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突破國別和區域研究創新發展的學科壁壘
2021年07月27日 16:5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姜龍范 字號
2021年07月27日 16:5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姜龍范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全球一體化和區域合作的迅猛發展對國別和區域研究提出了跨學科、綜合性、寬視野的學術要求,只有培養一大批具備跨界融合思維的復合型國別和區域研究人才,才能滿足加強基礎研究和智庫建設的人才保障需求。當前條塊分割的學科建制現狀,亟待進行富有創新性的突破和拓展。

  當前我國學界的國別和區域研究呈現方興未艾的蓬勃發展態勢,由于“一帶一路”倡議的有序推進,加強針對沿線國家和區域的歷史、文化、宗教、政治及外交等方面的綜合研究業已提上議事日程,為從事國別和區域研究者提供了廣闊舞臺。全球一體化和區域合作的迅猛發展對國別和區域研究提出了跨學科、綜合性、寬視野的學術要求,只有培養一大批具備跨界融合思維的復合型國別和區域研究人才,才能滿足加強基礎研究和智庫建設的人才保障需求。當前條塊分割的學科建制現狀,亟待進行富有創新性的突破和拓展。

  當前我國學界國別和區域研究學科發展現狀

  第一,從學術研究群體而言,根據發表學術論文涉及的學科領域以及學者參加學術會議的學術背景進行粗略統計,當前我國從事國別和區域研究的學者群體呈現“三足鼎立”態勢。其中一部分學者具有語言類學科背景,主修英語、日語、法語、德語、西班牙語等專業,主要從語言學視角,聚焦文化交流和話語傳播研究;另一部分學者具有國際關系和國際政治學術背景,注重從國內政治、經濟合作及外交政策等視角進行研究,側重理論探索和模型分析;還有一部分學者是歷史學出身的學者,主要從對象國的歷史傳統、政治沿革及外交取向等方面開展學術研究,重視實證研究和資料挖掘。總體而言,這三大學術群體構成了我國國別和區域研究的生力軍,并分別在相關學術領域取得一系列豐碩成果,為國家的人才培養和智庫建設貢獻了巨大力量。

  然而,由于三大學術群體基于學科分類的限制,依然處于單打獨斗和各自為政的分散狀態,而這種門戶分列、涇渭分明的學科建制已不適應今后國別和區域研究的跨學科、綜合性和廣視野的發展潮流,既不利于復合型國別和區域研究人才的培養,也在面對空前復雜的環境保護、跨國犯罪、反恐戰略等跨境議題上缺少有效的應對之策,難以實現有效的學術資源整合及學術研究范式的轉換。只有突破各自為政的學科分類模式,打破學科壁壘,實現跨界融合,才會使國別和區域研究更好地肩負育人咨政的學術使命和職責。

  第二,從學科分類角度而言,依據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編寫的《學位授予和培養一級學科簡介》,國別和區域研究被置于外國語言文學學科之下,作為外國語言文學的五大研究領域之一。因此有學者呼吁,既然國別和區域研究如此重要,理應將其設立為一級學科,定名為“國別和區域學”。如此一來,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和智庫建設等會順理成章地走上體制化、機制化和規范化的發展道路。從當前的實際狀況來看,將國別和區域研究設置為一級學科的難度較大,困難重重。盡管如此,在目前的學科分類體制下,因地制宜,探索跨學科的學術研究路徑和人才培養模式依然具有可行性與可操作性。

  第三,從思想觀念角度而言,制約國別和區域研究的最大障礙還在于學者們頭腦中存在著根深蒂固的學科本位的思想觀念,或多或少地具有認為本學科更為重要的學術取向,從而輕視乃至忽視其他相關學科的理論范式和研究方法,顯然,固守既有學科邊界思維導向制約著跨界融合的學術實踐。譬如,研習國際政治的學者認為歷史學堆砌材料,毫無理論建樹,而研究歷史的學者則認為國際政治研究熱衷理論炒作和模式建構,缺乏實證材料支撐,論述易于失之空泛等,相互輕視之念,不一而足。學科本位主義思想忽視乃至輕視其他學科的存在價值及學術意義,從而導致固守本學科“一畝三分地”意識濃厚,不愿借鑒其他相關學科的理論思維和創新方法,這一思維定式成為影響與制約國別和區域研究的瓶頸。

