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球學訊
哲學與科學相互促進
2021年07月30日 08:5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悠然 字號
2021年07月30日 08:5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悠然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關于哲學進步問題的討論中,科學一向是哲學的比較對象。自17世紀現代科學形成以來,科學揭示了物質世界運轉規律,使人類福祉得到極大改善,重大的理論突破和技術創新不勝枚舉。相比之下,哲學界甚至對于哲學是否在進步、取得了哪些進步、進步是否過于緩慢等問題都未達成共識。為更好地了解這一現象背后的原因,本報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學者。

  學界對哲學是否進步莫衷一是

  加拿大圣文森山大學哲學教授約翰·L.謝倫伯格(John L. Schellenberg)曾說,哲學家周期性地為自己研究的學科似乎缺乏進步而煩惱。在哲學界內部,哲學是否在進步的問題不時被提起。針對這一問題,美國紐約大學哲學教授大衛·查爾莫斯(David Chalmers)等學者曾對其本國以及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的高校哲學系研究人員進行過調查。調查結果表明,在一系列核心性的哲學議題上,哲學家們缺少大規模共識。由此看來,哲學家們對“哲學是否在進步”的問題看法不一,倒也不足為奇。

  亞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學》開篇寫道:“求知是人類的本性。”然而,科學似乎無法解釋人類想知道的一切,科學的發展還帶來了更多的哲學問題。因此,對于大部分將追尋真理視作哲學目標的哲學家而言,哲學的進步問題是重要的。查爾莫斯將哲學的進步問題分解為三個問題:第一是“存在問題”,即哲學是否取得進步;第二是“比較問題”,即哲學的進步是否和科學一樣多;第三是“解釋問題”,即哲學為何沒有取得更多的進步。他將“半杯水”的比喻用在前兩個問題上:“半杯水是滿的”是對“存在問題”的肯定回答,“半杯水是空的”是對“比較問題”的否定回答。對哲學的進步持悲觀態度的人強調“半杯水是空的”,持樂觀態度的人則用“半杯水是滿的”來反駁。查爾莫斯的看法是,哲學顯然在進步,“解釋問題”才是最關鍵的。

  一直以來,哲學家提出的問題遠多于提供的答案。在有些人看來,這似乎是哲學進步不大的一個表現。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哲學教授克里斯托弗·戴利(Christopher Daly)認為,這一現象產生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受到了人們對于“進步”的定義及衡量標準的影響。一部分人聚焦于問題解決意義上的進步,即一個學科的進步是需要解答重要問題的;其他哲學傳統可能采用其他的衡量標準,例如哲學給人們帶來了多少安慰。

  戴利提出,我們可以將哲學分為“大問題”和“小問題”。同樣是“哲學是否取得進步”這一議題,如果從“現實或價值的本質是什么”這種“大問題”出發,學界便莫衷一是;而就某一問題的某一種思路在邏輯上是否成立、是否利用謬誤(fallacy)或歧義(ambiguity)這種“小問題”來談,則沒有那么多的爭議。此外,進步有時是“否定性的”:發現論證中的漏洞,對正確與錯誤作出新的區分也可能是具有啟發性的、有價值的。當然,許多哲學家并不滿足于如此小規模的進步,而是堅持哲學應取得更大進步。

  在戴利看來,科學在“大問題”上的進步有記錄可證,而哲學在“大問題”上的進步是零散且存有爭議的。“哲學進步速度為何落后于科學”是一個好問題,而“哲學本質上比科學更難”大概不是一個充分的解釋。可以說,這兩種描述是一回事。這就引出了另一個哲學問題:為何哲學的進步方式不同于科學?這與查爾莫斯的“解釋問題”在實質上是相似的。

  戴利表示,哲學進步緩慢是眾多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存有爭議的不僅是哲學家提出的理論,還有用來支持理論的許多方法和數據。而且,哲學問題具有“糾纏性”:對一個問題的解答常常建立在對其他問題的爭議性假設之上。例如,談到道德,就同時出現了定義問題(什么是道德)、認識論問題(如何判斷一個行為是否道德)、動機問題(道德為何重要)。每個問題自身都涉及新的問題,形成縱橫交錯的問題網。

  應用哲學大有可為

  討論哲學的進步問題需要首先明確概念。“哲學”一詞可以指關于人類社會或自然世界的一般性問題,也可以指對這些問題的系統化探索。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哲學教授丹尼爾·斯托爾哈爾(Daniel Stoljar)對本報記者表示,在歷史上的許多時期、在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中,有些問題一直是人們關心的,它們現今被視為哲學問題。但是,其他許多領域里,也存在這樣的問題。最初,哲學與科學之間并沒有清晰的分界,作為一門學科系統化研究哲學問題是近現代的現象。

  哲學話題貫穿歷史時空,但人們就哲學話題提出的問題取決于特定的認識論條件,會隨著時間推移而產生變化。例如,關于身體與心靈之間關系的討論,在當前經常受到計算機科學、生物學、語言學和邏輯學的深刻影響,在早期則不是這樣的。如果承認這種區別,不同時代的哲學家就相同的哲學話題提出不同的問題且意見不一,就不是僅存在于哲學領域的特殊情況,在其他領域同樣會出現。斯托爾哈爾表示,在我們這個時代,哲學也能夠像其他學科一樣,借助科學技術的巨大進步來研究問題。無論是哲學還是其他學科,能夠取得進步基本上都源于辛勤工作與好運氣的結合,不存在任何“靈丹妙藥”。哲學家提出的問題遠多于提供的答案,不意味著哲學缺少進步,在所有科學領域里,人們的問題都多于答案。我們也不需要以某種特殊的方式定義哲學的“進步”。人們對自己感興趣的話題有了更多了解就是進步,哲學也不例外。

  事實上,科學的進步可以為哲學作出貢獻。美國斯坦福大學神經病學與神經外科教授羅伯特·薩波斯基(Robert Sapolsky)在《行為》一書中提出,生物學與社會行為之間的許多聯系是非常新近的發現。直到不久以前,大部分人類行為背后的生物學機制并不為我們所知。同樣,物理學、人工智能、文化進化(cultural evolution)研究等領域的發展未來也可能為哲學提供新信息、新觀點和新證據。從這個角度看,科學從未與哲學“分家”,且將繼續作為哲學的“左膀右臂”。

  哲學與科學具有相互促進的作用,為彼此提供新想法、新數據。戴利建議,為了哲學發展得更好,哲學家無疑需要更加努力,同時應將科學作為寶貴的資源庫。科學發現和科學理論影響著哲學,給哲學思考提供重要幫助。例如,關于空間、時間、因果性、動機和情感本質的科學研究改變了科學哲學和心靈哲學。科學的形式方法(formal method)提高了哲學的嚴謹性和準確性,決策理論和博弈論使人們對與理性、契約相關的道德哲學問題有了更深刻的思考。未來,我們或許可以使用人工智能執行推理任務,但推理模式的形式化將是編程的難點,權重分配也仍將是人類程序員的責任。反之,科學中有闡釋問題——如何理解量子理論、如何定義一個生物物種,有整合問題——物理學描述的世界與人類通過色彩、氣味、行動、價值觀以及人際互動經歷的世界之間有何聯系,哲學能夠幫助解答這些問題。輔助生殖技術的進步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倫理問題;遏制生態環境危機與所有人的繁榮發展權利時有沖突,解決沖突需要以清晰、有原則、平衡的方式。在這些方面,應用哲學大有可為。

作者簡介

姓名:王悠然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