,即規律性,‘求’就是我們去研究”。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的重要思想,“小康”一詞最早出自《詩經》,鄧小平結合“中國式的現代化”建設目標進行思考時,賦予“小康”一詞以全新的時代內涵。可以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發展,不僅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過程,同時也是不斷汲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粹,實現中華思想文化現代化的過程。

  這里講的“理論創造”,一是對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的理論創新,如1978年,鄧小平在對馬克思《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生產力中也包括科學”的理解中指出:“科學技術是生產力,這是馬克思主義歷來的觀點。早在一百多年以前,馬克思就說過:機器生產的發展要求自覺地應用自然科學。”從中發掘了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等理論的源頭。二是完全以中國的具體實際或當代世界發展的新的現實為根據,中國共產黨在其獨特的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中實現的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創造”。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歷史發展的兩大理論成果,是中國共產黨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成就的集中呈現。

  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輝煌,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第一次歷史性飛躍中,集中體現為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毛澤東多次強調,中國共產黨“從中國的歷史實際和革命實際的認真研究中,在各方面作出合乎中國需要的理論性的創造,才叫做理論和實際相聯系”。毛澤東揭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中“理論性的創造”的本質規定,就在于“合乎中國需要”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

  毛澤東思想中蘊含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的要義,就在于創造性地解決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一系列“合乎中國需要”的重大問題,深刻分析中國社會形態和階級狀況,經過不懈探索,弄清了中國革命的性質、對象、任務、動力,提出通過新民主主義革命走向社會主義革命的兩步走戰略,制定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總路線,開辟了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全國勝利的革命道路。就在于創造性地解決了在中國這種特殊的社會歷史條件下建設馬克思主義政黨的一系列“合乎中國需要”的重大問題,把黨建設成為用科學理論和革命精神武裝起來的、同人民群眾有著血肉聯系的、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完全鞏固的馬克思主義政黨。就在于創造性地解決了締造一個在黨的絕對領導下的人民武裝力量的一系列“合乎中國需要”的重大問題,建成一支具有一往無前精神、能壓倒一切敵人而絕不被敵人所屈服的新型人民軍隊。就在于創造性地解決了團結全民族最大多數人共同奮斗的革命統一戰線的一系列“合乎中國需要”重大問題,為黨和人民事業凝聚了一支最廣大的同盟軍。就在于創造性地提出和實施了一系列“合乎中國需要”的正確的戰略策略,及時解決了中國革命進程中一道道極為復雜的難題,引導中國革命航船不斷乘風破浪前進。

  新中國成立后,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依據中國獨特的國情和經濟社會發展的現狀,走出了富有中國特點的社會主義過渡的新道路,創造性地提出了中國特色的過渡時期理論,開辟了中國社會主義建設道路,提出了包括社會主義矛盾學說、綜合平衡和統籌兼顧、獨立自主和自力更生等在內的一系列極其重要的“合乎中國需要”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

  改革開放新時期,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二次歷史性飛躍中,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形成一系列“合乎中國需要”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確立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實現了黨和國家工作重點的轉移。黨的十二大首次提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命題,為創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奠定了基礎、指明了方向。黨的十二大以后,我國的經濟體制改革迅速地在全國范圍內全面展開,相繼提出了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理論、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理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路線理論、“三步走”的國民經濟發展的戰略目標和步驟、社會主義本質理論,以及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指導方針、“一國兩制”等一系列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

