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專題報道 >> 符號與認知:學科跨界研究的理論探索
20世紀俄羅斯認知詩學的理論探索
2021年07月23日 17:2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葉林 字號
2021年07月23日 17:2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葉林

內容摘要:理性與情感一直是文學批評及其理論難以處理的一對矛盾。文學是情感表達的藝術,情感往往是最為嬗變的和難以把握的,而文學批評和理論分析又要求對文學現象進行確定性的科學把握。如何協調理性與情感、科學與藝術等之間的關系,就成為文學批評理論必須關注的重要問題。20世紀俄羅斯文學理論家、語言學家對此做了大量研究,形成了以巴赫金、雅各布森、洛特曼等為代表的認知詩學理論。這一理論也深刻影響了西方語言學、符號學、認知科學,引導其向兩個維度轉向,即超語言學和科學實證的轉向,也就是研究對象轉向“言語”,特別是富于變化的文學語言現象,研究方法在堅持人文社會科學傳統的基礎上,轉向科學實證。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2020年11月,教育部發布了《新文科建設宣言》,強調推動文科專業之間深度融通、文科與理工農醫交叉融合,以構建世界水平、中國特色的文科人才培養體系。以符號學跨學科精神為引領,一批專家學者從符號與認知維度,就人文學科與神經科學等的關系,在文學、語言學、美術、體育等領域展開跨學科研究,努力探索新文科建設的途徑,為文科部分學科之間的跨界研究,提供值得借鑒的參考。

 

  理性與情感一直是文學批評及其理論難以處理的一對矛盾。文學是情感表達的藝術,情感往往是最為嬗變的和難以把握的,而文學批評和理論分析又要求對文學現象進行確定性的科學把握。如何協調理性與情感、科學與藝術等之間的關系,就成為文學批評理論必須關注的重要問題。20世紀俄羅斯文學理論家、語言學家對此做了大量研究,形成了以巴赫金、雅各布森、洛特曼等為代表的認知詩學理論。這一理論也深刻影響了西方語言學、符號學、認知科學,引導其向兩個維度轉向,即超語言學和科學實證的轉向,也就是研究對象轉向“言語”,特別是富于變化的文學語言現象,研究方法在堅持人文社會科學傳統的基礎上,轉向科學實證。

  20世紀上半葉,以索緒爾為代表的語言符號學,從科學研究的空間維度,提出了“語言”和“言語”概念,開辟了延續至今的共時性語言學研究路徑。不過西方學者注重“語言”的體系研究,探究語言的一般結構和規律,即理性的一面,而相對忽視言語的非規律性,更少考量言語的情感變化。巴赫金、雅各布森、洛特曼等俄羅斯學者則批判了索緒爾的“一分為二,強調一點”的分析方法,打破了西方一元論、中心主義的哲學范式,開創了由理性到兼顧感情、由語言學過渡到文藝批評,具有斯拉夫特色的結構主義符號學研究,對動態的“言語”情感面的研究貫穿于他們的學說中。雅各布森強調“動態共時”的結構觀,認為言語同時具備的六大功能彼此相生互動,而當詩學功能占優勢時就凸顯出言語的“文學性”,這正體現了理性語言功能的動態“交替”的情感性。巴赫金提出了“超語言學”的概念,重視人的個性和獨一無二的言語情感分析。他更認為文學語言就是處于對話中的語言,其復調小說理論的主導思想也由此產生。洛特曼將符號作品的結構與思想內容統一為整體,從作品結構中尋找作品的思想意義,并注重文本意義動態“轉換”的情感性研究,努力揭示文學文本的意義再生機制。

  顯而易見,俄羅斯學者為靜態的理性符號學研究注入了交替、再生、轉換等不同范式的動態情感探索,文藝符號學研究也逐漸關注到讀者的“認知”因素,推動了符號學研究的情感化和動態化轉向,催生了俄羅斯認知詩學理論。然而,當俄羅斯符號學家、文學理論家們就詩學問題提出了一系列概念及理論框架時,最大的困惑就是無法用科學實證的依據來令人信服地加以證明。因此,俄羅斯學者們又開始了文學語言研究的科學化求索,具體說來,就是在神經認知理論框架下,通過實證方法實現對抽象情感的量化表達,進而探討文藝符號理論的可行性。只有將情感研究深入心理活動的物質基礎——大腦層面上,詩學理論才不會猶如虛無縹緲的空中樓閣。雅各布森、洛特曼在學術后期,關注到了符號的神經研究,試圖探索符號、情感與人腦之間的關系。特別是雅各布森,與俄羅斯心理學家魯利亞建立了密切的學術聯系,共同推動了神經語言學的建立。但受制于當時的實驗條件和人文學者的理論局限,未能有學者通過實證的方法去檢測其理論的真實性和可靠性。其實,早在雅各布森和洛特曼之前,曾在愛沙尼亞塔爾圖大學任教數十年,后又返回德國的烏克斯庫爾教授,就開展過較為深入的生物符號學研究,竭力通過言語對大腦的神經刺激,來確定言語情感因素的作用。文學批評的實證化研究是當前認知詩學研究中較為薄弱的環節,是用理性指導情感研究的重要一步,同時該研究也是對斯拉夫學者“二元融合”研究范式的延續,對結構主義詩學符號學理論情感研究的實證轉向。

  多倫多大學基思·奧特利教授指出,事實證明,情感反應和身體行為之間具有復雜的動態關系。對文學作品和文藝符號批評理論的研究,只有通過科學方法記錄讀者的認知情感反應,才能做出正確的評價和判斷。對結構主義詩學理論的認知實證研究,首先,可以運用內省的方法,通過對話訪談的形式實現。例如,在對巴赫金的對話理論的研究中,可以未接觸過該理論的部分讀者群體為實驗對象,讓被試在被解釋和示范對話理論前后,針對某一短篇文學作品分別發表自己的見解,并就事先準備好的問題進行回答和描述,將前后口述內容整理為對比報告,據此分析被試在對話理論指導下的審美心理變化。此外,我們還運用眼動追蹤實驗和ERPs等實證方法。例如,通過記錄被試閱讀所選文學文本時的注視點、注視時間、眼跳、回視等數據,弄清被試的文本閱讀策略,判斷洛特曼所強調的重復與對舉等結構原則是否影響讀者的閱讀難度和興趣。在對雅各布森的選擇軸與組合軸、語言詩學功能進行判斷時,可以通過ERPs實驗方法,將從文學作品中抽取的不同刺激文本給被試閱讀,并記錄下各文本所誘發的電位數據,即時、客觀反映出被試在不同文本刺激下的腦生物電變化,為了解閱讀與理解文學文本時大腦的認知活動狀態提供數據支持,也為文藝批評理論是否有效提供客觀判斷依據。此外,亦可將內省和實證方法相結合,用實證數據對內省分析結果作判斷和支撐。運用神經語言學的實證方法對詩學問題加以科學驗證,不僅可以提升學界對俄羅斯認知詩學理論科學性的認識,而且能夠為我國的俄羅斯文學研究探索值得借鑒的實證路徑,作出跨學科研究的貢獻。

  同時,我們可將科研實驗與課程教學相結合,讓學生參與到科研實驗中,根據實驗結論調整教學內容,使教學更具有針對性。

  (本文系江蘇省博士后科研資助項目“雅各布森語言符號學理論在外語教學中的應用研究”(2020Z067)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葉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