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管理學 >> 本網首發
基于小農戶生產的扶貧實踐與理論探索 ——以“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試驗”為例
2021年07月28日 15:4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葉敬忠 賀聰志 字號
2021年07月28日 15:4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葉敬忠 賀聰志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貧困小農的脫貧挑戰

  當前扶貧工作的重點是深度貧困地區和深度貧困人口,且主要是小農戶。根據精準扶貧政策的宏觀設計,“生產扶貧”是完成脫貧目標任務最重要的舉措。在實踐中,生產扶貧的主要方式是發展以市場為導向的地方特色產業。

  以往的實踐表明,面對復雜的現實情況,產業扶貧在帶動小農戶脫貧過程中常常遇到一些瓶頸和困難。其實,扶貧方式可以多元化,不必拘泥于一種思路。針對當前的貧困新特點和各地的現實情況,在“產業扶貧”難以覆蓋的地區或不太適合的情況下,應該探索能夠將貧困小農戶的生產與現代社會需求聯結起來的多元扶貧新機制。

  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際上出現了各種重新思考和定義農業與農村發展,并嘗試通過調整農業生產方式和創新市場流通機制來回應農業與食物體系危機的實踐和理論探索。一些農民另辟蹊徑,與同樣在尋求更健康食物的城市消費者合作,建立直接聯結,從而構建起一種主流市場之外的新型市場形式。在對荷蘭、巴西和中國等實踐進行總結分析的基礎上,2010年,筆者與荷蘭學者揚·杜威·范德普勒格(Jan Douwe van der Ploeg)、巴西學者塞爾吉奧·施奈德(Sergio Schneider)共同提出“巢狀市場”(Nested Market)的概念,以對這種新的市場形式和農村發展實踐進行總結和概括。

  致力于將小農戶與城市消費者直接聯結起來,為貧困小農戶構建一種特殊的“巢狀市場”的理念和實踐,正是立足于中國當下獨特社會環境,以小農戶生產為基礎的扶貧與鄉村發展探索。本文以生產和市場兩個維度作為扶貧的切入點,以這些實踐中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試驗”為例,呈現這一新的扶貧探索,闡述其主要特征和理論內涵,為探討如何化解當前的扶貧困境提供一種思路,并對中央關于扶貧工作和小農戶發展的重要思想進行實踐具體化和理論深化。

  二、貧困小農的“產業”與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行動

  (一)另一種產業:小農生產

  要使貧困戶建立可持續的生計收入方式,應該從其可控制、可支配和可獲及的生計資源入手,充分開發、動員和利用這些資源,調動農戶的主體性和能動性來創造發展機會。

  基于上述生計資源,貧困的小農戶可以從事的生產便是在有限(相對較小)的土地或空間規模上,依靠有限(相對比較缺乏)的家庭勞動力,按照現有(相對較為傳統)的生產方式和生產技藝,以有限度(相對固定)的生產規模,種植和飼養現有(相對鄉土)的作物 (包括蔬菜、林果等)和家畜家禽,以及加工有地方特色(相對傳統)的食品。這些產品的小農式生產,是幾乎所有具備一定生產能力的貧困戶都可以順利開展、沒有多少生產風險的“另一種產業”。

  (二)另一種市場:巢狀市場

  近年來,食品安全問題不斷被媒體曝光,引發一定的公眾焦慮和信任危機。在此背景下,相當一部分城市普通消費者在試圖尋找主流市場之外的安全食物獲及渠道。他們更青睞受工業化農業生產方式影響較少的小農生產方式,不僅重視食物安全,也有著對環境和貧弱者的社會關切與價值認同。他們愿意以適當價格與固定的小農戶直接對接,信任其產品質量,定期購買其產品,支持其小農式的鄉土生產方式。這種在農村生產者和城市消費者之間形成的直接對接、實名、有相對固定邊界以及具有一定認同和信任的“另一種市場”,被稱為“巢狀市場”。

  (三)另一種生產扶貧方式:巢狀市場小農扶貧

  “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試驗”最早在青林鄉的柳村發起。在柳村的帶動下,鄰近的宋村后期也開展了同樣的扶貧行動。下面主要以柳村的實踐為例,介紹該試驗的主要過程。

  1.村莊貧困小農戶的組織與合作

  研究團隊首先與柳村村委會合作,在對村莊生產狀況和貧困小農戶可利用的生計資源進行調查摸底的基礎上,開始動員農戶參與,并推動村莊內部的組織與合作。經過篩選,20個具備一定生產能力和良好口碑的貧困農戶(大部分是貧弱的留守老人)成為生產小組的第一批成員。目前村莊已經形成相對有序的組織分工,有16個農戶在專門負責屠宰加工、質量把關、包裝、配送以及與消費者互動等環節。由于柳村的帶動,附近的宋村自2016年也獨立組織起來,參與農戶目前已擴展至19戶。