  黨的十四大提出了“鄧小平同志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概念,提出了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創舉,并對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發展階段等作了精辟的闡述。“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在鄧小平理論的基礎上加深了對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和建設什么樣的黨、怎樣建設黨的認識,深化了對共產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和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實現了我們黨指導思想的與時俱進。科學發展觀深刻認識和回答了新形勢下實現什么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等重大問題,賦予馬克思主義關于發展的理論以新的時代內涵和實踐要求。黨的十七大報告第一次使用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這一概念,提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取得一切成績和進步的根本原因,歸結起來就是: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緊扣時代課題,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的飛躍中,拓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提出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征和最大制度優勢;提出全面從嚴治黨,實現黨的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兩個偉大革命”;提出新發展理念、經濟新常態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思路,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推進高質量發展;提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提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新判斷;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出“一帶一路”倡議,開辟對外開放新格局;提出精準扶貧脫貧,實現脫貧攻堅戰理論;提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指導地位的根本制度,增強“四個自信”,提升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形成生態文明建設思想;提出新時代強軍目標和戰略方針;提出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等一系列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一系列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中,賦予21世紀馬克思主義以新的時代內涵。

  回顧百年來中國共產黨在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中的輝煌成就,可以看到,百年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程,包含兩個基本的方面:一方面是“化中國”,即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運用于中國的具體實際,分析和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就如毛澤東所指出的那樣:“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必須有的中國的特性,即是說,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另一方面是“中國化”,即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運用于中國實際中形成的思想,上升為馬克思主義的新內涵、新思想,升華為中國化了的馬克思主義的新的理論和新的形式,就如毛澤東所指出的,“要使中國革命豐富的實際馬克思主義化”,“要把馬、恩、列、斯的方法用到中國來,在中國創造出一些新的東西”。

  “化中國”和“中國化”這兩個方面及其相互結合,構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過程。這兩個方面,前者以理論運用于實踐為過程特征,后者則以實踐上升到理論為過程特征。前者呈現為理論指導和運用的過程,后者彰顯為理論概括和升華的過程,也就是“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化中國”與“中國化”兩者相輔相成、相互推進,螺旋式上升,呈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彰顯了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中“理論創造”和“理論創新”的輝煌樂章。

  四、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境界與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的顯著特征

  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輝煌,源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改變中國、改變世界的不斷實踐和探索,昭彰于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頑強拼搏、砥礪奮進取得的歷史性變革和歷史性成就之中,結晶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兩次歷史性飛躍中中國共產黨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之中。

  毛澤東最早提出“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使中國實際馬克思主義化”等一系列科學命題,奠定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石。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第一次歷史性飛躍的偉大理論成果,毛澤東思想不僅在新民主主義革命中,而且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中都有新的發展和豐富。1956年,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確立以后,如何在中國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成為中國共產黨面臨的嶄新課題。在這一過程中,“毛澤東同志對適合中國情況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進行了艱苦探索。他以蘇聯的經驗教訓為鑒戒,提出要創造新的理論、寫出新的著作,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進行‘第二次結合’,找出在中國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正確道路,制定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戰略思想”。在整體上,毛澤東思想“系統回答了在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東方大國,如何實現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問題,并對建設什么樣的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進行了艱辛探索,以創造性的內容為馬克思主義寶庫增添了新的財富”。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改革開放新時期。這一新時期形成和發展起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學發展觀等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重大戰略思想。作為一個一脈相承的有機整體,它們都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導,它們回答的首要的基本問題都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問題,它們立足的基本國情都是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它們所要實現的奮斗目標都是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些理論成果在圍繞同一主題發展的前提下,堅持從實際出發,注重總結和提煉改革開放不同時期、不同階段的新鮮經驗,注重探索和回答不同時期、不同階段遇到的新問題,呈現出不盡相同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的內容。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社會發展站到了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歷史條件下形成的。新時代之“新”,根本在于社會主要矛盾發生了新的變化,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對黨和國家各方面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新時代之“新”,在于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發展環境、發展條件和發展目標任務等都發生了新的變化。新時代之“新”,還在于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在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后,將踏上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

  結合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世紀歷程和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輝煌,習近平曾指出:“馬克思主義的命運早已同中國共產黨的命運、中國人民的命運、中華民族的命運緊緊連在一起,它的科學性和真理性在中國得到了充分檢驗,它的人民性和實踐性在中國得到了充分貫徹,它的開放性和時代性在中國得到了充分彰顯!”這就是說,“科學性和真理性”“人民性和實踐性”“開放性和時代性”,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中國共產黨思想輝煌的顯著特征。