  探索人才培養和學術研究跨界融合的有效路徑

  培養適應新時代需求的復合型國別和區域研究人才,熟練掌握和有效運用對象國語言和文化,精通位居國際前沿的國際關系理論和創新方法,具備縱深的歷史視野和扎實的實證研究功底,有效地將語言學、國際政治學和歷史學等各學科的優長發揮出來,定能培養出寬口徑、廣視野、站位高的復合型國別和區域研究人才。

  第一,人才培養模式中注重相關通識類課程的設置。從事國別和區域研究,掌握對象國的語言和文化是進行學術研究的基本前提之一。在我國的綜合類院校和外語類院校中,外語類人才的培養十分注重語言學相關學科的學習,在此基礎上,應該有針對性地設立美國、日本、俄羅斯等大國國別研究,以及東盟和歐盟等區域合作等方面的通識類課程,旨在有效地開拓外語專業學生的學術視野和國際視野。與此同時,國別和區域研究培養方向的學生課程設置中應該融入歷史學和國際關系學元素,加大歷史學理論和方法的知識傳授,通過開設專題講座的方式,培養學生長時段審視歷史事件的能力,掌握歷史學的實證研究方法。有關國際關系理論和歷史學方面的師資,可以從本學校國際關系學院和歷史學院的相關專任教師中聘請,若不具備這些條件,也可從兄弟院校中聘請兼職授課人員,從而培養學生跨學科的綜合素養和學術能力。國際關系類學生則應該熟練掌握至少兩門外語,加強歷史學能力的培養和鍛煉,歷史學類學生則應加強外語學習與國際關系理論及方法的訓練和掌握。通過第一第二課堂的頻密互動,線上線下的有機結合,國內國外思想資源的融會貫通,從而增強學生學習認知的豐富性、趣味性和生動性。

  第二,國別和區域研究者需要具備開闊的三重視野。在全球化的國際秩序格局下,“國別—區域—全球”成為從微觀、中觀乃至宏觀的完整鏈條。在相互依存的時代背景下,從事國別和區域研究理應具備開闊的區域視野和全球視野,國別研究不應孤立地從對象國本身角度加以研究,更應站在區域層面和全球視角予以探析和考察,才會達到“一覽眾山小”的境界和格局。同理,區域研究只有放在全球格局下審視和觀察,才會通過比較研究的方式得出令人信服的學術結論。

  此外,區域研究絕非國別研究的簡單數理疊加,換言之,譬如位于東北亞地區的中國、日本和韓國三個國家,三國在區域合作中發揮的作用和效力絕非簡單相加之和的“等值效應”,既可能顯現“中國+日本+韓國”大于“三國合力”的“正向效應”,也可能是“中國+日本+韓國”小于“三國合力”的“負向效應”,也就是說,中日韓三邊關系在東北亞區域的博弈互動可能呈現或積極或消極的不同發展態勢。

  第三,國別和區域研究理應具備跨界融合意識。外語類本科人才培養應該積極實施“外語+ ”的專業培養模式,譬如推行“英語+國際政治學”“英語+歷史學”等雙學位模式,可以有效突破學科壁壘,從大學本科教學層面培養學生的跨學科思維和綜合能力。

  與此同時,當前活躍在國別和區域研究一線的學者們也應該具備跨界融合的思維和意識,積極從相關學科汲取創新思維和理論方法,從而實現有效的學術創新。最為便捷的方法是改變當前學術會議的本學科中心的運作模式,諸如在語言類院校主辦的學術會議上,有針對性地邀請國際關系學者和歷史學學者參加,就相關議題發表前沿學術報告,旨在進行頭腦風暴、思維碰撞及啟發互動,會達到立竿見影的學術交流效果。

  總之,無論是從事國別和區域研究,還是進行相關人才培養,打破既有的學科邊界壁壘、樹立跨界融合的開放意識勢在必行。通過不斷突破既有的民族國家分析框架的束縛,走上全球跨界研究范式的勃興之路,確信我國的國別和區域研究及人才培養,定能柳暗花明、更上層樓。

 

  (作者系天津外國語大學國別與區域研究院院長、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姜龍范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