  2.城市消費者群體的動員與拓展

  在城市(北京),研究團隊從邀請身邊的同事和親朋好友開始,依托社會關系網絡發展消費者群體。18個家庭成為第一批消費者,之后,有過良好參與體驗的消費者又不斷邀請熟人親友加入,使消費群體以“滾雪球”的方式自發拓展。2016年年底的一項調查顯示,參與的消費者對柳村巢狀市場表達出很高的信任度:表示信任的消費者比例達95.1%。

  3.鄉村與城市的聯結與互動

  巢狀市場為鄉村生產者與城市消費者構建了一個聯結與互動的特殊場域。其中農產品的直接對接是其核心內容。目前,微信群和微信公眾號是雙方交流所依托的主要媒介。它們為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信息分享、下單交易、網上支付、質量反饋、活動組織以及消費者邀請新成員加入等提供了極大便利。此外,鄉村生產者與城市消費者也有很多面對面的交往與互動。這些聯結和互動使得雙方逐漸拉近了距離,增進了理解和信任。

  4.價格協商、收益分配與質量監督

  出于幫助貧困小農戶改善生計的考慮,柳村巢狀市場農產品的價格普遍高于當地市場30%—60%,但遠低于城市市場上帶有“生態”、“有機”標簽的農產品價格。在銷售收入中,生產小組一般提取10%—20%用于必要的勞動力投入、配送、包裝等組織成本,其余全部返還農戶。由于鄉村生產者和城市消費者實現了直接對接,去除了中間環節,雙方都能夠從中受益更多。此外,研究團隊與生產者和消費者一起,共同構建了一系列參與式質量監督保障機制,包括可追溯產品來源和去向的實名制標簽和生產小組及村莊內部的熟人社會監督。

  5.調整與適應:從“生產—消費”不連續向連續的努力

  巢狀市場嘗試重構“生產—消費”關系,重新聯結長期被區隔的消費者與生產者、城市社會與鄉村社會。這種聯結需要克服不少價值、機制、制度、技術與社會環境等方面的障礙與困難。事實上,巢狀市場逐漸發展完善的過程本身就體現為不斷克服這些挑戰,將不連續性轉化為連續性的過程。隨著生產者與消費者的不斷磨合、調整與適應,以及村莊組織機制的不斷完善,目前巢狀市場在柳村和宋村均已形成了相對穩定的“生產—消費”對接關系和相對固定的消費者群體。

  三、巢狀市場的特點

  (一)市場的多元形態

  今天,全球農業與食物領域正越來越被各種“食物帝國”(food empire) 和其他大中間商所控制的市場秩序所主導,形成“沙漏狀的食物體系”。這種市場所折射出的,更多是一種市場的關系或者商品的關系。由于存在諸多中間環節,交易成本較高,產品價值鏈中的絕大部分利潤主要被中間環節尤其是大的工商資本所占有。

  上述這種伴隨全球化過程興起并擴張的主流市場,也可稱為“無限市場”。隨著無限市場的擴張和農業與食物生產方式的轉型,環境和生態的過度損耗、農民的生存擠壓、食品安全和健康風險、農村社會結構的消解等,已成為全球性問題和挑戰。

  面對這些問題和挑戰,國際上有很多行動者都在積極采取策略進行回應。近年來,通過生產和流通領域的變革來推動建立更可持續的食物體系,并對社會和生態進行修復,已經成為“新的行動領域”。這些行動和努力已經生發出很多新的、能帶來更多附加值的產品和服務,其中有些則涉及對流通和分配機制的重塑。在主流無限市場所定義的范式和規則之外,其他的市場形態也在這些過程中不斷被復興或創新出來。這些從微小開始、從角落發起的地方性行動和實踐的主要目的不在于取代主流無限市場,而是彌合主流市場的“失靈”,并修復其帶來的社會和生態后果。它們所帶來的一系列變化,正在重塑農村發展和農業與食物體系。巢狀市場便是這樣的一種行動和實踐,其本身也是過去和現在都存在的一種替代性市場形態。

  (二)巢狀市場的結構

  巢狀市場旨在打破主流無限市場中食物帝國等中間環節的控制,建立食物生產者與消費者的直接對接。一旦一個巢狀市場得以建立,其中的生產者、消費者將相對固定,即是有限度的;生產者的產品種類、生產規模和產量也是有限度的。與無限市場相比,它不是發散的,而是一個相對閉合的流通圈。它與另一個巢狀市場之間,也存在明顯的邊界。此外,巢狀市場的邊界還體現在產品的特殊性和共享的價值規范兩個方面。

  生產者和消費者的直接對接意味著巢狀市場不再有中間環節或中間商的控制,食物價值鏈的收益絕大部分歸個體小農所有。同時,巢狀市場也創造了將偏遠山區和貧弱群體納入的新的經濟空間,開發了這些原本被無限市場排斥的、邊緣化的地區與人口的發展潛力和創收機會。這是巢狀市場小農扶貧功能最顯著、最直接的體現。