  首先,百年歷程,“科學性和真理性”在中國得到的“充分檢驗”,集中體現于中國共產黨堅持從歷史和現實相貫通、國際和國內相關聯、理論和實際相結合的偉大實踐中,升華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和真理性。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面對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時代課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運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牢牢把握時代變化的新趨勢和新特點,提出了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核心要義和基本方略,凸顯了科學性和真理性的理論特征和基本遵循,展現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內涵、精神實質和理論本質。

  習近平在對中國共產黨百年歷程概述中提出的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兩個偉大革命”的思想,是對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輝煌的新的概括,深刻揭示了中國共產黨思想科學性和真理性的內在的本質的規定。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初就提出“黨的根本政治目的是實行社會革命”,明確中國共產黨進行社會革命的目標和方向,也提出中國共產黨是“為無產階級做革命運動的急先鋒”,凸顯黨的性質“是為無產群眾奮斗的政黨”,闡明中國共產黨自身革命以及自我革命同社會革命的內在聯系。

  百年輝煌,是中國共產黨不懈奮斗的歷史,是推進理論創新的歷史,是加強黨的自身建設的歷史,是進行偉大的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的歷史。偉大的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緊密相連、有機統一,統一于黨的不懈奮斗實踐之中,統一于黨的理論探索和創新發展的歷程之中,統一于黨的建設之中。黨的歷史就是一部成功推進社會革命、不斷進行自我革命的歷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就是中國共產黨人實現“兩大偉大革命”的最新成果,是繼續推進“兩大偉大革命”的科學指南,也是中國共產黨百年輝煌保持其理論上科學性和真理性的根源。

  其次,百年歷程,“人民性和實踐性”在中國得到“充分貫徹”,集中體現于中國共產黨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毫不動搖地堅持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在根本上彰顯了中國共產黨思想的根本立場和價值旨向。馬克思主義“是為了改變人民歷史命運而創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實踐中形成的,也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實踐中豐富和發展的,為人民認識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強大精神力量”。中國共產黨思想的“人民性”的要義就在于,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決定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根本力量。要時刻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要把黨的群眾路線貫徹到治國理政的全部過程中,依靠人民創造歷史偉業,努力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發展,始終以強烈的問題意識為導向,無論是在革命、建設還是在改革的實踐中,都能直面中國社會發展的現實和實踐,直面社會、國家和中華民族發展面臨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強烈的責任擔當和科學的工作魄力,推進黨和國家各項事業的發展,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懈奮進。中國共產黨的輝煌思想,就是在直面問題的過程中,在黨領導的億萬人民群眾不斷實踐過程中,在不斷研究問題、解決問題的實踐過程中形成和豐富起來的。1956年8月底,在黨的八大的預備會議上,毛澤東提出:“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一定要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這就是說,理論與實踐要統一。理論與實踐的統一,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最基本的原則。思想必須反映客觀實際,并且在客觀實踐中得到檢驗,證明是真理,這才算是真理,不然就不算。”

  第三,百年歷程,“開放性和時代性”在中國得到“充分彰顯”,集中體現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過程和中國共產黨百年思想的發展中,秉持與時俱進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品質,始終堅持培元固本、守正創新,使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始終站在時代的前列,因時而進、因勢而新,保持中國共產黨思想的開放性與時代性。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弘揚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立足時代之基、回答時代之問,站在時代發展的前沿,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時代化,成就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精神風范和理論智慧,升華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作為“不斷發展的開放的理論”的境界。

  習近平指出:“馬克思主義指引中國成功走上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康莊大道,中國共產黨人作為馬克思主義的忠誠信奉者、堅定實踐者,正在為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而執著努力!”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當代發展的馬克思主義,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必將開拓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的征程,也必將成就中國共產黨第二個一百年更為璀璨的思想輝煌。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顧海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新版頭條 模板.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