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球學訊
促進科研評價體系多元化
2021年07月26日 11: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俊美 字號
2021年07月26日 11: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俊美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前,科研人員面臨“不出版,就消失”的單一化評價壓力。在世界各國的科研評價體系中,論文的發表數量和影響力等指標都非常重要,關系到科研人員的學術成就和地位,同時與個人職稱評定和晉升息息相關。7月19日,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官網發布的荷蘭蒂爾堡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哈利·范·達倫(Harry van Dalen)的研究成果稱,當前學術界“不出版,就消失”的學術成果輸出方式與科學創新的內在驅動目標不符。達倫主張采用一種更側重輸入和促進科學創新的學術管理形式,培養具有“思想品味”的學者,破除“唯論文”的不良導向。

  遵從評價指標成為主導策略

  長期以來,在一些西方國家,學術界一直被認為是受關注度和所獲獎勵都極端不均的行業。有學者認為,讓非市場化的激勵因素在科研與學術共同體中占據主導地位,有助于科研人員解決重大科學難題,并因此獲得同行認可。因此,應該讓非市場化的激勵因素成為最受學者重視的激勵因素,而讓金錢或就業等激勵因素退居次要地位,僅作為附帶的好處存在。然而,近些年各行各業的競爭加劇,學術界也不例外。許多非市場化的激勵措施已經逐漸被市場化的激勵措施取代,各類影響科研資助、收入和就業的評價指標占據主導地位,遵從評價指標已成為學者的主導策略。

  從目前來看,學者必須通過學術成果來證明自身價值的評價體系,被政府、高校及學者個人廣泛接受。達倫的調查顯示,發表學術作品是學者的主要壓力來源,爭取科研資助、教學、行政事務等都排在其后。一些希望晉升為助教、副教授的學者面臨著非常大的壓力。在教授群體中,也有接近60%的人表示,發表論文的壓力不小。

  現行評價體系帶來壓力

  達倫對一些荷蘭經濟學者進行了調查,試圖研究“不出版,就消失”是如何在實踐中發揮作用的。約有2/3的受訪者認為,這種壓力有一定好處,但也會產生嚴重的壞處,如學術不端或忽視現實問題。僅有1/3的受訪者認為,這種壓力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總的來看,很多學者對“不出版,就消失”的理念持懷疑態度。

  適度的壓力是有益的,但如果在頂級期刊上發表文章成為唯一目標,就會對學者產生害處。這種基于單一評價體系的競爭,將會推動學者熱衷于發表文章,而非科研或創新。在達倫的調查中,63%的學者認為,大學不關心他們發表作品的內容,只關心發表在哪些刊物上和發表數量。關于發表文章的刊物級別、數量和內容的評價規范可能導致學者退出學術競爭。調查中確有33%的學者表示,因為面臨發表成果的壓力,他們考慮過離開學術界。

  越來越多的學者把心思花費在如何發表文章上,卻不在論文內容上下功夫,由此引發學術不端等行為甚至被期刊撤稿情況時有發生。有研究顯示,比起競爭較弱領域的論文,一些競爭激烈領域的學術論文更有可能造假。澳大利亞開放存取戰略團隊負責人弗吉尼亞·巴伯(Virginia Barbour)表示,學者面臨著發表國際學術期刊論文的巨大壓力,而頂級期刊的數量非常有限,由此導致許多重要的研究成果無法發表、阻礙了跨學科研究、對非論文類研究成果缺乏認可等問題。更糟糕的是,有的學者為了在頂級期刊上發表論文,可能在科研誠信和標準方面做出妥協。

  除此之外,“不出版,就消失”的理念還會影響學者的寫作感受。英國薩里大學高等教育高級講師瑪麗安·赫倫(Marion Heron)表示,如果學術寫作的最終目的是出版,那么這一理念會掩蓋學術寫作過程的大部分價值,還會減少學者個體發展與協同創新的機會。赫倫等人采訪了7位處于不同職業階段的高等教育領域學者,并要求他們反思在學術寫作中面臨的問題。研究發現,一切以出版為目的的學術寫作過程都會有損學者的創造力,同時制式化的寫作內容也會對學術寫作感受產生負面影響。

  培養具有“思想品味”的學者

  從目前來看,學術界普遍對現有的評價指標感到不滿,但卻無力改變現狀。達倫解釋到,首先,評價指標已成為大學商業模式的一部分,無法去除。其次,如果要完善現有評價標準,就要涵蓋社會相關性、開放科學等更多新維度,這些更為精細的指標會帶來更多的管理困難。

  現代大學如何在不訴諸評價指標的情況下得到最佳管理效果?達倫表示,迄今為止,大學最為重視的是如何選擇和教育能夠發表成果的人,而不是如何培養具有“思想品味”的學者。因此,當下和未來的學者會在不斷變化的指標、利益集團等因素的推動下成為沒有特色的科學家,只會沉迷于完成指標。達倫建議,改變治理方式,尋找現有評價指標的替代方案,即篩選、培育具有“思想品味”的學者,并使其社會化。如果大學想要努力爭取科學創新,就要重新獲得自主權,這一步要從選擇真正懂得科學的管理者開始,同時要吸取“不出版,就消失”的經驗教訓。

  巴伯認為,學術界的激勵和支持機制應旨在促成良好的學術實踐,而非催生偷工減料等行為。目前,同行評議是學者在發表論文前評估論文的主要工具,但它無法解決學術界所有的欺詐或草率問題。如今,學術界正在努力尋求推動良好學術實踐的手段,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團體聚在一起,共同制定科研規范與可重復性標準。此外,許多技術創新手段的應用也會提高科研的可靠性,開放存取就是重要手段之一。

作者簡介

姓名:王俊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