  無論主流市場的價格如何大起大落,巢狀市場的產品價格都能維持長期的相對穩定。因此,對于小農生產者來說,參與巢狀市場是一種風險極低的生計策略和脫貧途徑。

  巢狀市場中人與人之間建立起來的主要是一種基于使用價值關系和信任關系的市場,所交易的產品也主要是基于使用價值關系和信任關系的產品。此外,在巢狀市場的生產者和消費者共享的價值規范中,小農農業生產方式是重要的內容。在小農農業中,使用價值超越了交換價值和利潤率,因此,生產模式主導著交換模式,一些內部指標對生產起著規范作用。可以說,一系列的關系和結構是巢狀市場產品生產、加工、配送和消費過程的主要組織機制,并以此維持共享的價值規范和標準框架,保障產品的質量和安全,滿足小農生產者對于生計收入和普通消費者對于健康食物的需求。巢狀市場的優勢正在于規模的有限性,以及巢狀市場的個數、巢狀市場中生產者與消費者的人數和適合村莊資源條件的產品種類數。

  四、巢狀市場小農扶貧的功能

  (一)“生產扶貧”的兩種方式

  “生產扶貧”本身可以有多種不同的方式,包括圍繞主流無限市場的“產業生產”和依托巢狀市場的“小農生產”。

  對生產扶貧兩種方式的對比可以采用政治經濟學四個關鍵問題的分析框架。首先,誰擁有什么?產業扶貧中食物體系的大部分聯結都被企業和其他中間商所控制,而巢狀市場小農扶貧中的貧困農戶則控制著從生產、加工到銷售的全部過程。其次,誰從事什么?產業扶貧中的貧困農戶主要作為原材料或勞動力的提供者而存在。而巢狀市場小農扶貧中的貧困小農戶既從事生產和加工,也從事配送和銷售。再次,誰得到什么?產業扶貧的較大部分收益被企業和其他中間商所占有,有時還會被村莊精英所“俘獲”。而巢狀市場小農扶貧中的貧困小農戶能夠得到更好的價格和更多的收入,除支付必要的組織成本外,并無其他中間環節攫取收益。最后,他們用所得物做什么?產業扶貧中的企業或其他中間商常常將收益用于擴大規模或開拓新產業,而巢狀市場小農扶貧中的貧困農戶將收入用于消除貧困,并在尚有多余的情況下,用于農業生產的繼續改善或資源的維持及鄉村性的重建等。

  (二)巢狀市場小農扶貧的效果

  8年的試驗證明,巢狀市場小農扶貧可以是一種更為精準的扶貧和鄉村振興模式,在帶動貧困小農戶脫貧增收、改善村莊生態環境和促進農村可持續發展等方面具有重要功能。第一,以生計資源為基礎,貧困戶的參與很普遍,生產可持續。第二,以固定的消費者和較高的產品價格為保障,貧困戶的收入穩定而持續,脫貧效果顯著。第三,以充分的互動和信任為基礎,鄉城關系和諧而協調。第四,以整體性修復為補充,鄉村建設既生態又富有文化。

  五、結論與討論

  本文基于開展8年的“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試驗”,呈現了一種“產業扶貧”之外的、基于小農戶生產的扶貧和鄉村發展的實踐探索和理論思考。該試驗表明,以“貧困小農戶現在有什么”的生計資源為出發點,以他們開展的健康農產品和地方特色食物產品的小農式生產為“產業”,以城市普通消費者對健康食物的需求為對接出口,以遠離主流市場和充滿信任的“巢狀市場”為交易和互動的組織形式,由貧困人口和城市人口共同參與的“巢狀市場小農扶貧”,可以成為一條具有高度可行性和長期穩定性的可持續生產扶貧途徑。其可行性源于食物生產建立在貧困戶已經擁有的各種生計資源基礎上和長期實踐的小農生產方式上。其穩定性源于在農村生產者和城市消費者等相關行動者之間建立起來的社會網絡和互動信任,或者說社會資本。“巢狀市場小農扶貧”可以成功地將農戶現有的生計資源和社會資本轉化為貧困人口的生計收入。這樣的收入數量未必巨大,但對貧困家庭來說至關重要,且穩定可靠,風險很低,很容易彌合貧困人口已有收入與貧困線之間的缺口,從而實現精準脫貧。

  巢狀市場的核心是重建市場嵌入社會的特征,直接聯結生產者和消費者,并通過市場來重建社會信任和共享價值。

  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類似巢狀市場這樣的互惠經濟的發展尤其需要外部的扶植和內部的組織,一方面需要政府和社會各界在理念、政策和資源等方面的倡導和支持,否則將很難與資本主導的市場經濟形式相競爭;另一方面需要小農戶的團結合作,因此如何以合作社等方式將小農戶有效地組織起來需要更多的探索。  

  (作者單位: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中國社會科學》2019年第2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閆琪/摘)

作者簡介

姓名:葉敬忠 賀聰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