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專題報道 >> 符號與認知:學科跨界研究的理論探索
大學英語教學的符號學跨界研究路徑
2021年07月23日 17: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梁鵬程 字號
2021年07月23日 17: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梁鵬程

內容摘要:當前,大數據、互聯網、多媒體等信息技術浪潮對傳統的學習和教育方式提出挑戰。與此同時,信息技術也為新文科建設提供了高效便利的工具。英語教學研究作為應用語言學的一個重要分支,要想成功應對當前的挑戰,有效利用信息化的機遇,不斷推進自身的建設,必須跨越學科間的隔閡,汲取相關理論的營養,拓展研究的邊界。由于大學英語教學的實踐導向,其研究也必須著眼于語言的工具和人文屬性,而符號正是人類交際和思考的中介。因此,從符號學的角度探索大學英語教學研究,必然會有所裨益。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前,大數據、互聯網、多媒體等信息技術浪潮對傳統的學習和教育方式提出挑戰。與此同時,信息技術也為新文科建設提供了高效便利的工具。英語教學研究作為應用語言學的一個重要分支,要想成功應對當前的挑戰,有效利用信息化的機遇,不斷推進自身的建設,必須跨越學科間的隔閡,汲取相關理論的營養,拓展研究的邊界。由于大學英語教學的實踐導向,其研究也必須著眼于語言的工具和人文屬性,而符號正是人類交際和思考的中介。因此,從符號學的角度探索大學英語教學研究,必然會有所裨益。

  目前,我國的大學英語教學正在實現觀念的轉變,即由語言知識和技能的傳授,轉向致力于培養學生獲取知識和運用語言的能力,也即表情達意、交流思想和學習知識的能力。大學英語課程的一個主要目標就是提升學生的英語運用能力。關于培養學生英語交際能力的研究不少,但大多數研究都沒有跳出結構主義語言學的框架,過于關注語言知識在交際能力培養方面的作用。實際上,交際活動發生在一定的語境中,而語言符號的運作并不能獨立于交際語境,語言知識在交際活動中會被學習者內化。因此,現代符號學理論認為,符號活動的基礎并不是單一的語言。也就是說,自然語言、非語言符號、人工語言等各類符號在交際過程中是同時運作的。顯然,語言的本質屬性是工具性,但這一屬性是在符號交際語境中實現的。

  由是觀之,大學英語教學研究要關注大學英語學習中的交際語境和學生運用英語的未來語境,比較真實語境和課堂創設語境在符號類型和運作方面的異同,繼而研究如何為學習者創設交際語境,還可以研究在交際語境中各類符號(如話語和手勢)分別發揮什么作用等。事實上,有研究表明,人類交際活動三分之二以上都是以非語言方式進行的。鑒于此,非語言交際方式或許更具研究價值。在全媒體時代,人的交際方式出現了新的形態。無論是書面交際,還是口頭交際,相當程度上都要借助電子媒介來實現。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使得教學信息化建設顯得更為迫切。可以預計,在后疫情時代,線上線下融合的教學模式是必然趨勢。因此,大學英語教學研究還要關注多模態語境對英語學習者交際能力發展的影響。這方面的研究既能反映社會現實,也能了解英語學習者的現實交際需求,為大學英語教學活動提供啟示。與此同時,信息技術為觀察和分析這些交際語境和交際過程提供了多種研究工具,保證了此類研究課題的可行性和研究結果的可靠性。可見,如果從符號運作機制來思考交際語境,大學英語教學研究的范圍就得到了拓展,研究內容得以豐富,研究工具也更準確高效。

  毋庸置疑,大學英語教學的目的既是提升學生的語言能力,更是育人。人文性是語言的另外一個重要屬性。語言教育應致力于塑造理想人格,培養人道主義精神與人文情懷,特別重視培養學生的思辨能力與反思能力,使之能夠站在國家、民族、社會的高度去理解人生的意義。因此,大學英語教學在新文科建設中要找準自身定位,即堅守人本主義立場,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和人文精神。

  在符號學理論中,“現實”是一個特殊又復雜的概念。真正絕對客觀存在的現實是難以被人們獲得的,作者通過文本或話語來“捕捉”或“反映”的也僅僅是其主體世界的部分和側面。基于此,在閱讀或獲取知識的過程中,讀者就需要具備較強的判斷力。符號學理論還強調,因為人具有情感和認知,所以在文本閱讀過程中,意義的產生便不再是符號的自動運作,也非情感的純粹表達,而是讀者的感知與認知、情感與符號互動的結果。因此,閱讀不是一種客觀知識的學習活動,而是主體間的意義建構活動。文本知識并非只是描述性和技術性的,更是建構性和固化性的。比如,人在閱讀一本書時,也會融入書中,因為閱讀時每一個閱讀者會聯系到自己的經驗,文本閱讀更重要的是主體性闡釋。

  鑒于此,大學英語教學研究要關注英語學習者思維意識的發展,關注他們如何判斷信息的真偽或對于信息的接受程度,關注他們的知識建構方式和情感狀態。大學階段的英語學習不僅是語言學習、文化知識學習,更是一種跨文化的認知活動。依據符號學家西比奧克的觀點,人類主要以三級建模系統進行交際,包括非言語的初級建模系統、語言(言語)的二級建模系統和文化的三級建模系統。所以,大學英語學習的過程和目標都是跨文化交際,只有研究如何提高學習者的思維意識,才能幫助他們提高評價文化觀念、文化產品的能力,包括對本民族文化的評價和對目的語文化的評價。這種能力不僅關系到他們未來的英語學習與運用是否成功,還會關系到他們如何構建自己的價值觀體系。

  總之,符號學理論中關于符號運作機制的觀點,為大學英語教學研究指明了面向交際的研究方向,拓展了交際研究的范圍。符號學關于人類交際和思考方式的論述,則為大學英語教學研究確定了研究的重心和實踐的重點。語言的工具性和人文性在大學英語教學中是一體兩面,兩者互為補充,工具性是基礎和前提,人文性是提升和目的。正因為如此,在技術發達的現代社會,人不應成為工具的附庸,工具應當服務于人的目的。研究如何提高學習者跨文化交際能力,既包括對交際語境的研究,也包括對批判性思維培養的研究和英語學習過程中學習者情感狀態的研究,這是全人教育研究應有的含義。

  (本文系南京師范大學校級教改課題“聚焦能力培養的教學模式創新——《英語視聽說》課程的探索與實踐”(2021NSDJG045)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梁鵬程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