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專題報道 >> 符號與認知:學科跨界研究的理論探索
批評話語分析拓寬符號學研究維度
2021年07月23日 17:2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徐丹 字號
2021年07月23日 17:2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徐丹

內容摘要:批評話語分析是現代語言學研究的一個新興分支,是一門旨在研究和解釋社會問題的跨學科語言研究。其所涉及的社會科學領域包括社會學、政治學、傳播學、管理學、教育學等,具有極強的實踐導向作用。以語言學為取向的批評話語分析實際是一系列具有相似研究理念和不同研究路徑的總稱,它們以微觀的語言學分析為起點,結合相關的話語實踐分析以及宏觀的社會意識形態分析,揭示語言與社會歷史事實之間的相互建構關系。它總是在汲取相關學科的理念和成果中不斷進步的,如人類學、社會學、認知語言學和語料庫語言學等。當前,在新文科建設的過程中,批評話語分析在堅守語言分析的同時,更需要學科跨界研究的意識,發掘相關學科的理論建構價值。語言是符號的一部分,從更為宏大的、超語言層面的符號視域來看,符號學對于批評話語分析的理論創新和知識拓展,都應具有積極的意義。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批評話語分析是現代語言學研究的一個新興分支,是一門旨在研究和解釋社會問題的跨學科語言研究。其所涉及的社會科學領域包括社會學、政治學、傳播學、管理學、教育學等,具有極強的實踐導向作用。以語言學為取向的批評話語分析實際是一系列具有相似研究理念和不同研究路徑的總稱,它們以微觀的語言學分析為起點,結合相關的話語實踐分析以及宏觀的社會意識形態分析,揭示語言與社會歷史事實之間的相互建構關系。它總是在汲取相關學科的理念和成果中不斷進步的,如人類學、社會學、認知語言學和語料庫語言學等。當前,在新文科建設的過程中,批評話語分析在堅守語言分析的同時,更需要學科跨界研究的意識,發掘相關學科的理論建構價值。語言是符號的一部分,從更為宏大的、超語言層面的符號視域來看,符號學對于批評話語分析的理論創新和知識拓展,都應具有積極的意義。

  批評話語分析要想有所突破,必須超越語言層面的研究。符號學家西比奧克認為,在任何時候,無論是在主體層面還是在主體間層面,人們其實都是以多模型的方式進行著思考和交際,其中包括各類非言語式和言語式的模型。在他看來,符號系統分為三層建模系統,即非言語的初級建模系統、語言(言語)的二級建模系統和文化的三級建模系統。研究人類交際的學者發現,在人類社會的交際過程中,意義和信息的生成與傳遞,有三分之二以上是通過非言語方式進行的,而運用言語交際方式的還不到三分之一。如果以語言學為取向的批評話語分析,還只是關注語言文本分析,把研究僅僅局限在各種文學語篇和非文學語篇,那么它的發展必然受到限制,前景也不會廣闊。

  鑒于人類交際的實際情況和符號系統的復雜性,對于批評話語分析而言,除了分析語言文本以外,還應該關注一些非言語式模型。在如今這個電子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在話語分析當中,分析多模態的信息具有很強的現實需求。近年來,國內外也出現了一些多模態話語研究,然而,這些研究不僅數量偏少,而且分析的深度還有待進一步加強。從符號學的角度來看,把話語分析放到文本所在的社會語境,特別是文本產生和閱讀的文化環境中去分析和審視,挖掘多模態話語形式與社會現實、歷史語境的關系,考察它們與文化環境之間的相互影響、研究內容和研究邊界的拓展,不僅會極大地深化人們對話語符號和人類交際的認知,也會增加其理論的解釋力,這也為批評話語分析的理論創新提供了驅動力和著力點。

  從事批評話語分析的學者一般認為,話語的意義分為兩類,即言語意義和語用意義。但這兩種意義都是在話語使用中形成的,與話語語境密切相關。這一點與著名思想家、理論家巴赫金的觀點極為相似。巴赫金認為,不存在純粹個體的言語,任何言語都是一種邊際現象,即它只能存在于對話關系的言語主體之間。也就是說,語言并不是一個獨立的系統,也不只是一種言說行為。一切言語行為,都必然是一個有受話指向的意義行為。話語實際上預設了對話關系。從如今的批評話語分析研究來看,大部分話語意義分析都聚焦于言說主體(文本創作者)想要傳遞給話語受眾的意義,當然,這里的受眾也包括相關歷史文本的創作者。文本的“互文性”研究恰恰揭示了這一特點。

  克里斯蒂娃的解析符號學主張將主體重新納入理論分析之中,因為將人完全剝離出體系之外而談論符號是不現實的,而且也會喪失基礎。符號意義的生成并不僅僅在于符號文本的結構,它是符號與主體相互作用的產物。也就是說,話語意義在受眾閱讀過程中產生,這種意義既可能是言說者想要借助文本傳遞的意義,也可能是一種新的意義,后者與受眾的認知和需求密切相關。言說者的編碼和受眾的解碼相互作用,使得文本具有了信息創造功能。這個意義創造過程實際上反映了符號的心理屬性,它使得人對符號的感知與內化,已經成了意義生成的前提。顯而易見,人的認知和情感作用在符號意義的分析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對于批評話語分析而言,符號意義的生成和創造具有特別的意義。一方面,話語分析中的話語意義研究既要包括說話主體的意義傳遞,也要包括話語受眾的意義理解,由此才構成對人類交際過程較完善的描寫和更合理的解釋。另一方面,對受眾的意義理解研究,實際要包括意義生成研究和意義創造研究,這樣才能體現意義生成的主體間性本質。目前的批評話語分析研究大都涉及對于歷史文化文本和話語言說主體的研究,即對話“互文性”的考察,較少關注對于話語受眾(特別是話語的目標受眾)的研究。大部分研究注重分析說話者的意圖及他們想傳遞的信息,而較少關注信息接收者在多大程度上解碼和接受話語言說者的信息。如果不加強這方面的研究,那么話語主體間的對話關系就不能凸顯,交際過程的分析就不完整,這顯然是不合適的。

  總之,符號學理論從更寬廣的角度揭示了人類交際符號的復雜性以及話語的對話關系本質。批評話語分析可以大大拓寬人類交際符號的研究范圍,加深對人類交際和社會歷史現實之間關系的認識。符號學對文本信息傳遞功能和意義創造功能的揭示,可以使得批評話語分析中的意義分析更為全面和系統。可以說,符號學理論對于批評話語分析的理論發展和知識拓展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16AYY021)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徐丹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